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郭醒乙—从业于纽约的互动艺术

2015年11月26日 10:11   来源:新华网   

   问:醒乙女士好!

   答:您好!

   问: 我们了解到你在纽约工作多年,从事较为前沿的多媒体互动开发设计。为很多知名时尚品牌、汽车等商品制作互动广告,受到广泛好评。也包括你在纽约艺术学院(SVA)毕业时的作品被选为年度优秀作品,并在adobe的奖项中荣获提名奖,这是一个竞争很激烈的国际奖项。我很高兴能有机会和你聊聊,谈谈你的从业经验和体会,以及为中美同行业的发展交流有哪些有益的经验。

   答 :非常乐意。

   问:首先,很多人可能不熟悉互动这个概念,能不能简单对互动艺术做个说明,谈谈我们讨论的对象是什么。

   答: 当然,互动艺术其实范围很广,是新媒体的一种。或者说是一种依附于现代科技的艺术形式,它需要输入与输出。输入可以是任何眼、耳、鼻、舌、的感观输入,输出则是经过深思熟虑地对输入指示进行艺术加工和反馈表达呈现的过程。它可以是装置艺术,可以是屏幕艺术,可以是网络艺术,游戏机设计,也可以是商业的互动产品设计,互动广告设计,互动网站设计等等。

   问: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行业。我看到你在网站中写到“我是50%的开发师,50%的设计者”,并且说这是互动设计的必备素质?能否谈谈你的理解?

   答: 最好的互动艺术创作者应该具备两者素质,并同时艺精于两者。设计在我眼中分为很多层面。最表面的那层,是视觉设计, 然后是功用设计,接着逻辑设计,再往下是结构、能效设计。唯有深入设计和技术两者,才能灵活的思考,并且思考的维度更深并更具意义。

   问: 你先学工科,然后动画,接着互动艺术。你的这种学习经历是否出于你的刻意安排?

   答:有一定的偶然性。在中国传媒大学头两年我是学习计算机应用科学。由于父母是艺术家的家庭背景,三年级我努力争取到了转学动画设计的机会,一直到硕士毕业。出国留学我选择了多媒体交互设计专业,也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事情。在美国的学习,让我意外的感到了我的学历背景的独特优势,也使我努力于把我的所学在艺术与科技的结合上推向更远。

   问: 你2011年创作的手势序列,包括《手的绘画》,《身体谱曲》和《动力Kinect》。镜头实时跟踪,并且跟随晃动的手势随意描绘出屏幕中的图像;以及用彩虹化的人形形象,借手指触动音符演奏出动听的音乐,很有新意。能否简单谈谈你的创作过程。

 《手的绘画》

 《身体谱曲》

《动力Kinect》

   答:我想制作的是不需要太多刻板的常规输入,并有直观输出效果的系列互动作品。我称其为零界面输入。之前的前辈也有很多作品使我很受启发。呈现的作品应该充分发挥想像力。在《身体谱曲》中(图2),我把参与者运动的身体的轨迹作为输入来源,谱出的曲子作为输出作品。在《手的绘画》中(图1),我运用了移动的手作为追踪来源,输出则为在运动轨迹上逐渐展现的绘画效果。第三个作品《动力Kinect》(图3)是以虚拟的实时捕捉,用人形骨骼和虚拟屏幕中从天而降的小球雨的互动,摄像机跟前的参与者能够看到自己的人形,并且能用虚拟骨骼人形拍打从天而降的小球,从而营造出一种参与者倍感兴奋的游戏效果。我的导师很看好我的作品,毕业那年,作品投到Adobe Design Achevement 竞赛,参赛选手面向全世界,最终取得入围奖,我感到很受鼓舞。

   问: 从2013年开始,您加入ADCADE, 开始从媒介艺术转型于互联网商业的互动艺术设计,能否谈谈你在这所公司的项目。

   答: 我收到公司创始人之一的一封邮件,写到“Good Vibe”。 两天后,我来到这个公司。公司CTO Buzz讲,公司在写一套由 Javascript 写成的框架,运用html5 中的画面来实现互动富媒体广告,后台包含用户点击追踪报告,这将全面取代Flash 作为制作和授权工具编写广告的局面。我看过这个框架代码,作为Actionscript 3 的开发师,我清楚的明白这将意味着什么。这将是第一所对于互联网游览器革新广告互动开发行业做出的最早并最有可行实施方案的公司。而作为互动开发的我,无疑找到了最好的平台。

   问 : 能不能谈谈你们的客户和广告类型,以及你负责的部分。

   答: 我们的公司从初创业以来既是一个产品公司,也是一个客户公司。作为客户公司,发行商包括赫斯特hearst, 康泰纳仕conde nast, 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 时代杂志Time, refinery29, Xaxis , Business Insider, Viacom等等。如果按广告商分类,经我手制作的广告商包括汽车广告商,如Mini Cooper, Kia, Nissan, Chrysler, Cadillac,Mercedes, Jeep等, 百货商如Home Depot, NetAPorter, Walmart,NordStorm 等, 流行服饰商如 Issay miyake, Ann Tyler, Armani Exchange, Burberry, Cole Haan, Cartier, Chanel, Coach, Dior, DKNY, DVF, Estee Lauder, Lord and Taylor, Tudor, Fekkai, Fossil, Gap, KateSpade, Levis, Loreal, Keds, Banana Republic, Maybelline,Oaklay, Lowes, L’oreal, Timex, Timerland, Sunglasses, Ralph Lauren, Revlon, OPI, Old Navy, Herbal Essence, Murad 等,以及各种家用产品商,如Method, Microsoft, HBO, Showtime 等。 所有由ADCADE制作的广告都可用于跨电脑、平板电脑、手机等平台,并且根据平台的不同呈现对应广告。在html5画面上直接呈现广告,让互动本身具有很多伸缩空间。可以很酷炫,也可以简介明快。我的工作就是把平面上不能动的设计以尽可能酷炫的方式实现,并创作用户互动的响应,以及加入一些实用的报表给广告商,显示用户的互动区域和状况,服务于用户。

   问:能不能讲讲其中一两件你认为最有趣的互动广告?

   答 :2013年末我们为一款汽车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互动广告,依然是跨平台广告(电脑、手机、平板电脑)。一个可以三维翻转的红圈围绕着该品牌汽车呈现,红圈可向任意方向3d翻转,转过的另一面会是同款车型的老款,用户可以触摸指向车的不同导航三角来让车三维旋转观看各角度的细节。实现了方便用户和趣味性的结合。

   另一个是为表Gshock 做的广告,客户希望我们把一系列对应于各个表的特性的设计方案,串联起来放在一个互动广告里呈现。我的设计由6个模块组成,用户可以上下滑动屏幕进入不同的模块。第一个模块叫“色彩模块”,用户可以把不同颜色的模块拉进G-Shock表内,来改变整个表的色彩。第二个叫“体验冬日”,用户需要用手指在屏幕上一点点擦干净蒙在冬日玻璃上的雾才能看到G-Shock 手表,来展现G-shock手表足以经受寒冷冬日。第三个叫“均衡器”,表的背景是音响上的音量动态浮动均衡器条,用户可以拨动左上角的音量调节按钮,控制均衡器的高低,手表同时被变换彩色的均衡器照亮。第四个叫“剪断绳索”,用户可以用手指划过在屏幕上错综复杂的绳索,一一剪断直至手表完全显露,用来展现表的强韧程度。第五个板块则为“敲碎冰块”,用户触摸累积在一起冰块,冰块瞬间炸开直至只剩手表。最后一个叫“掌控元素”,通过滑动条,切换不同包含春夏秋冬元素的背景,以显示此表是你任意季节的最佳选择。

   问: 能否谈谈身在纽约的互动设计行业,几年来你的体会和感想,以及后来者应如何学习和成功?

   答: 指导如何成功我是没有这个本事。但是生活体会到是不少。我喜欢去博物馆、研究别人的代码,多看多吸收,这是一个从事艺术开发行业所必须的学习和积累。我来这里这么久,真正的体会就是一个人的韧性和自学能力。韧性让你一辈子都不满足于现状,不惧怕新的挑战,并不断听取新的知识和见解。自学能力则是真正开启成功大门的金钥匙。这个世界很公平,只要你够聪明并肯学,无论你做任何事情,付出的努力都会得到尊重和认可,一切只是时间问题。到目前为止,我在纽约生活了7年,看到的是一半以上的纽约居住者熟练掌握两种或两种以上语言,每个人都像高速旋转的陀螺,在职业场上努力拼搏并不断进步。这里更像一个新知识、新挑战永无止境的茫茫大海,总有各个行业顶尖的人忽然冒出来,不提高就是落后。更重要的是,我热爱的选择。它对我来说不是工作,而是职业。

   问: 您认为中国的互动教育和国外差别在哪里?

   答: 我了解的中国的互动教育起步较晚,或者说还没起步。我比较喜欢的国内互动项目大多出自清华美院,也许是因为他们和强大的理工学科同校,艺术类学生可以依靠理工科学生的技术,来完成他们的创意,但这种团队合作的形式和同时掌握设计与开发的融合思维是不一样的。整体来说互动类的数字艺术还很薄弱,缺少师资和团队资源,和世界较前沿的欧美国家存在着较大的差距。

   问 :您认为中国互动行业或数字网络创意的地位如何,尤其在商业互动行业方面有哪些差距?

   答 :现在国内最好的数字网络创意工作还是和十几年前差别不大,而外国在中国的分公司仍然具有显著的优势和实力。国内的互联网网站的市场需求要求不高,也导致对互动广告的要求更加不高。好的创新行业也有,但是不多。我深切的希望国内争先恐后的出现各种各样像豆瓣一样较高质量的startup。社会整体水平的提高,互联网的透明,是跨行业人才出现的前提。

   总体来说,商业互动行业或数字媒体行业的根本性差距我个人认为有如下三点:第一,在于原创的切入点,这需要对于行业的了解以及前瞻性。就好像你需要了解整个广告制作流程的细节。然后才能根据技术的变革迅速反应,并创新出一套新的体系。第二,审美。多看国外作品,逐渐培养的高视野会让你的作品不自觉的提高标准。 第三,技术,互动技术需要理工科的支撑。而理工科学生往往又过于书本化或过于套路。了解国外多媒体并直接阅读外文资料的能力,将对互动领域的借鉴和创新起到重要作用。

   问: 你对于刚刚跨进校门的年轻的行业后继者有怎样的建议?

   答: 多看,多想,多尝试。 很多人都说到起点高的问题,其实起点高低完全可以由你的多看、多想来弥补。我自认为我24岁前都不会思考,不会质疑。如果你明白我说什么,说明你有相同的顿悟经历。我看到一个很炫的点子或者聪明的设计往往很兴奋有时嫉妒。兴奋程度高于躺在海滩上沐浴,参加各种活动。 让我大脑忙碌总是我快感的来源之一。我不是说每个人都要像我一样,但是如果你爱你所选,会是很幸福的事。

   问: 职业方面,你希望自己成为怎样的人?

   答 : 三点 。 第一, 能够深入艺术和科技并结合两者的人。第二, 创造者,能够用积累的技术改变周边的人。 第三, 传播者。我的导师中国传媒大学的张骏先生在我临别赴美时说过,我希望你能多多发表东西给国内,作为一个优秀的人,你有责任将中国文化推出去,并且将国外文化带回来。我跟导师的交流并不多,他是一个骨子里敬业和执着的人。但这么多年,我没忘了这句嘱咐。所以希望自己能分享更多给后继者。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