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艺术品市场或被边缘化 30年前的前车之鉴

2015年11月12日 10:35   来源:南方日报   

  纽约时间11月9日,中国收藏家、龙美术馆创始人刘益谦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中以1.7亿美元(约合10.84亿元人民币)的成交价拍得莫迪里阿尼的名作《侧卧的裸女》,刷新了艺术品拍卖史第二高的成交纪录,打破了中国藏家在海外拍卖西方艺术品价格最高纪录。近年,亚洲富商尤其是中国收藏家在纽约的拍卖市场上频频得手,掀起“亚洲风暴”。其天价拍卖的背后,对于艺术市场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士。

  应以30年前的日本为前车之鉴

  近两年,中国富商海外拍得天价艺术品的新闻比比皆是。2013年,万达集团在纽约佳士得以1.72亿元购得毕加索的《两个小孩》;2014年,王中军在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上以3.77亿元买下凡·高的《雏菊与罂粟花》;今年5月,王健林再度在苏富比以1.27亿元买下莫奈的佳作《睡莲池与玫瑰》,而在同一场拍卖上,王中军以1.85亿元买下了毕加索名画《盘发髻女子坐像》。

  刘益谦是艺术投资市场著名的大鳄,此前曾因频频斥巨资拍卖艺术品而闻名。2010年北京嘉德秋拍,刘益谦以3.08亿元买下东晋王羲之的《平安帖》。2013年9月在纽约苏富比耗资5037万元人民币购回苏轼《功甫帖》,一度在国内引发了对《功甫帖》真伪的质疑。2014年4月8日,刘益谦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以2.8124亿港元拿下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中国大陆艺术市场评论家伍劲向记者表示,目前中国艺术品收藏市场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日本的确十分接近,收藏家都疯狂拍买西方艺术品,尤其是印象派作品,“要警惕艺术品市场的价格泡沫”。批评家皮力也认为,中国艺术藏家应当将日本上世纪80年代因经济腾飞在艺术市场上制造的价格泡沫作为前车之鉴。

  此举不利于本土艺术市场?

  刘益谦曾有一句收藏名言:“只买最贵的。”刘益谦本人近3年以来在纽约的拍卖市场中多次出手,拍得十多件东方艺术品,而此次拍下《侧卧的裸女》是他购买的为数不多的天价西方艺术品。打破了由华谊兄弟(300027,股吧)董事长王中军以3.77亿元人民币拍得凡·高《雏菊与罂粟花》所创下的中国藏家在海外拍卖西方艺术品最高价。

  伍劲指出,刘益谦的龙美术馆在国内是首屈一指的艺术机构,其实力已达到一些公立美术馆难以匹敌的地步,因此有提升全球知名度的需要。9月份,上海龙美术馆举办了前卫艺术《15个房间》的展览,得到了部分人群的关注。但这样的展览远不如拍下《侧卧的裸女》这样一幅享誉世界的名作能取得巨大影响力和关注度。

  “虽然龙美术馆付出了不菲的价格,但它的广告和传播效果不容低估。如今,美国的拍卖行家都在谈论上海这家美术馆,它已经在纽约的艺术界炸开了锅。从品牌提升角度看,这对于龙美术馆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加分手段。”伍劲说。

  但伍劲认为,天价拍下西方艺术品,可能会对本地艺术市场造成不良后果。“刘益谦天价拍下《侧卧的裸女》,对中国艺术板块的市场提升不会有帮助,反而可能造成本地艺术品市场的边缘化。”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