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履生:博物馆反映国家的状态

2015年08月13日 16:45   来源:美术报   陈履生

  原标题:陈履生微言

  博物馆反映国家的状态

  到了埃及国家博物馆可以明白一个道理——只有国家的强大,才能有强大的国家博物馆;而国家博物馆的状态,就能证明国家的状态。1858年建馆、1902年迁入现址的埃及国家博物馆至今都一直位于世界十大博物馆之列,而中国第一家国立博物馆筹备处的建立则在1912年,1959年才迁入天安门广场东侧。这是一个简明的历史差距。

  不进则退

  可是,埃及国家博物馆的场馆设施好像停留在起始之上,陈旧得不能再陈旧,以现破败景象。2011年之前每天的观众有4千多人,而经历了2011年的一场革命,每天的观众不足1千人。尽管从今年开始,观众有所增加,但远不如革命之前。它是目前“世界十大博物馆”中唯一没有空调系统的博物馆,这对于非洲地区一切皆可想而知。

  民主之殇

  对于有着2千多万人口超大型的首都城市来说,开罗的博物馆数量并不多。其中1903年就对外开放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却也是一座著名的博物馆,它与国家博物馆一样都是以藏品取胜,世上鲜有与其匹敌者。然而,也是因为2011年的革命,受到炮弹的袭击而受损,至今都难以继续开放。安全和政局影响博物馆,伊拉克也是如此。

  国家文化需要古今辉映

  4千多年前的埃及艺术独树一帜,建造和雕刻艺术也是首屈一指。或许是法老时代极尽奢靡,或许是艺术助推了这种奢靡而造成了政权的衰落,法老时代之后的艺术传承乏善可陈。一个国家中的政权更替很正常,可是,文化和艺术不能正常传承就会影响到成果的累积和艺术史的脉络。所以,埃及国博的藏品只能固定在法老时代。

  魅力在于文化

  米兰的魅力在于它有许多未知的内容,一旦脱离大教堂和歌剧院而深入进去,许多博物馆都会让人感到意外和震惊。达芬奇科技馆除了展示达芬奇设计的模型,包括像玛格丽特女王热电站,都见证了一座城市、一个国家繁荣的历史,见证了一个在热情带动下充满生机的技术世界,又正如博物馆创始人与其妻子之间深刻的感情。

  策划见高低

  米兰世博会是一个充满城市文化的盛会。为了博览会,有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规模的达芬奇展,让人们看到了与这座城市发生关联的伟大的天才。而三年展设计博物馆中一个与世博会主题相关的“艺术与美食”的专题展览,也让人们看到了超一流的展览策划水平。美食与艺术本没有太多关联的内容在这里契合得那么紧密和亲切。

  世博的考验

  举办世博会实际上是考验一个国家和一座城市,参加世博会也是一种考验。而这一切并不需要全民发动,也不需要铺天盖地的道旗和标语。正在举办世博的米兰好像很平静,大街小巷鲜有我们所感受到的那种国际盛会的氛围。而在世博园中,能够反映意大利风情的各种巡游与表演不断,气氛热烈而品格高尚。关键是恰到好处。

(责任编辑:胡设强)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