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镜—与摄影无关开幕 多位重量级嘉宾研讨艺术(图)

2016年04月22日 10:45   来源:大公网   

  嘉宾合影

  学术主持:余丁 

  策 展 人:王川

  主办单位:新美术馆

  学术支持: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

  赞助制作单位:北京飞行鱼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参展艺术家(按拼音首字母排序):

  迟鹏 冯梦波 计洲 康剑飞 陆亮 渠岩 石煜 王庆松 彦风

  展览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古美路1528号7号楼207室

  展览时间:2016.04.14-2016.06.14

空镜—与摄影无关开幕

  4月15日研讨会现场

  《空镜——与摄影无关》当代艺术展于2016年4月14日下午1时30分在上海新美术馆举行开幕仪式暨现场研讨会。展览由上海新美术馆主办、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担任学术支持、北京飞行鱼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担任赞助制作单位。展览共展出包括迟鹏、冯梦波、计洲、康剑飞、陆亮、渠岩、石煜、王庆松及彦风9位艺术家的23件作品,展期为两个月。作为此次展览的主办单位,新美术馆致力于推介现、当代艺术家和作品,依托学术,力争建设集展览、研究、教育、收藏于一体的专业美术馆。

  展览策展人王川表示:“空镜”是一个与摄影紧密相关的展览,这种关联串起作品、艺术家、学术观点和现场。但是我们并没有营造太多机会去让观者感受“镜头”——或是以之为象征的摄影——的存在。不过除去传统样式,摄影的影响、图像的延伸以及其他艺术形式的回应却清晰而强烈。当摄影不再是只做它自己时,我们看到的不是它的终结而是相反。

  开幕当天,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余丁、策展人王川、德国柏林自由大学西本哈尔教授(Prof. Dr. Klaus Siebenhaar)、徐汇艺术馆馆长唐浩、参展艺术家冯梦波、渠岩、王庆松、彦风出席了开幕式暨研讨会,通过近3小时的热烈探讨,与会人员就“摄影的影像、图像的延伸”各抒己见,进行了深入讨论,柏林自由大学学生、国内外摄影爱好者等以及300余位观众共同见证了开幕式暨研讨会的成功举办。

  嘉宾简介

余丁教授

余丁教授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教育部"面向21世纪新学科建设"艺术管理学科研项目负责人、文化部艺术科学国家课题"西方艺术管理学研究"项目负责人、教育部"十一五规划"教材《艺术管理学原理》主编、中国艺术管理教育学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策展人王川

策展人王川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摄影专业领军人物,长期关注摄影及其在周边的拓展。作品曾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发表多篇专业学术论文,并于2005年出版著作《建筑摄影》。

  柏林自由大学克劳斯·西本哈尔教授Prof. Dr. Klaus Siebenhaar

  柏林自由大学克劳斯·西本哈尔教授Prof. Dr. Klaus Siebenhaar

  1952年生于德国。柏林自由大学日耳曼文学、戏剧学和艺术史博士。克劳斯·西本哈尔教授是柏林自由大学文化与传媒管理学院的创立者和院长,并曾在德意志国家剧院、犹太博物馆等机构担任领导职位。

唐浩

唐浩

  徐汇艺术馆馆长、土山湾美术馆馆长。

渠岩

渠岩

  职业艺术家,渠岩作为中国当代最具代表性的前卫艺术家之一,从20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投身于中国现代美术新思潮运动,倡导独立自主的艺术精神。 渠岩也是当代著名的跨界艺术家,作品涵盖了观念绘画、装置、多媒体、摄影等。

王庆松

王庆松

  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居住在北京,参展过国内外群展,作品被西班牙Billstone基金会、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美术馆、2005年德国杜塞尔多夫K20和K21、美国迈阿密Cisneros基金会等收藏。中国“观念摄影”的代表人物。

冯梦波

冯梦波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从1994年以来,他多次参加国内外的大小展览,是近几年来比较活跃的年轻艺术家。代表作品《我的私人照相簿》,历时一年多时间完成,这件作品是由他的跨越近一个世纪的家庭照片组成。

彦风

彦风

  现为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数字媒体专业讲师,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装饰艺术设计专业和英国伯明翰艺术设计学院绘画专业,美国旧金山艺术大学新媒体专业,分别获得硕士学位。致力于UI,UE交互设计分析,跨媒体艺术实践等,作品多次获得国内外奖项。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前言

  (文:王川)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已经悄悄地把造型问题和工作效率交给了透镜,但是塑造与刻画依旧依托于绘画技法。这一切都是为了更为快捷的获得图像以满足人们不断增长从未满足的观看需求。透过镜片和后来的镜头形成的影像,一旦变得可以存留就标志着一个系统的诞生。这个系统带给我们的始料不及层出不穷,其中包括我们生活中多的两个事物:摄影的行为和作为其结果的照片。前者直接变成了19世纪以后人类的日常生活行为,同时也包括艺术生产;后者则瞬间成为人类的视觉、表达和语言的另一种介质和另一个现实。

  展览现场

  方式的不同源于最基本的工作原理和根本特性。今天有关摄影和影像的所有现象、问题都可以藉此回溯。任何一个表象或者观点都可以成为一次回溯的起点和动因。无论是当初对于“摄影侵蚀艺术”的诅咒还是“挤压文学取代绘画”的悲观,或者是今天发生在它身上的种种转型和变化,都能在摄影的根本上找到与生俱来的深刻必然。有意思的是,所有这些悉皆发生却又都没兑现,而近期被热议的反倒是“摄影已死”的话题。光是参考绘画、文学与摄影的过从,对这种说法我已经觉得有理由安之若素了,更何况摄影自身给出的佐证也比比皆是。厘清这一层后,我们就可以释然面对今天它的现状,尤其是面对似乎已不再只是“原来的自己”的摄影。在这个问题上,艺术家的身体力行无疑更具说服力。他们从不同的角度以各自的经验呈现自己的思考,也多多触及如除了已知和熟悉的样式外,摄影还能扮演什么角色,还能如何产生或者发生作用等问题。

  展览现场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与摄影紧密相关的展览,这种关联串起作品、艺术家、学术观点和现场。但是在这里我们并没有营造太多机会去让观者感受“镜头” —— 或是以之为象征的那种我们熟悉的摄影 —— 的存在。不过除去传统样式,摄影的影响、图像的延伸以及其他艺术形式的回应却清晰而强烈。

  当摄影不再是只做它自己时,我们看到的不是它的终结而是相反。

  2016年3月13日于望京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