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艺术周越来越不吸引人了吗?

2015年09月15日 10:02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亚洲艺术周越来越不吸引人了吗?

  

  纽约苏富比拍卖现场

  就中国艺术品拍卖而言,纽约一直是全球的第一站。春夏之际亚洲艺术周红红火火地举行,使亚洲尤其是中国艺术品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藏家的目光。为了集聚人气,拍卖行和古董商往往在同一时间联袂推出丰富多彩拍卖和美轮美奂的展览,让人目不暇接。这股热度不仅体现了全球艺术品爱好者对东方和中国艺术的热切渴望,更成为艺术市场走向的风向标。2015年春季,纽约亚洲艺术周的组织者因为推出安思远的旧藏,一度将该项盛事推向高潮,创造了艺术周举办以来人流量的峰值。然而今秋的亚洲艺术周情况似乎不太乐观。记者了解到,很多长年游走于欧美市场的行家、藏家此刻却驻足不前。问起原因,居然是没有足以吸引力的东西。

  亚洲艺术周的精彩难以为继

  古董商杨坦告诉记者:“今年没有去,因为翻看了图录,没有发现太吸引人的东西。从已经拍完的部分看,虽然精品成交较好,但价格都在合理范围内,似乎缺少了一些激情。显然,国内的市场环境已经传递到了美国市场” 。“整体拍品质量下降很大,”古董商梁晓新对此次纽约秋拍表明了看法。收藏家李明(化名)也有同感:没有什么我特别想买的。虽有两件可以够买,我也仅打算留个书面标,就不过去了,导个时差还要好几天。能拿就拿,不能拿就不勉强了。”他认为对一些起步的藏家或者古董商尚可以跑跑海外,一些中端的东西还是有一些差价,但自己已经有很多的积累了,没有真正吸引眼球的东西就赖得跑了。“确实这两年来,欧美精品释出的越来越少。”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艺术品市场迅速崛起,从海外扫货回归国内一时成为风潮。到了2002年之后,中国艺术品在国内的疯狂上涨,更驱使大量的中国人涌入海外的角角落落寻找本国的文物艺术品。英国古董商David曾经很无奈地告诉记者:“几乎所有的场次都挤满了中国人,我们连举手竞标的机会都没有。”然而势头到了近两年却悄然地变化了:首先是2014年秋,佳士得缺席伦敦亚洲艺术周,释放了一个不太好的信号;其次是相关数据显示,欧洲的两个主要拍卖场地——伦敦和巴黎的亚洲艺术品拍卖明显有收缩之势。2015年一开春,虽然安思远的旧藏带动了纽约亚洲艺术周的气氛,但亦难掩市场逐渐式微的窘境。那么一度火热的欧美拍卖如何渐失吸引力?

  

  大多业内人士认为,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欧美中国艺术品资源的逐渐枯竭。众所周知的原因,欧美的中国艺术品大都积淀于清末民国战乱期间,掠夺和贸易促成了大宗的外流。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外销创汇成为第二股文物外流的助推。尽管资源多得无法计数,但仍抵挡不住中国人的疯狂购买。那段时间,欧美大小拍卖行也乘势加入了搜索中国艺术品的热流。经十几年下来,艺术精品渐次登场,被豪爽的买家收入囊中。慢慢地,上拍艺术品从质到量都有一定幅度的下降。梁晓新认为:“前几年市场膨胀太快!欧美拍卖公司把人民币的购买力看得太重,资源消耗太快。今年纽约,尤其在明清瓷器版块,数量和质量都萎缩得惊人!”

  另一方面,中国艺术品市场自2012年开始进入调整期,累积的颓势在今秋更让人感到阵阵寒意。投机性太强的市场遭遇调整往往反应过度。“中国很少有人是出于消费性的目的在买东西。很少有人是真正喜欢文化或热爱收藏,几乎都是看在钱的面子上。”李明快言快语。也许正因为投机意味太强,一旦逢上经济大环境不明朗,房价和股市跌荡起伏,便造成无人触碰艺术品。前一阶段,股市大涨,投资客一下子找到了更容易投资、收益更大的渠道;股市转为下跌,大量的资金被套牢后,关注艺术品拍卖几乎是无稽之谈。日本古董商张荣 “非常不看好今年的秋拍,因为我知道的很多人资金链已经断裂了。”的确,近年来中国艺术品显现外热内冷,到了今秋,这股寒意终于吹到了纽约。古董商张亮,今年依然去参加纽约秋拍。在他看来,被广泛不看好的秋拍,价位明显降低,应该是出手的机会。

  话语权东归使香港地位凸显

  与日渐低落的欧美市场相比,香港在这期间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俨然超越纽约和伦敦,成为中国艺术品交易的核心地区。为此,不少欧美拍卖行视香港视为救命稻草,想方设法登陆香港。且不说苏富比、佳士得、邦瀚斯这些老牌拍卖巨头。一些欧美的中小型拍卖已经或正在挤进香港,意图分上一杯羹。法国Artcurial拍卖在前不久宣布,将在香港举行拍卖。“我们在香港投资,主要基于预见到日后中国艺术品交易中心必定在香港。如果我们想要再次出售我们曾经买过的东西,伦敦已经不是最佳选择,显然香港更合适。”香港邦翰斯亚洲区主席施福说。另一方面,鉴于从海外回流艺术品会遭遇大陆征收的高额关税,综合税收几乎占到总金额的30%,因此很多商人或藏家并不直接将东西带回大陆,而是在香港寄存,既方便避税,也为进退图方便,因为东西一经回到大陆,便很难再出关。如此一来,大量艺术品逗留香港成为最佳选择。

  

  

  2015春季纽约亚洲艺术周

  尽管香港在交通、免税、法律保障等等诸多方面得天独厚,但对欧美的中小拍卖行盲目进驻,很多人持谨慎态度。“香港的成本太高了,这里的酒店租金、人工费用都太贵。”罗芙奥执行长张增伟对记者说。“同时,由于拍卖行越来越多,香港的竞争也日常激烈。不仅东西要争、客户要争,连酒店也要争。”所以欧美中小拍卖到了香港究竟能否站稳似乎还是未知数。

  诚然,中国艺术品市场话语权已然东归。中国艺术品在欧美市场逐渐退潮以及香港乘势获取权重地位已经铁板钉钉。毋庸置疑,大的文化背景趋同是形成如今格局的重要原因。与此相反,经营中国艺术品的西方的古董商也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威胁。首先是,中国政府对高古艺术品的严管导致交投不畅,也让许多古董商不得不在经营方面做出调整。现如今,老一代的古董商像埃斯肯拉奇、蓝捷理年事已高,接班人似乎一直没有跟上。“年轻的美国人现在对中国艺术品几乎都没有兴趣,很大的原因是因为现在东西太贵,年轻人像我们当年那样轻易获得经手机会已经不易,缺乏历练自然导致能力不行。另外难以培养兴趣也成为问题。除了你有深厚的家底,否则你根本不可能成为好的古董商。”怀古堂执行长康诺佛对记者说。“从1860年开始,日欧美对于中国古代艺术品的渴求、研究和收藏迅速达到了顶峰,从摩根到大维德,收藏巨擘们挨个儿出现在1900-1940年间,古代中国的文化与价值观,通过艺术品传达并征服四海。很可惜,欧美在1960年开始逐渐舍弃了研究和收藏,而日本则晚至1990年开始离场。当赛克勒、玫茵堂、戴润斋,甚至出光、细川、坂本五郎这样百年不出的珍藏都一一清场谢幕后,我们似乎已经看不到下一代人对中国艺术文化的丝毫热情或兴趣。过去10年在全球掀起的中国古董热,本质其实只是人民币高扬的购买力而已。”梁晓新如是说。如此情势不禁让许多专家、学者感到茫然:随着西方人逐渐退出中国艺术品收藏圈,中国艺术品对世界的影响力会不会也随之下降?我们自己的灿烂历史文明,如果陷入孤芳自赏的境地又有多大意义呢?

  

  走出亚洲许能焕发更多精彩  

  如果说伦敦、纽约亚洲艺术品重要地位正在逐渐失去,那么这些老牌艺术品交易重镇的优势又在哪里呢?用邦瀚斯全球亚洲艺术主席施福一点不担心:“伦敦作为最古老的艺术交易中心,仍然具备几百年建立起来的基础。苏富比、佳士得、邦瀚斯这些拍卖公司几乎与乾隆时期并行,可想而知,两百年前全世界的人就来伦敦买艺术品了。作为最古老的交易中心,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其包容性强,不仅仅是对于当下热门的艺术品类,包括运动类的收藏品、兵器、钱币、化石等等,伦敦都有非常好的接受度和基础。在这里,亚洲艺术只是占比很小的比重。说到伦敦的将来,应该朝着多样化、多元化的方向发展。伦敦亚洲艺术周也是需要进化的。”确实,如果走在伦敦大街上你会发现,这里的画廊,从古代大师到当代艺术,从架上绘画到冷兵器陈列,从中到西一应俱全,完美地融入到这个城市的任何角落。

  近年来,中国人出高价买西方艺术品也是常有的事情。记者前不久接触了一位藏家,他专收达利的作品。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我对达利有兴趣,另外一方面,我看重这些西方艺术品的国际变现能力。就说齐白石的画,如果离开华人社圈它的价值可能就要打很多折扣。”尽管齐白石、张大千同样是中西闻名的大家,但是其知名度如果非要跟西方大家如毕加索、梵高一较高低,估计还是有所不及。多年来,因为中国相对封闭和落后,很多人没有能够接触到西方艺术品。如今随着国际化的演进。不少中国人开始对西方艺术品表现出了明显的兴趣。今年3月纽约亚洲艺术周,记者在苏富比现场和一藏家聊天,他看到一些西方19-20世纪的雕塑便很有兴趣。“这些雕塑让我感觉动感很好。我没有丝毫西方艺术品的常识,但有些东西是相通的,我一看便知是老的。重要的是价位很低,才几万元人民币。几万元你买中国东西只能买最最普通的和艺术价值不高的。”不敢断言,中国现在已经做好了迎接西方艺术品的准备,但至少可以推断,这天离我们不远了。所以在将来,纽约、伦敦真正能够吸引我们的应该不仅是亚洲艺术,来自全球其他地区的文化经典仍然五彩缤纷。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