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家宝血珀被拍卖公司估价300万 实为塑料摆件

2015年11月02日 11:32   来源:武汉晚报   杨蔚 明凌翔 赵彦平

国家鉴定估价师熊胜华在鉴定“血珀”。

被当成传家宝的“血珀”。

 

  一块传了三代的“传家宝”,在两家拍卖公司被鉴定为琥珀中的珍品“血珀”,估价三四百万元,最后却被证实只是个塑料摆件。最近,武汉小伙郑龙(化名)在上海经历了一场“鉴宝奇葩之旅”,他付出了6.3万元,得到的就是这么个结果。

  传家宝被估价300万

  30岁的郑龙,是武汉江夏人,目前在汉创业做生意。自他懂事起,就知道爷爷有一块红色的“小宝贝”:这玩意儿有半个手掌大,模样像一只卧着的貔貅,爷爷说可能是长久埋在土里的缘故,“宝贝”全身灰突突的,像长着癞子,丑得很,只有对着光才看得到物件里面透亮的红色。

  今年,郑龙的姐姐家中有些变故,急需用钱,父亲便拿出这个“宝贝”,说已经传了三代,让郑龙和姐姐拿去“换钱用”。5月20日,郑龙的姐姐在网上找到上海一家名为“东方宝利”的拍卖公司,联系到一个张姓经理。张经理告知郑龙的姐姐,5天后,该公司有拍卖会,让他们带上藏品到上海鉴定。

  郑龙带上“宝贝”乘飞机到了上海。5月23日,在张经理带来的专家的鉴定下,这件“传家宝”被定为琥珀中的珍品“血珀”,估价300万。专家说,郑龙的这个物件是“瑞兽”模样,不仅是块纯度非常高的血珀,且年代久远,很可能是汉代的东西。

  花3万元登上拍卖台

  张经理告诉郑龙,如果物件要参加公司两天后的拍卖,须交给该公司3万元的拍卖服务费,卖出后,该公司再提取8个点的拍卖费用。郑龙想,如果真的能拍到300万,3万元算什么?他果断交钱签了合同。

  这个价值300万元的“血珀”被清洗一番后,露出“真容”,果真是一块红突突的“瑞兽”;“洗完澡”拍照,照片还登在拍卖杂志上。一番包装后,郑龙越看越觉得自己的“宝贝”确实值300万元。

  接下来4天的拍卖会上,“血珀”却是有价无市,并没有拍出去。张经理劝郑龙先回汉,“宝贝”贴上封条后留在拍卖公司,如果有买家,公司会第一时间通知他前来成交。无奈之下,郑龙只好答应,为了怕“调包”,他还特意在“宝贝”的嘴巴处偷偷抹了红印泥。

  这一等,便是4个月,见张经理仍没有带来好消息,郑龙就取回宝贝,又联系了上海一家名为“天都国际”的拍卖公司。

  来了个426万元的大买主

  9月29日中午,郑龙带着“宝贝”来到位于上海长宁区天山路上的“天都国际”,一名姓朱的经理接待了他。

  见面后,朱经理说先让该公司非常权威的王总给宝贝做个鉴定。王总拿着手电筒、放大镜,做了一番检测后,告诉郑龙,这是一块非常好的“血珀”。随后,朱经理说有客户可能要购买,要得还很急,30日下午就要飞去新加坡,先要见藏品,说着便带着这块“血珀”出去了。

  半个小时后,公司工作人员告诉郑龙,买家很看好,正在和王总谈价钱。又过20分钟,王总告诉郑龙,双方定价426万,并劝郑龙赶紧把合同签了。签完合同的郑龙,又被告知,买家说为了保证藏品的质量和年代,要求他去做一个鉴定报告。

  在朱经理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一个叫做“上海晋吴检测技术中心”的地方,中心工作人员称要做11项成分检测,每个成分3000元,一共要出3.3万元。郑龙按手印、做鉴定,又打电话回家借钱,凑齐3.3万元送了进去……

  买家当场翻脸

  第二天中午见面时,朱经理拿出一个贴了封条的档案袋,郑龙也见到了自称“买家”的高总。高总打开档案袋后,严肃地盯着鉴定报告看了30秒,然后将报告拍在桌上,吼道:“这是什么东西,我还提了400多万来!”随后夺门而出。

  莫名其妙的郑龙拿过报告一看,心都凉了半截,报告给物件定名为“血泊石”,重39克,上面写着:“通过传统专家组综合认定:与血泊石元素数据成分不符。”

  呆在原地的郑龙仔细看了看鉴定报告,一肚子的疑问:不是“血珀”么,怎么写的是“血泊”呢?几百万的东西突然变成了假的?“天都国际”则告诉郑龙不要太灰心,会再找一个不要检测报告的买家,价钱可能要低许多。

  “天价血珀”原来是塑料

  回想这前前后后的经过,花了6.3万元的真金白银,换来一个“赝品”。近日,郑龙找到武汉晚报,在记者的陪同下,来到中国地质大学珠宝鉴定中心。鉴定中心实验室门口的《委托鉴定收费标准》标明:3000克以下的琥珀鉴定咨询费300元一件,证书费800元一件。

  中国地质大学的琥珀专家、副教授狄敬如为郑龙的这件“血珀”做了检测。10分钟不到,狄教授从实验室出来,告诉郑龙:“跟这个东西一模一样的物件,我今年已经见过两个了。通过仪器检测,这个是塑料,根本不是血珀!”

  狄教授指着上海那份鉴定报告说:“一份真正的报告,至少要有检测中心的地址、电话、传真以及检测员的手写签名,而他这份都没有。”正规的检测报告中都会有一个参照的国家标准,包含:颜色、形状、光泽、密度等17个标准,对每一项都会有明确评定;而那份上海报告,都是一些让外行人看不懂的金属成分数据,也没有对比标准;再说了,根本没有“血泊石”,又何谈“与血泊石成分不符”?

  狄教授说:“报告最后也没鉴定出这是什么,问题连连,非常不正规。”

  拍卖公司称是客户写错了

  记者以郑龙家人的名义与两家拍卖公司取得联系。“东方宝利”的工作人员称,每个公司费用收取不一样,该公司拍卖前确实会收取费用,其他的也不愿意多谈。而郑龙与“东方宝利”签的合同,也被该公司收回了,理由是“拍卖交易没有成功,合同作废”。

  “天都国际”的朱经理则告诉记者,他们没有收取任何费用,郑龙的钱是给了“上海晋吴检测技术中心”,至于检测报告上的错字,那是因为郑龙送检登记时,自己写错了字,所以报告里都用的是这个错字。记者试图与“上海晋吴检测技术中心”取得联系,该公司网站上提供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得知郑龙的经历,武汉文物古玩界资深专家、国家鉴定估价师熊胜华介绍,虽然我国《拍卖法》没有明文规定,但业内一般的作法是,正规的拍卖行,在拍卖前不收取任何费用。

  注:血珀是琥珀的一个特殊品种,因颜色似血般鲜艳,故而得名。天然血珀产量极少,主要分布在缅甸、墨西哥、印尼、俄罗斯等地。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