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佳士得上海秋拍6906万元收槌

2015年10月28日 10:41   来源:新浪   

  佳士得上海2015年秋拍现场 图:Danyu Xu

  佳士得上海2015年秋拍以6906万元人民币(包括买受佣金在内)的拍卖总额收槌,“典雅生活艺术"、“中国及亚洲当代设计"、“+86开创"及“亚洲与西方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四个专场共222件拍品中有193件成交,全场拍品的总成交率为87%。相比于去年佳士得上海秋拍所获得的1.32亿元人民币(包括买受佣金)的成绩,今年的成绩有所下滑,除受到当前经济大环境疲软的影响之外,首次上拍的“+86开创"专场主推70后艺术家以及成名艺术家的低价位作品,在拍品数目上调的基础上依旧拉低了总估价,而“亚洲与西方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中几件高估价拍品的流拍也不乏为原因之一。

  刘韡(1972)《紫气》,油彩画布,180 x 300 cm,2009

  估价:1,500,000 – 2,500,000 人民币

  落槌价:1,600,000人民币

  “+86开创"

  以“+86开创"来自30位艺术家的33件拍品,其中32件作品最终寻得买家,拍品数目成交率为96.9%,金额成交率则为99.8%,总成交额为1384.25万元人民币。最后一件拍品杨勋《致1947年的骑士街》(2009-2011)自4.8万元起拍之后无人竞拍,最终在5万至8万元人民币的估价基础上未能成功拍出,也因此致使整场拍卖遗憾未能以“白手套"告终。

  除这件拍品之外,陈彧君的《亚洲地境-6平方米 No.20091218》(2009)也一度处于流拍状态,然而在拍卖接近尾声时(即将进行最后一件拍品的竞价),拍卖师忽然声明此前由于电话线路故障致使买家未能成功竞价。有趣的是,就在这位电话买家给出一个价格之后,现场出现了另一位竞价者,最终以略高于最低估价18万元的19万元成交。

  仇晓飞(1977)《肢僵硬》,油彩画布,280 × 360 cm,2009

  估价:1,200,000 – 1,500,000 人民币

  落槌价:1,600,000人民币

  此前的估价最高的刘韡2009年作品《紫气》是“+86开创"全场落槌价最高的拍品,在150至250万人民币的估价基础上最终以300万元的价格成交,虽然电话竞拍一度追到280万的价格,但最终的买家是通过书面委托购得。据artnet 价格数据库显示,此前刘韡的“紫气"系列曾有其他18幅作品于2007至2015年间上拍,该系列 此前最高291万元人民币的成交纪录分别于2013年佳士得上海首次拍卖及佳士得上海2015年春拍期间创下,此次300万元的落槌价(买收佣金尚未计算在内)再次打破了该系列的拍卖纪录。

  仇晓飞的《肢僵硬》(1977)和屠宏涛的《梦与睡眠结伴》(2012)最终均以160万元的落槌价成交,并列成为本场拍卖成交价第二位的拍品。屠宏涛的作品以80万元起拍,最终由一位电话竞拍者收入囊中,160万元的落槌价仅次于艺术家于今年6月在北京保利创下的218.5万元(包括佣金在内)的最高拍卖纪录,成为这位出生于1976年的艺术家目前在拍卖市场第二好的成绩。

  屠宏涛(1976)《梦与睡眠结伴》,综合媒材画布,210 × 320 cm,2012

  估价:1,000,000 – 1,500,000 人民币

  落槌价:1,600,000人民币

  首次出现于拍卖市场的仇晓飞《肢僵硬》起拍价格为110万元,买家也同样是通过电话参与竞拍。值得注意的是,仇晓飞在2009年同年创作的作品《看眼睛》曾分别于苏富比(2009)、北京传是拍卖(2011)和中国嘉德(2015)进行拍卖,成交价由最初的86万港币一路飙升至207万人民币,可以部分说明艺术家目前在国内二级市场的良好走势。

  除架上作品之外,此次“+86开创"专场中黄然的影像作品《下一轮才是真实的生活》(2009)、陈天灼的装置《眼》(2013),以及王思顺以黄金为材料的《错误的身体2》(2013)均因为媒介的特殊性受到关注,尤其前两件拍品在此次拍卖上表现不俗。与“+86开创"上拍的许多拍品一样,这三件作品此前均未在拍卖市场出现。黄然的无声影像作品最终以17万的落槌价由一位电话竞拍者购得,高出最低估价8万元两倍有余。而陈天灼的巨大“眼球"亦被一位电话竞拍者以22万元的价格收入囊中,此前估价为8万至12万元。

  陈彧君《亚洲地境 – 6平方米 No.20091218》,丙烯画布,200 × 300 cm,2009

  估价:180,000 – 280,000 人民币

  落槌价:190,000人民币

  亚洲与西方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

  “亚洲与西方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最终以3397.3万元人民币(包括买受佣金)收槌,在26件上拍的作品中共有8件拍品流拍,成交率为69.2%。毕加索《19件银盘》、曾梵志肖像画《无题》(2001)以及安东尼·格姆雷(Antony Gormley)不锈钢雕塑作品《领域XXXIX》(2004)作为该场拍卖的前三高价拍品,总共贡献了1810万元(落槌价)的成交数额。

  巴波罗· 毕卡索(Pablo Picasso)《十九件银盘》(Dix-neuf plats en argent; A Complete Set of Nineteen Silver Plates),毕卡索1956年以陶瓷构思;银盘由弗朗索瓦及皮埃尔·雨果(Pierre Hugo)制作共20版、两个艺术家副本及版权副本,1956

  估价:9,000,000 – 15,000,000 人民币 落槌价:9,400,000元

  在流拍的作品中此前估价最高的是罗丹(Auguste Rodin)的雕塑《捧着花瓶的女神柱》,在开价500万元之后无人竞拍,遭遇同样命运的还有此次被放在拍卖图录封面上的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的《SP58》(2008)。根据artnet价格数据库显示,这件巨大尺幅的作品曾于2010年10月在伦敦菲利普斯拍卖行(Phillips de Pury & Co.)上拍,当时的成交价为30.6万美元。一方面这位在伦敦和纽约拍场如日中天、在一级市场难以得手的艺术家对中国市场而言尚属陌生,另一方面对比斯特林·鲁比2014年7月在伦敦菲利普斯以93.1万美元拍出的同年创作相同尺幅的作品《SP33》(2008),此番的估价也并不算低。

  斯特林·鲁比(Sterling Ruby)《SP58》,喷漆、亚克力于画布,317.5 × 469.9 cm,2008

  估价:5,000,000 – 8,000,000 人民币

  流拍

  曾梵志的《无题》(2001)上拍时引起了现场的一阵骚动。半个月前在香港苏富比的秋拍中,曾梵志和马云共同上演了“马梵志"事件,然而就在以4200万港元的成交价拍出《桃花源》之后,一幅品相良好的《自画像》却惨遭流拍。种种因素的叠加为曾梵志当前在拍卖市场中的表现画上了一个巨大的问号,为此次在佳士得上海上拍的这件作品增加了悬念。在喊出500万元的底价之后,拍卖师再次以电话线路沟通不畅为由拖延时间,直到现场的一位女性藏家给出550万元的竞价,这件作品才终告落槌。

  曾梵志《无题》,油彩画布,220 × 145 cm,2001

  估价:6,000,000 – 8,000,000 人民币

  落槌价:5,500,000人民币

  毕加索的《19件银盘》是佳士得上海此次秋拍中成交价最高的拍品,也再次刷新了毕加索作品在中国大陆的最高成交价纪录。在几轮与海外买家的电话竞拍中,佳士得北京印象派及现代部副总裁谭波的电话竞拍客人成功折桂,据称是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买家。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