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书法大师贾松阳书法艺术赏析(图)

2013年01月22日 15:35   来源:光明网   李玉生

  中国著名书法大师贾松阳先生,一九三六年生。曾任北京人才艺术部部长、东海书画艺术研究会会长、中国书画家联谊会顾问、中国民族书画院院士、中国松阳书画院院长、新加坡新神州艺术院高级名誉院士,等。

  松阳大师自幼酷爱书画,刻苦自学。几十年耽情于翰墨,上至二王、颜柳;下逮金农、郑板桥,潜心研求书画之真谛。他曾拜我国著名书法家萧劳先生为师,并游历名山大川,踪迹遍于五岳,得天地之灵气,从而形成了运笔流畅、气势磅礴的艺术风格。小楷工整俊逸、行书道劲隽秀。力道含内,苍劲寓外。尤善左右开弓,双管挥毫。其狂草江河奔涌气势夺人,出神入化,堪称一绝,有“东方书坛狂人”之称,有“松阳巨笔世界之最”之称。

狂笔泼墨海书坛横奇峰(访谈贾松阳先生)

  《大学》曰古之欲明德于天下者,先制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与齐其家者先修起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使儒家的理想,使儒者通向大儒的默默的脚步。孔子、孟子荀子韩愈朱熹王明阳——一代代延续传承。一代代成为楷模。

  但是随着达到孔家店的新文化的号召的声音,随着文化大革命万岁的新社会的狂人欢呼,爱人成为一种迂腐,忍着之心消失在20世纪历史长河中的一瞬。可是仍有愿意明德于天下的人,又愿意做仁者的人,他们静静的生活在我们中间,不喧闹不哗众。书法家贾松阳就是这样的人。

  我相信,许多人和我一样知道松阳大师,是通过1989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现场直播,他挥动一支重40多公斤的巨笔在一块巨大的白布上飞龙走蛇地写下那个硕大无比的“春”字;如此之大的书法艺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心里顿时对松阳大师充满了无比的敬佩和仰慕,那年我17岁。17年后,我有幸能面对面地接触松阳大师得益于一位老师的的引见。

  当时,先生正在和几位弟子研习书法,见我们到来,赶忙放下手中的一切,倒茶、说话,热情不亚于故交。中等个子的贾松阳先生,衣着休闲,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鹤发童颜、仙骨道风,70岁的老人性格豪爽,动作少有的迅速,浑身充满着活力。

  以画鱼趣和竹子的王静和擅长牡丹的李静是老人的得意门生。

  有人说,欲音乐家对话,就像欣赏一首乐曲,欲文学家对话,就像是在欣赏一首诗歌,那么与书法家对话那?在松阳大师那间不大但简约的画室里,我们开始了对话,和贾松阳对话,是在进行一段历史的穿越。

  眼前,平静的老者。他的脸上充满一种经历了磨难之后的大度和雍容。岁月的砥砺,人生的苦难并没有从他身上带走什么。

  松阳老人得的砥砺人生,会让你理解人生的某些微妙之处,譬如人生的无常。

  松阳老人出生在一个革命家庭,30年代初,松阳老人的父亲时任天津 地毯厂的总设计师、画家,是一位地下党员,而和松阳父亲同在一个厂的舅舅则是地下党的支部书记,松阳老人的童年,充满了下乡逃难,日寇到处杀人放火的景象。松阳的父亲非常仇恨日本人,有了父亲的言传身教,小小的松阳那时候就对日寇有了刻骨铭心的仇恨。这种仇恨一直到今天还那样清晰地展现在老人的言行中。由于日本鬼子的搜捕,他的父亲不得不携家带口回到了农村继续党的地下工作,而血气方刚的舅舅则参加了八路军。

  回到农村的松阳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很是窘迫,两个姐姐三个妹妹,只有父母依靠两亩半贫瘠的土地维持生活。松阳小时候身体比较瘦弱,所以父母让他从5岁开始练武术,拜在一个有名的镖师门下,两年下来,松阳俨然一是一位小武侠的模样,全然没有以前弱不禁风的样子。

  1943年,7岁的小松阳开始上学,这是他书法修为的开始,而这一切,都得益于他的父亲,松阳的父亲是一位画家,擅长丹青,但是没有多少文化,这多少了影响了他的成名之路,鉴于经验,父亲对松阳的要求是必须画得好,也要写得好。他的父亲深知,鬼子总有一天要完蛋的,现在的学习可以将来报效祖国。

  “但是,家里很穷,就连起码的毛笔都买不起”,“父亲那时候看起来很惭愧的样子,我当时的心里也很难受”。小小的松阳已经为父母担心了。

  过了几天,松阳放学回来,看见桌子上有几只毛笔和一本方格本,松阳高兴得大叫。为了支持儿子的学习,望子成龙的父亲把自己卖烧饼的扁担买了,给松阳买来纸笔。“所以我非常感谢我的父亲,把生存的工具都买了,最后父亲挎着篮子去卖,所以我必须写好书法”说这话时,老人眼里隐约的泪水。

  为了回报父亲,也为了父亲的心愿,小松阳在学校刻苦学习,在村里的小学校里,经常可以看见小松阳一笔一画的练习书法的情景,别的同学都已经回家了,而小松阳还在方格纸上认真地写着毛笔字。

  “那时候,我在学校300个学生里面,书法写得最好,学习最好,武术最好,所以我非常的高傲”老人说这些时,孩子气的抿了抿嘴,似乎还能回忆起那时候的“牛”来。

  在那段年月,小松阳和所有的人一样投入到了保家卫国,抗击日寇的队伍中,从小跟着武工队炸敌人的炮楼,书写反日标语,高唱抗日歌曲——成为一名优秀的儿童团长。

  这些情景其实不难想象,我们的电影中有众多向小松阳这样的小英雄的形象。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抗战胜利。

  1950年,一件意外的事件使松阳的人生发生了转折,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转折,正因为此,才成就了今天的大家贾松阳。

  而这才是松阳磨难的真正开始。而其后的贾松阳的经历印证了中国的一句古语,古今成大事者,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

  我一向生成一个人无需历经苦难就可以体悟人生的悲凉,现在我知道,苦难者的体悟毕竟有这完全不同的分量的。

  1950年,一封来自陕北的信让松阳兴奋不已,这是他的一个本村的一个给朱总司令当警卫员的哥哥来信让他当兵,想着自己能上战场奋勇杀敌,忠勇报国,小松阳内心抑制不住的兴奋,可是接下来父亲的作为却让松阳大惑不解。父亲先是拉着他去学校退学,不顾松阳的苦苦哀求,态度强硬的几乎松阳不是他的儿子,在老师的惋惜的目光中,小松阳被父亲拉扯着离开了学校,回到家里,父亲面色冷峻,吐出一句冰凉的话,“你走吧,从今天以后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父亲让他去北京 闯荡。

  从父亲眼里,松阳看见了一种近乎决绝的冷酷,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他心里知道,自己必须走了,第二天早上5点,小松阳准备启程,哭了一夜的母亲把缝补好的被窝给她挎在肩头,冬日的清晨,北风呼号,这样情境下的离别更是让人撕心裂肺,松阳给眼泪婆娑的母亲磕了一个头,转身就走,再次回头看时,他看肩搀扶着母亲的父亲眼里晶莹的泪水。

  许多年后,他才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松阳的舅舅在抗日战场英勇牺牲,为了保住家里的这一根独苗,父亲忍痛把他赶出家门。“在北京起码没有生命危险。”松阳说,而后又说,“如果我当兵,现在应该挺厉害”。

  到了北京以后,松阳干过打铁,挖过河沟、住过破庙,吃了常人所不能吃得苦,正是这段经历使松阳练就了坚强的毅力和不怕吃苦的精神,最重要的是在下层的锻炼,使他对这个社会有了更深刻地认识和体察。

  50年代初,新中国百废待兴,需要大量的人才,松阳由于文笔好肯吃苦被吸收到北京国营普善印刷厂,来到印刷厂以后,松阳特别珍惜这个机会,如饥似渴的学习专业知识,其间对自己的书法也是勤练不缀,别人周末休息的时候,松阳不是在看书就是给厂里画宣传栏,终于有一天他的书法和绘画功夫得到了印刷厂高级设计师杨跃堂老师的赏识。

  “他那时是北京响当当的人物,有名的设计师,他答应收我为徒”。机会总是留给那些早有准备的人。

  在这之后,松阳的人生开始迎来了明媚的春天,在设计这一行里,他勤学苦练,加上天资聪慧,18岁的时候,他在北京已经是叫得响的设计师了。他设计的包装,装潢,封面、宣传越来越得到大家的赞扬和认同。之后,松阳通过各种渠道来加强自己的书法绘画的学习,同时对文学、美学、哲学、史学、佛学方面也广泛涉猎。

  他知道,自己的目标绝不仅仅是当一个设计师,他还有更为远大的目标,那就是做中国最有名的书法大家。

  1957年,松阳进入中央美院进行深造,几年的学习,奠定了松阳的书画艺术的根基。

能力越大 责任越大

  在其后的许多年里,松阳逐渐完成了一个书法作者向书法大家的转变,几十年耽情于翰墨,上至二王、颜柳;下逮金农、郑板桥,潜心研求书画之真谛。他曾拜我国著名书法家萧劳先生为师,并游历名山大川,踪迹遍于五岳,得天地之灵气,从而形成了运笔流畅、气势磅确的艺术风格。

  松阳的字,不论是分开单看还是通篇浏览,都能给人以极强的感染力:飘逸处如云烟绵绵,笔断而意脉相连;洒脱处,如凤鸟飞翔,形斜而字愈端正;苍劲处,如虬龙盘曲,墨重而神采不拙。给人的不单是纯粹的艺术享受,而且能令你平生缕缕遐思。

  有人曾经评价过他的书法为:精通楷行草隶。小楷工整俊逸、行书遭劲隽秀。力道合内,苍劲寓外。尤善左右开弓,双管挥毫。 其狂草江河奔涌气势夺人,出神入化,堪称一绝。而他自己则有“松阳狂笔”之称。

  “松阳广交友,淡名利,有侠义风,人与书秋水长天。”一个多年的朋友在他的文章里这样说。

  1981年,松阳又一次开始了他人生的壮举,开创巨笔书法。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艺术已到了峰巅,何不就此保住自己的辉煌?如今又开创巨笔书法之先河,难道仅仅是为了标新立异?

  这里有一个有趣的故事。那是1981年日本书法家代表团在北京参观一个书法展后,其中一位书法家挥动一个7公斤重的大笔写出了几个大字,说中国无人能与他相比,并扬言“书法的源头在日本”。面对日本人的公开叫板,强烈的爱国精神使他挺身而出,他双手挥满十几支毛笔,笔走龙蛇,闪电般地写下几个大字后令全场为之倾倒。

  在这之后,他又挥动一杆长2.5米、重量达49公斤的如椽大笔,为精神文明,1982年在北京中南海创写巨笔书法“神”字;为改革开放,1985年在深圳 西丽湖创写巨笔书法“龙”字;为中外企业,1987年在河北石家庄 创写巨笔书法“舞”字;为全国父老,1989年在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巨笔书法“春”字;为引青济秦,1991年在秦皇岛松阳大师与著名画家王玮合创60米巨幅书画精品,捐赠军民;为胜利油田,1993年在山东黄河三角洲创写巨笔书法“洲”字;为毛主席百年诞辰,1993年在湖南韶山创写巨笔书法“虎”字;为弘扬民族文化,1995在河南郑州 创写巨笔书法“升”字;为香港 回归,1996年在河北天桂山创写巨笔书法“归”字。为澳门 回归,1999年在北京云佛创写宽五十六米高九十九米巨笔书法“佛”字 。

  其中,他在1996年为迎接香港回归所写的那个“归”字堪称世界之最,它高97米、宽49米,用墨600余公斤。笔蘸饱墨重380余斤,松阳用了九天九夜的时间才得以完成。这一世界奇观的诞生,开创了先生创作大字的划时代的最高峰。

  如今,巨笔“归”字已经被镌刻在了天桂山的悬壁上,中华民族历尽磨难、九九归一、海纳百川的胸怀,穿越漫长、深远、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散发着永久的馨香。

  对于这些不为名,不为利的历史性巨笔的创作、历史性的画卷,松阳说艺术家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人民,为国家只想给国家做些贡献。

  “因为我的书法是人民给的,是党给的”,而“我的老师就是除了父亲,老师,还有就是人民。

  现在,贾松阳先生已经是当代著名书法大师,他的那支巨笔也已作为世界之最而被收入《世界吉尼斯大全》。但是,他并不以此沽名钓誉,谋取私利,而是一心致力于弘扬中华文化。所以,当有人出巨资争购他的作品时,他总是婉言谢绝;有人慕名请他写个字帖,写好后给他大笔的报酬时,他只收纸墨费用,其余的分文不取。松阳先生数十年来的书法作品没卖过一幅,所有作品在展览馆里没有标过价,他只有默默地奉献耕耘。1990年北京举办亚运会,他牵头组织百余名书画家绘制了一幅一百二十米的书画巨幅长卷无偿捐献给组委会;毛主席诞辰一百周年之际,他又与全家携手用了一年的时间,绘制了百米书画长卷《红日情》,献给了毛泽东的故乡韶山“毛主席纪念馆”收藏。这些年,他义务写了9个大字、120块匾,办了5个碑林书院,还先后创办了6所业余书法学校,义务为7000多名学生讲授书法课……了解他的人,无不为他无私的精神所感动;不了解他的人,人前人后地都说他是一个“痴人”。对此,他说:“做为一个艺术家,应该是奉献,而不是索取!”

  “我是党和人民培养的艺术家,能为人民做点事是应尽的责任,,我作为书法人,在书法艺术上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奇迹,都是在国家改革开放的转折时期做的,也是国家和人民早关键时刻需要我做,我愉快接受并尽力做好的!”

  松阳及其反对书画界的不正之风,那些沽名钓誉,阳奉阴违的为艺术家为松阳所不齿,直至今日,松阳仍然是一身浩然正气。“我最看不起那号人,我的做人标准就是淡名利,讲奉献。我是党和人民培养的,所取得的名利应该得到一定的报酬,这话说得没错,但我是党员,是干部,我拿着国家开的工资,已经有了一份报酬,就不能再拿报酬,只能做奉献,不具备这一点就不是我贾松阳了”

  松阳先生是中国革命历史的见证者,从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到四清、文化大革命、整风、清队……一路走来,政界,艺界,文界均有建树,沧桑世事的锤炼,使得松阳先生宽容、平和、通达、宅心仁厚。

  俗话说:“艺海无涯”。今年已经是70岁的贾松阳先生还在刻意探求百家之长。除了与国内的同道切磋之外,他还与日本、新加坡、台湾等世界各地的书法家进行广泛交流,以便更好地充实与提高自己。

  现在的松阳除了进行书法创作外,闲暇的时候也写诗。

  访谈结束的时候,我们要求给他照相,松阳先生欣然接受,可他摆出来的“poss”却让人忍俊不止——抖擞起精神,一幅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

  其实我能理解,他是想表达一种精神。那就是天真豪放,不拘小节,刚正不阿,疾恶如仇!

  诚然,万有皆逝,唯有精神永存。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