姚治华:中国画发展不能靠价格炒作(图)

2012年07月06日 15:34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艺”在“术”之前,艺术不等于是技术,“艺”是修养、内功,画家需要具备一定的文化程度和内在修为,术才是纯熟的技术,两者结合好才能画好画。

 

 

    ▲姚治华近照。

 

    浦奕安

    近段时间,尽管世界经济形势并不乐观,但艺术品投资中的中国画却如春梅独秀,价格在春拍中屡创新高,一直延续到6月2日晚的保利春拍,已故国画大师李可染根据毛泽东诗意创作的朱砂画《万山红遍》,以2.9325亿元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成为今春单品成交价最高的中国艺术品。

    一时间,李可染似乎成为现当代中国画拍卖市场的风向标。李可染先生曾在中央美术学院任教多年,桃李众多,姚治华是其中一个嫡传弟子。他的山水画创作深受恩师李可染影响。

    “中国画家要有哲学家的头脑”

    姚治华回忆,李可染对于中国画的基本功非常重视,刚进中央美院时,可染恩师便提出了四个“要”来修炼基本功,即“哲学家的头脑、科学家的毅力、诗人的感情和杂技家的本领”。

    所以,他在多年的创作和中国画教学中,非常注重这四者的融会贯通。

    姚治华认真地告诉记者,作为一名艺术家,必须具备一个内功和外功相结合的全面素养。中国画的美学包含在哲学范畴内,创作者认识问题应懂得辩证法,细致观察和看清事物的本质。

    “有些人在创作时标新立异,尽想着创新,把丑当美,对于中国画来说是不对的。”姚治华不无焦急地说。他认为,中国和西方不一样,中国从孔孟以来的哲学思想,是反映道德高尚为主。而西方则以奇特、裸露为美,学习中国画时需要辩证去看待这些问题。

    姚治华一直注重中国画基本功的培养和修炼,他觉得现在一些观点认为,中国画不像西方油画那样需要勤练基本功,可以凭感觉去画,那是完全错误的。

    他进而徐徐道来:“中国画讲究天人合一,黑与白、疏与密的创作规律,也就是哲学上所说的‘疏可跑马,密不透风’。“姚治华边画着一张册页小画边和记者讲解,你看这画上的马,寥寥几笔却各有不同,虽然自己没有亲历草原,但多次的写生观察早已把马的各种情态烂熟于心,根据多年内功积累和创作时的感觉,才能逐渐画出意境,抓住画的灵魂。

    “好的艺术家其实都有一颗哲学家的头脑,我退休后去过多个西方美术馆,看到无论是现代派和印象派绘画,无论是凡·高还是莫奈,他们都是一个哲学家在作画。“姚治华说。

    退休后的姚治华,尽管已是八十岁的高龄,依然不时去写生,功课甚至做到国外,寻找新的灵感,也喜欢和曾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教新闻专业的夫人谈论天下大事。在画画之余,他还经常涉猎别的艺术门类。“比如我去看芭蕾舞,西方的形体艺术所带来的动态之美,会激发我新的创作灵感。我没有刻意去融合,但西方各种艺术对于中国画创作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他说。

    “无法之法,是为至法”

    姚志华清晰地记得恩师李可染所言:“可贵者胆,所要者魂。”他说,画画除了内功的修炼,方法、技术的修为也非常重要。

    “要练出胆量,熟练了,才不怕。比如前几天上合组织第十二次峰会演出上,杂技演员上演的空轴,非纯熟则不能。”他认为,中国的戏曲、舞蹈、绘画等艺术的技法得讲究一个循序渐“熟”的过程,最终到达“无法”的境界,“无法之法,是为至法”。

    所以说,中国画的创作,其灵魂便是内功和外功的有机结合,要用“魂”去抓住人、打动人、吸引人。姚治华感慨:“依意作画,万幅画万个样。依法作画,万幅画一个样。”他谦虚地表示,自己虽然画了那么多年的画,但还是没有像李可染、叶浅予、蒋兆和等名师那样形成自己的风格。

    “先抓住画画的魂吧,尽量做到胸中有丘壑。通过创作去提取精华,表达我对于自然界万物的认识和感受。如是足矣。”姚治华这样总结自己。

    “死练中国画最多成画匠”

    姚治华把生活看做自己作画安身立命的根本,他认为,任何艺术来源于生活,没有生活是无本之源。中国画和西方绘画有所区别,需要去大量的名山大川写生再创作。

    “没有生活就没有艺术。艺术不是魔术,不能单单凭借巧合、单纯模仿自然现象。要经过画家认识和提炼,要集中、典型、提高生活,这才是画家的本领。”姚治华感慨。

    他告诉记者,在生活中画梅、兰、竹、菊的比比皆是,可是最后能成气候的为什么就不多?“艺”在“术”之前,艺术不等于是技术,“艺”是修养、内功,画家需要具备一定的文化程度和内在修为,术才是纯熟的技术,两者结合好才能画好画。

    “现在有不少画家在走极端,只知道死练画,最多成为故宫里那些临摹古画的匠人,一辈子成不了大家!”姚治华掷地有声地说。

    姚治华对他的弟子就很注重“艺”和“术”的结合,从生活中寻找灵感。比如最近,他的弟子,十年里游历三峡700多次的“画三峡专家”郑碎孟就补景完成了2001年6月,秦岭云、姚治华合画李白的“三峡早发白帝城”诗意画作。

    “我的画作从不直接进拍卖市场”

    姚治华和很多老一辈的画家有所接触,深刻体悟到他们的信念。关于中国画的未来,他认为,一定要在中国画传统基础上发展,决不能脱离。“学习传统,就像春蚕抽丝,绕进去成了里面,有的人进去就成了蛹,有的变成飞蛾,对传统,要咬出来。”他说。

    姚治华用李可染先生的话来解释,学习传统和自我创新之间应该是“最大功力打进去,最大功力打出来”。学习理解中国画的传统,不要被传统所束缚,要在传统基础上有所创造,才有出息。学习西方很重要,但中国画一定要是自己的血液,血型不能变。要汲取各方营养变为自己的血液,但不能混血。

    经过多年市场磨炼,姚治华的作品从不与任何拍卖公司合作,也没有团队运营。1997年,他邀请赵朴初、关山月等22位当代名家一同创作的画作《和平颂》,则拍出过5000万元的高价。

    姚治华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地说:“我不在意今天我的画能卖多少钱,有多少市场和多少人来关注。我的画作从不直接进拍卖市场。有的画家,通过一些炒作方式,把画作提高到一定价格,当随着时间流逝和市场检验,慢慢就会下来的。”他露出了一个红润光泽的笑容:“到那时候,可就不好看咯。”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