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履生:主流画坛日益江湖化

2015年07月09日 15:47   来源:新民晚报   

  原标题:主流画坛日益江湖化

  在过去,凡是被认为是“江湖”的人和艺,其技艺都不登大雅之堂,书画、医药、武术、戏曲等等皆如此,都被主流社会所蔑视。在文人画当道的古代书画界,“江湖”是指在宫廷与文人艺术之外、漂泊于社会上从事书画的匠人,后来又延伸为混迹于社会上的体制外的画家群体,称之为“江湖画家”,和“江湖郎中”是一个道理。在书画的品评中,论评者往往都要指出江湖画家的一些具体表现,即所谓的“习气”,而这些具体的内容大都也成为业界的共识。黄宾虹先生曾经认为绘画到了明代的吴伟(吴小仙,其作品见右图),开了江湖习气,其画剑拔弩张,一点不含蓄,现在人不理解,误以为有劲,实际上格调不高。这是黄宾虹先生看到的历史上的江湖习气,这在当时的社会中一般是个人化的、民间化的,难以侵入主流画坛。就一般意义上来说,从古至今也存在着对江湖画家的一种偏见,因为他们的社会地位低下,因为他们为了生活的漂泊而炫耀技艺,还因为他们的技艺不合正统的规矩和文人的品格。但在1949年之后,连小人书、年画等大众美术和民间艺术都受到了政府的重视,因此,在一段时期之内基本上听不到有关“江湖”的议论。

  然而,进入到21世纪的中国书画界在近二十年发展的基础上,书画家与社会上的种种乱象和不良行为铰接在一起,互为依存,书画成为贪腐、权术、贿赂者的玩物,成为犯罪和罪恶的媒介,成为金融或经济的筹码,成为社会娱乐化的目标,使得主流画坛严重变质,而日益江湖化成为其最显著的标志。主流画坛的日益江湖化使“江湖”的概念扩展,表现扩大,领域增加,范围增广。

  当下艺术江湖化有一个非一日之功的形成过程,其普遍性与整个社会风气有关,连接着官员的贪腐;其系统性与官本位的风尚,与艺术的市场化、与商品经济中的无序状态,与主流价值观的缺失,与社会普遍的欣赏水平的下跌等等都有紧密的关系。其传播主要靠发达和多样化的媒体,因为媒体的导向而波及到一批老板和投资者,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艺术江湖的主导者。所以,当代的艺术江湖并不完全是一个由书画家构成的群体,而在一个多种成分的构成中表现出了艺术江湖的当代特性。同时,艺术江湖由过去完全是民间的、边缘化的人士扩大到体制内,有些占据高位具有极强的导引能力和操控权力。而最原始的口口相传以及彼此的顾盼,也成为艺术江湖快速传播的途径。这之中以全民办画院最具江湖化的时代特点,从体制内到体制外,形成了艺术江湖中的一道风景。

  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缺少对艺术本体的追求,艺术上没有个人风格和探索精神,无视社会责任和文化担当,颠覆艺术的崇高与尊严。2.以艺术为手段,经营各种社会关系,由此建立起一个属于个人的江湖地位,而这样的江湖地位往往是在体制内。3.不择手段设立一个与体制内的机构、单位所对应的名号,以招摇过市。如各类的书画院,国家有中国画研究院,江湖上就有中央中国画研究院;国家有中国美术家协会,江湖上就有中国书画家协会。4.利用无法或难以对证的现实,利用境外的人士,设立具有“国际”、“世界”、“华人”、“亚洲”以及以国家名号为抬头的美术家协会、书画家协会,成为名片上显赫的头衔,招摇过市。5.社会上、政治上一有风吹草动,遇到某人的诞辰以及各种纪念日,跟风举办各类书画展,骗取书画家的书画。6.在境外,以中国香港、澳门为多,注册报刊;在境内,以北京为多,设立编辑部,编辑出版报刊,以有名的书画家的作品换版面,向无名的画家卖版面。7.通过承包体制内的刊号,或买体制内出版社的书号,编辑出版报刊或图书,或以书代刊。8.自我吹嘘,自吹自擂,通过买版面或广告的形式,向公众推销自己的书画作品。9.通过在专业报刊上买版面造就一批“最有潜质的”、“最具有市场影响力的”等等名号的书画家。10.以慈善的名义获得书画家的同情,骗取书画,获得商业赞助。11.利用国际上一些著名的美术馆、博物馆的声名,编造一些展览、收藏的信息,内销到国内扩大其影响。12.三五成群,行走于各地走穴,混吃混喝。13.大举占据厅堂,大肆宣扬在高档厅堂中悬挂的作品以表明自己的艺术地位和社会地位。14.利用名人的题词、合影扩大其社会影响。15.题材、风格数十年不变,以不变应万变,重复、复制、批量生产。16.以不断重复的题材,自称各类“王”。如“鸡王”、“鸭王”、“葡萄王”等。17.利用拍卖公司炒作画价,影响公众对其市场价格和社会形象的判断。18.书画评论家的评论商业化,评论家沦为江湖中的吹鼓手。

(责任编辑:吴江涛)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