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岩画钟馗:笔下神采源自心底(图)

2013年11月21日 16:33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21日讯(记者 郝红波 实习生 虞政)“铺一张纸,一定不要吝啬,你一定要画透,画出劲儿来,情感和力度都体现在这张纸上。一位画家在当代文化中占什么位置,是很重要的;一位真正的画家对当代文化一定要有贡献。”正在北京举办“大道无极--遂岩画展”的著名实力派画家遂岩在接受中国经济网中经书画记者专访时表示。

图为著名人物画家遂岩先生近照。祖力航 摄影

图为著名人物画家遂岩先生近照。祖力航 摄影

  2013年10月下旬至11月中旬,著名实力派画家遂岩在位于北京八大处公园鞠稚儒艺术馆举办“大道无极--遂岩画展”,展厅里悬挂百余幅钟馗形象,千姿百态,栩栩如生。国家总部经济课题组研究员、经济学家邱仰林在参观画展时认为,遂岩老师的画与以前的作品相比有很大变化,更抽象了,很多作品不管是近看还是远看都意境无限且各不相同。

  学艺:“情感和力度都体现在这张纸上”

  遂岩自幼习画,从事艺术生涯三十余载。在谈及恩师林少丹先生对遂岩的影响时,他回忆说,“铺一张纸,一定不要吝啬对纸的‘蹂躏’,你一定要画透,画出劲儿来,这种力度就在这儿,情感就在这张纸上。你如果轻飘飘,轻描淡写,你的作品就永远没有力度。”师傅画的东西苍劲有力,这是当时师傅带他最大的感受,这句话带给他的感触和影响很大。

  遂岩以大刀阔斧的笔意,画出深遂意境的作品,开拓中国画的新风气,而且创造了大笔泼墨法,成为当代人物画的代表性画家,其作品皆运用豪放而简洁的笔墨,生动地表现出人物的神韵。

图为著名人物画家遂岩先生正在绘画创作中。祖力航 摄影

图为著名人物画家遂岩先生正在绘画创作中。祖力航 摄影

  遂岩在水墨创作中,引人瞩目的是加强了理性因素,特别是对哲学、历史、人生因素的强化,使其作品气象与诗情、结构与语言更偏于冷峻,而类型化和概念化的笔墨方式,始终是中国水墨画的弊端,千百年恒定不变概源于此,它从根本上与绘画的审美特性背道而驰。

  “包括对比、构图、色彩、造型等等,实际上他的作品跟我现在的画,就是很讲究一种对比,比如画一些抽象的人物,但人物的脸部还是很写实的。他巧妙引进了西方绘画技法,色彩当中甚至能产生关键的变化,有利于对人物的刻画,已经不完全是传统中国画平面式的技法,这里面有人体结构及立体感的感觉,所以在脸部的细部刻划上还是很精细,包括我后期的绘画,都受到师傅的影响。”回顾几十年的绘画经历,遂岩认为师傅的思想已经深深融入了他对绘画的理解。

  创作:一定要把钟馗文化研究透彻

  遂岩最擅长画钟馗,其《钟馗》系列作品的钟馗形象充满个性与生机,形象传神,动感十足,倍受青睐。在谈及为何选择画钟馗时,遂岩说:“真正与钟馗结缘还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一次到钟馗故里,恰逢赶上当地政府要创建一个钟馗文化纪念馆。历史名人本来就很少,这个地方能出这样一位家喻户晓的名人,实属难得,所以当地政府就很想做这件事情,当时给我感触很大,我当时就暗下决心,一定要把钟馗文化研究透彻。”据遂岩介绍,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钟馗并传播钟馗文化,他们还特意在香港成立了一个中华钟馗文化艺术研究院。

  据遂岩介绍,他最早画钟馗要追溯到他二三十年前学画时。他说,之前就画过这个人物,或许很多绘画者也都避不开这个人物,实际上他画钟馗的这些东西,还是基本上继承传统的,但他已经开始转变风格了。在他的画册里,钟馗实际上只是他画作当中的一部分,他现在正在尝试更多的是中西相结合的东西,比如抽象画。

  钟馗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赐福镇宅圣君”,生得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异;但才华横溢、满腹经纶,平素正气浩然,刚直不阿,待人正直,肝胆相照。

  遂岩说,画钟馗需要表达的东西有很多。画中他跟小鬼的互动,小鬼的表情更好,你去看那小鬼的表情,这是一个互动。蝙蝠,是用朱砂画的,主要体现镇宅和辟邪的作用。看他的表情,钟馗的脸是两张脸,上面是一张脸,下面是一张脸,钟馗底下是一张鬼脸,两张脸同时存在在这画面上面。

  钟馗的传说有很多,遂岩根据钟馗的不同传说,创作出了很多不同形式的作品。有了与画中人物相通相融的感觉,能让观者的心忘却时间忘却空间,感觉在穿越。

  观遂岩先生画钟馗,挥笔入纸如金刚杵。闭眼细听,运笔呼呼有声——迅疾豪情处如急风骤雨;钟馗脸部细微刻画却如春蚕食叶。而胡须的变化又深入浅出,让观画之人有“神韵悠悠”的精神体验。

  其实,遂岩曾谈到画钟馗之感悟:“开局要大,不拘小节,”又强调“有形”才能“有境”,“作画不可信笔,所谓‘翰不虚动,下必有由’。水、墨、纸、笔及人物线条判断应极精确。”

  “画到最后,很可能他在画钟馗也在画他自己,只不过那个是一个他相信自己情感的一个道具而已,很可能画的是他自己,这种东西有一些是不知不觉的。”遂岩说。

  感悟:艺术家对当代文化要有贡献

  因受恩师的影响,遂岩长期致力于对中国画传统笔墨语言的革新,他在深厚的传统修养基础上,融合吸纳西方现代艺术的表现形式,创作出有别于传统人物画体系的现代彩墨绘画之路,建构起了属于时代的绘画文本。

  遂岩认为画家应该关注当下,更要追求对绘画艺术的传承与创新。在这点上,范迪安老师给了他很大影响,他表示,“不同的时代,画出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即使你画的同一个花瓶,不同时代的技法都不一样,所以要创作更多能够体现当代关系的画作。一位画家在当代文化中占什么位置,是很重要的;一位真正的画家对当代文化一定要有贡献。”同时遂岩也认为,虽然我们传统的东西必须要有,这是我们的根,但是也要不断追求创新,因为创新一直是需要的。

  遂岩画人物擅长运用光与影和水墨融合的表现技法。他最重要的风格是改变了传统中国画用色比较单一,他采取大胆用色的新国画技法,遂岩对人物刻画有天生的爱好,他喜欢大刀阔斧的落笔、连贯而清晰的线条,认为这种线条是高雅风格的保证和达到他所倾慕的那种美的唯一方法。线条成了他的欲望,而其作品人物表情的刻画又非常细致。除此之外,遂岩对于色彩的运用相当细腻,他用许多相同主题的画作来试验色彩与光完美的表达。遂岩曾长期探索光色与水墨相融合的表现效果。

  遂岩长期从事中国人物画的探索和研究,大胆创新,其作品写实又讲究意境,在他的作品中,充满了对自然、对现实生命的倾情关爱,流露出非常人而可为的雍容大气,真情实性,深受国内外友人的好评。

  画家遂岩,擅长传统水墨人物及中西绘画技巧相结合的现代主义新人物画法。其作品传神逼真,生动活泼,传统笔墨功底深厚,目前已经成为活跃中国画坛的当代青年实力派画家。

  相关资料:

  遂岩,原名洪晓光,福建漳州人,汉族,现居北京,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任中国当代艺术家协会会长,北京遂岩艺术馆馆长,联合国物资采购中心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艺术人才中心副主任、中华钟馗艺术研究院院长。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