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法基:“伪现代”艺术的反省与再思考

2015年07月30日 10:15   来源:中国文物网   杭法基

  艺术上有“伪”与“非伪”之分吗?我个人理解与别人可能有点不同,觉得艺术实质上就是好坏优劣,以及是精神历程的“理想主义”追求,还是俗化的“大众作品”或“拜金作品”或“媚俗作品”等等之分别。并不是一定要与西方艺术等同看齐,视西方经典无法超越,侧眸回视,似乎国人当下所搞现代之作,皆有“伪”作之嫌。猛一听口气“强悍”实则内隐“自卑”。当然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无论是从纵向与横向还是理性与感性或宏观与精微去思考,见智见仁各有所见,这似乎永远是个谈不清也不需要谈得太清楚的问题。因为摆在那儿的东西,是真金还是废铁,自然淘汰法则会让它或自生或自灭。有意思的是,有时现当代艺术会远离众人视觉感官及所知所识,看似垃圾之物或突兀虚拟怪诞等不一而足,由于占得先机,从思辨观念上产生一种人本精神的启迪,加上媒体及话语权等重要的先决条件,华丽转身就会变成价值雷人的大艺术。现当代艺术似乎总是在与人们及当下的历史开一个认真而严肃的玩笑。其实,从毕加索、达利、波洛克、杜尚等到安迪沃霍尔、杰夫昆斯、达明.赫斯特、草间弥生等等,每个看似不完美的个体,却形成了一个灿若星空的现当代艺术群。我们不是绝对的虚无主义者,他们的闪亮出现与存在确实有其艺术圈与人文社会的内在法则,但是过于理性的细细述叨,其美丑得失真假虚实等,一切能说得清吗?

  何为“伪现代”?作为一个曾一直默默耕耘于“抽象实验”水墨的亲身实践者,似乎更为关心近来有关这一问题的争议。最近我特别抽时间拜读了《中国化的抽象绘画是彻头彻尾的伪现代艺术》一文,感到此文不能说一无是处,但其中自我揭示的自相矛盾之处等,显示出此文并非出自粟宪庭之手。文章中许多观点与分析,客观说对现阶段抽象绘画一般性的矛盾与问题的披露,多少还是有其一定的合理性,所提出的“伪现代”问题,也点拨了当下许多“风格化”只为市场也只能为市场的抽象绘画存在的至命软肋。

 

杭法基:《宋庄人》系列选:舐犊情深-2015

  由于抽象艺术建立在非具象基础上,有练就的造型写实能力或无造型写实能力者,人们认为只要顾及画面形式皆可为之,无论热抽象冷抽象都比写实绘画具有更多的自由可控的随意性。其实人们的看法并不确切,真正到位的个体“形式”方法与内在“质感”技法等的表达也不是那么容易随手可得,有时展现的是更大的境界性高度,优秀的作品即非随手乱涂的“下三滥”之作。

  抽象艺术始自西方,至今已有百年历史,今天在审美格局上中西基本上已融为一体。当下抽象绘画如仍停留在点、线、面视觉平面图式的延续上,我个人也同意许多批评家的这一看法,即认为已经没有多少学术探讨价值。因为当下社会已不具备80年代与90年代上半叶的合理语境与前卫精神,也丧失了与当时僵硬社会意识形态模式相抗衡的精神力度与颠覆价值。在这方面作为一个实践者我是深有体会。1996年11月我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人第二次“抽象水墨作品展”(1988年在北京曾办过一次“抽象水墨展”),回到地方后一长段时间内,可能是一种精神依附的淡化,我的状态开始陷入低迷,面对国内当时日益“暖化”的艺术氛围与语境,逐步失去初搞抽象实验水墨的那种劲头,当时真的不知该如何继续走下去,有一种频于绝望的感觉。经过一段时间的苦思,逐步认识到唯有在方法论的推进及个性化表达形式上下功夫,不能停留在视觉审美的随意性与潜意识的平面挥洒涂抹上。后来“魔方”系列中的《晚钟》、《地狱之光》等这类作品,就是想突围走出那段低迷期,将有形“硬边”实体组合进抽象意味的空间,如十字架及其它具象物性,不拒绝任何手法的施展与运用,当时真没有考虑今天讨论的叫抽象非抽象或抽象之后诸多问题,感觉到重要的是打破惯常手法,追求的是真实的画面精神表达,还有内中一种充实的摸索与意志性的劳动,这一点在双联画中也有所体现。由此作为“过渡”,五年前我迈进了现在一直进行的带有当代观念性“消解”艺术的摸索。在这里以亲身体验简单回顾自己走过的那段艰难历程,除印证了“抽象”艺术与时代背景的关联外,似乎发现那时能默默走过来的一些艺术家,他们个体自我拓展的“孤军奋战”,今天客观看,也是具有一种现代艺术“与时俱进”的精神价值。

 

杭法基:心安便是归处-2015

  综合画界的实际状况,“中国化的抽象绘画是彻头彻尾的伪现代艺术”一文,对当下许多无精神内涵的抽象绘画还是起到了一定的的批判与点拨作用。但是文章总体方向把控的偏颇与认知观上存在的误点与绝对性,又使它偏离了自己的初衷,淹没了本来可行的批判性,如从题目的极端性措词到内容的一些偏见与概念的自我假设等,就使该文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王冠的《解放抽象》一文对此进行了比较理性与深入的解析,许多观点我非常赞同,同时何桂彦的《“伪抽象”的泛滥》一文,其中有些观点我也表示认可。作为一个画者,以感性的认知作为切入点,简单归纳,觉得当下热议的“伪抽象”问题有以下几点值得商榷:

  一、尽管抽象艺术源自西方,但是今天地球村的“抽象”绘画已无东无西,重市场风格化无学术品味的“伪抽象”当下应该是全球性的问题。艺术批评也是自由的,揭示问题进行批判是艺术的需要,但应以艺术为唯一准则来评判,而非东西方有别的双重标准。否则西方人现在画的是“抽象”,中国人现在画的就是中国化的“伪抽象”,这种二元论有失公允。

  二、抽象艺术自产生之日开始,不仅仅是一时一世,其命运注定时紧时松时隐时露潜入艺术之流随人类长存。如同传统中国画、古典油画一样,尽管今天画的大多是走市场的“伪传统”、“伪古典”,但它会断绝消亡吗?另外,应当看到一切都在发展变化,人世间唯一不变的是这个“永远不会停止运动与变化”的世界,当然某一时间段的“绝对”存在也是相对可行的,但内在的潜流不会一成不变。应该理解走上画画这条道的人们当初大多都是想真干艺术的,困顿于市场“陷阱”是初为生存所迫,后难以自拔就干脆挣钱养家糊口拉倒了,内心却常有无奈与纠结。同时应当看到“芸芸画众”中,总会有那么极少数人,以命相拼,任何艰难困苦都会不改初衷。对前者我内心是有同情,对后者我内心却充满了敬意,一棍子都打死,对后者是不公平的,批评的目的正是为了刺激与促使艺术的变化与发展。

 

杭法基:头像系列-2015

  三、“中国化的抽象绘画是彻头彻尾的伪现代艺术”这一过于绝对化的极端说法不能成立。抽象艺术最为强调的是它自由独立的品质及绝对自由的表达和个体的超越与体验。西方传统抽象艺术作为经典启蒙功不可没,但它不是当代抽象艺术唯一的参照系,当代抽象艺术的参照系是整个人类文化背景及当下鲜活的全球性人文信息码。现在时兴“伪”字,任何看不顺眼的事与物前面总爱加上一个“伪”字,是人心有“伪”。

  四、意象与抽象是不同的“类别”,内在“质差”在艺术家心目中尽管有也是模糊的。语言的概念在人的意识深处,形成一种抽象感知,艺术家内心不同的模糊感知就是各种相互之间不同的“类别”。内在“质差”是一种精微认知,艺术家非科学家,不需要精微的观察分析研究计算,即使理性的冷抽象,更多的也是视觉审美的分析研究,如曲直方圆疏密均衡整体格局等,即使如此也伴随许多非理性成份,今天有的批评家似乎要将蒙德里安等人整成物理数学家,这也是在搞笑。如空间性大型抽象装置中如同建筑需要精密计算确保安全那另当别论。所以意象与抽象内在“质差”是批评家的语言,而非艺术家内心的真实感受。许多艺术家被当成“疯子”“神经病”是因为他们容易被个体感性激情波动所至,你不了解他,他了解自己。

 

杭法基:《消解》系列:查获吸毒材料的解构120x120cm--2013年

  “意象”源自中国古老的哲学思想,有寓“意”于“象”和客观形象与主观心性融会等多种解析。“意象”、“禅宗”、“天人合一”等,产生于农耕文明,是中国人智慧的结晶,今天也是源自东方“语境”的全人类共同文化遗产。与产生于西方现代哲学土壤上的“抽象”当然是不同的“类别”。但是,它们也和“抽象”一样,一旦融入人类历史长河就将会长流不息,并被当下与未来人类的认知智慧输入新的活水而更加鲜活。历史证明人类文明内中涌动的是不同“类别”文化间包容共存互渗的现象,极少水火不容。中国人搞“抽象”,不论自觉与不自觉借鉴与渗入一点“意象”手法也很自然,于社会没有什么危害,于艺术百花园内增添一点奇异的芬芳又有什么不好?这些客观存在的人类文化现象当下显现更多的是正能量,与偏向专制意识形态的“腐朽历史招魂术”、“玄理化糟粕”等又有卯关系?如果抛弃主流,任何时候都在寻窥事物的负能量,那世界将是一遍黑暗。人也如此,你若心怀善意发挥其正能量,他会成为天使;你若采取敌视心态,一味挖掘其负能量,有可能他就会变成魔鬼。

  五、艺术上十人十面,百人百面,所思所想也不尽相同,求“同”者不傻有点呆。“彻头彻尾”一文中也强调了“抽象绘画没有具体明确的规范限制,它的开放体系不再有主客体的束缚,并旗帜鲜明地反对一切既定的标准范式”,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自设屏障?今天东西方文化在任何层面已经没有太大的绝对性“质差”之别,全球一体化也是个不争的事实。当下不同“类别”艺术流派间包容互渗共存是正常的事,信息时代未来的艺术空间人们的想像力与创造力不会受到任何限制,能雷倒人的艺术会出现多多,还有什么“伪”与不“伪”之分?当下许多艺术家在乎的是方法论上的艰难拓展及自由真诚表达的渴求,能捣估出有价值起码能自我欣赏与认可的“玩艺”才是重要的,至于属于什么流派标上什么名识,是“抽象”是“具象”是“抽象之后的抽象”等等已经无所谓,就是一件作品。艰辛劳作、才智与激情挥洒后的艺术家,心中留存的只有那么一点生存的淡然与诗意的欣慰,这也就够了。

  杭法基 2015年6月底于宋庄 (来源:环球文化网)

  作者介绍:

 

杭法基,1945年生, 安徽当涂人,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独立、自由艺术家。

  从80年代至90年代,在中国美术馆、江苏美术馆、美国菲尼克斯艺术中心等地,曾先后举办过16次个人画展,多次举行作品研讨会。有作品参加各类美展及学术邀请展。曾出版《杭法基抽象水墨画集》等。 至今对抽象水墨的实验性探索已有30多年,是国内当代实验水墨艺术最早的开拓者之一。近十余年来,一直沉埋于默默的较为纯粹的艺术求索之中。

  年表

  杭法基水墨实验艺术探索与拓展的大致年表:

  1、1981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即开始了抽象实验水墨的摸索。

  2、1985年: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了《宇宙》系列的创作。

  3、1995年: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了《魔方》系列的创作。

  4、1997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了《书象》系列的创作。

  5、2001年:本世纪初正式开始了名为《抽象水墨文人画》系列的创作,并从理论上进行疏理,但这类作品以前或多或少就一直有其实践性的存在与拓展。

  6、2010——2014年:开始步入观念性当代艺术《消解》系列的实验与摸索。淡化与消解艺术形式的探求,结合社会与历史层面的思考及所涉物的解构,重在过程中某种禅意与诗性的状态,以及将解构之物回归到视觉美学的源头。

  7、 2012—2014年:在业余时间,兴趣性的画《宋庄人》水墨作品,这是传统水墨人物的延续与拓展,与作者当代艺术形成相悖与共生的关系,是作者在艺术上两条腿走路的产物。《宋庄人水墨系列画集》即将出版。

  主要个展:

  1983年10月在马鞍山市展览馆举办《杭法基现代中国画、拼贴画展》。

  1988年11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杭法基现代水墨画、拼贴画展》。

  1989年4月在南京江苏美术馆举办《杭法基现代水墨画展》,《涛声》为江苏美术馆收藏。

  1991年2月至3月,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仙人掌绿萌艺术中心》展出38幅作品,作者应邀赴美考察与讲学,多幅作品为美国收藏家收藏。

  1996年11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杭法基现代水墨画展》。

  1997年11月在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展厅举办《杭法基水墨作品学术观摩展》。

  主要联展:

  1977年《悲歌震人寰》参加“建军五十周年大展”,此画为上饶纪念馆收藏。

  1989年《无题》参加“北京国际艺苑第三届水墨画展”。

  2004年魔方系列作品《魔窟》应邀参加“首届傅抱石奖 .南京水墨传媒三年展”。

  2005年魔方系列作品《生命乐章》参加南京“金陵现代水墨邀请展”。

  2005年《徽墨情语》参加“第十六届国际造型艺术家协会代表大会 .美术特展”。

  2005年《荷塘月色》参加“第二届中国美协会员水墨精品展”。

  2005年魔方系列作品《古堡》参加“第三届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展”。

  2006年《忤合》参加江苏昆山“中国画名家邀请展”。

  2012年《凝聚的诗情》.《吟风弄月》参加“上海新水墨画展”,后移至东莞展出,《吟风弄月》为岭南美术馆收藏。

  2014年《消解》系列首次有两幅作品与附件,参加了“2014年水墨流动双年展”。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