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对艺术作品说:我不理解

2015年09月14日 16:07   来源:凤凰艺术   

  原标题:请不要对艺术作品说:我不理解

  《论观念艺术》一书中收录了现代艺术制作的来龙去脉,作者索尔·勒维特说到:“观点本身就是艺术品。”

  他说到,观点“无需被转变为可见的。一件艺术作品可以被理解为艺术家大脑与欣赏者大脑之间的导体。”可能作品中的观点永远无法被欣赏的人所感知,抑或观点从未离开艺术家的大脑。但是勒维特认为“如果这些观点与艺术有关,在艺术的惯例之内的话,所有的观点都是艺术。

  在看完最近一期数位公司每周推出的这档档节目——“艺术任务”之后,我想起了上面那句话。这档节目由策展人莎拉·格林主持,有时候他的丈夫约翰·格林也来共同主持。在这个系列中,她拜访了正在工作的美国诸多艺术家们,并且向他们征求观众们可以在家完成的任务。把这档节目想成一项为有艺术细胞的人设计的“3-2-1合同”。

  在上个月的一个视频中,格林处理的是这句“我可以这么做。”这句有故事的艺术短语。其实意思是,“嗨,那幅观念艺术作品讲的是什么。我理解不了。或许我们会这样说,比如,我可以这么做。”我们或许已经都听过这样的说法了。天啊,或许我们自己就这样说过。但是,格林并没有不屑一顾认为这句话是只有门外汉才敢说的话,她试图搞明白在理解艺术时,这句话起得作用并不大。

  让我们把这句话拆开来理解。假如你正在欣赏一幅作品,你可能会想,自己可能已经对这幅作品做出了评价,所以这就减少了这幅作品的价值,或是让其不再能够被称之为一幅艺术作品。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现象?格林有几条建议。  

  朱利安-巴吉尼在去年的英国独立报上写到:“尽管我们可能知道创作一幅优秀的艺术作品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容易,有时候当我们想到一些简单,平常,没有那么多技术含量的想法时,我们会忍不住认为,自己也本应能够做到,或是做得更好。实际上,这句话本身就有一种表演的成分在里面,想象你自己盯着一幅艺术作品再看,然后把自己想象成它的创作者。但是这种假设能走多远呢?

  格林用皮耶·蒙特里安的作品举例。她鼓励观众真正冥想,创造属于自己的抽象风格,有着流畅而平衡线条的作品。你能规划出“构图2号(红,蓝黄)的框架吗?将画图的颜色和油彩涂在画布上吗?然后把这幅画交给画廊管理者,策展人或买家,等待不可避免的的批评吗?你会为自己辩解,向出书的人,好奇的旁观者解释你的想法吗,甚至会不会想到质疑自己的动机,与自己展开真正的对话,问问自己什么才是表达自我,以创造性的方式表达你的想法,理念或是其他人的观点?  

  好吧。你已经决定自己可能会这样做。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用我最喜欢的艺术家之一,阿里杰罗·波提和他1966年的作品“每年的灯泡”为例。这幅画的内容是一只被放置在镜面的盒子里的电灯泡,这只灯泡每年随机亮11秒。你或许会说:“好吧,这就是一只在盒子里亮光的灯泡。”让我们试着用格林建议的那些方法想想看。

  为什么艺术家会创作这样的作品?波提是贫穷艺术运动的参与者,这项运动由一些对于从日常事物中创作艺术作品的人们组成。他们对于日常生活片段——诸如灯泡,衣物,绳索和金属的创作是一种表达当时消费者文化的方式。贫穷艺术运动的艺术家们尤其着迷于在工业时代过后,社会是如何理解时间的流逝,我们是如何踏上面向未来的永无止境的比赛,以及这样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我们与周围的物体与人互动的方式。像波提这样的艺术家们在思考,现代化是如何改变了我们对于记忆的概念的。

  这幅“每年的灯泡”巧妙地将这些思虑展现在了一只小盒子里。具有工业时代象征的材料——灯泡及镜子——在时间中被冻结,他们被锁在一只盒子里,参观者们可以随时打开,将物体与时间的流逝隔离开来,但与此同时也能够将能量带入这个狭小的封闭的空间。最有意思的是,一位参观者真正能够看到亮着的灯泡的机会非常渺茫(每年只有十一秒钟),看到的可能性本身变得非常珍贵。突然,我们审视这只灯泡的价值的方式发生了改变;我们将其目的与功能相关联的方式也改变了波提并没有通过话语或言辞上的指引来引导你进行这样的思考,他让你深刻思考你的周遭,你的历史,方式就仅仅是将一只灯泡放置在盒子里。这样的方式非常原始。  

  让我们深刻地思考艺术

  必须承认,如果你不了解波提或是贫穷艺术家运动,这只灯泡或许对你而言就是只灯泡。格林说:“但是如果你认为,一幅艺术作品应该告诉你一切所需的,不用任何标签或类似的帮助的话,”你可能不会同意艺术的目的及乐趣。

  格林说:“每一件作品都是在某个环境下创作的,其环境都是非常重要,能够增添其意义的。”艺术对你而言在技巧上或是美感上毫无兴趣的话,它还是会让你质疑像主导艺术潮流,商业体系,正如格林指出的,艺术与生活之间的差距这样的问题。

  正如很多人指出的那样,艺术的目的并不一定在于上你感叹精巧的匠人工艺的美丽。通常,艺术家的目的是为了阐明某种特定的回响。如果你的回复还仅仅是肤浅的一句“我也可以做出来”(或者说“这不叫艺术”),那么你也许应该了解更多。这就如同给自己多提出了几个问题一样简单。

  回到勒维特上来,我们要记住“艺术家或许不一定理解自己的作品,他的理解也并不一定比别人的更到位或更糟糕。”这一点时非常重要的。这也很令人欣慰。作者KatherineBrooks系《赫芬顿邮报》艺术与文化高级编辑。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