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画作再现 艺术品市场回暖了吗?

2016年04月25日 10:59   来源:羊城晚报   孙晶 王思力

  香港2016年春拍落槌,最吸引眼球的自然是两幅天价画作。香港苏富比推出张大千晚年力作《桃源图》以2.7亿港元(约合2.25亿元人民币)成交,就在前 一天,吴冠中留在民间的最大尺幅作品《周庄》(尺寸为148x297cm)在香港保利以2.36亿港元(约合1.97亿元人民币)成交。

  眼前这番景象不由得让人联想起2011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疯狂,那么,香港这一轮春拍的好成绩是否预示中国艺术品市场正在走出低谷?天价画作的拍出又能否意味寒冬渐远?

  A

  两幅天价作品

  主持人:香港春拍拍出了两个标杆性的作品,吴冠中和张大千的画作,这种小高潮带动了相应的一些艺术品价格也有一些波动,对这个现象您怎么看?

  许 钦松:这种大拍拍出很高纪录的作品是非常稀缺的资源,比如说吴冠中的作品,大部分都捐赠了,民间的很稀缺。艺术品的拍卖也是一个晴雨表,但这个小高潮并不 完全代表整个艺术品市场。去年的统计数据,全国的艺术品交易总量下降接近一半。这两件高价拍品只能说明好的作品、稀缺作品从来不会掉价还会继续上升,这与 整体市场情况要分开。

  梁伟超:这个市场近段时间看似高潮迭起,但很多是否实际成交,有待确认。从刘益谦拍张大千作品来分析,他有可能通过艺术品的轰动效应提升自身价值以及形象,也许还顺便带动自身包括股票在内的其他产业联动升值,后者可能带来的收益还大于这张画。

  具体来看,刚刚拍卖的张大千《桃源图》买方刘益谦,竞争方林百里,当时电话委托竞投了一个小时,这还不足以说明市场回暖。如果当时现场各地大行家都在竞投,才可以说明市场回暖了。再看整体拍卖,不少画作如傅抱石的画都在底价成交,说明行家没有进场,还在观望。

  B

  一个礼品市场

  主持人:中国艺术品市场今年的情况据我观察有些名家的画作在北方市场已经下跌一半以上,广东的市场也在下滑。这是否跟礼品市场的退烧有关?

  许 钦松:艺术品市场正在进入深度调整,原本最大份额的礼品市场因送礼的风气受到相当大的挤压。同时,这个调整实际上回归到艺术品正规的渠道,往艺术消费、个 人收藏的方向调整。举个例子,我们广东人口一亿多,粗略估算,如果中产阶级以上人群全省有一百万户,每个家庭每年花5万元在艺术品的消费上,等于是500 亿元的市场规模,还不包括公司、藏家、机构的需求。但为什么我们感觉艺术品份额没有达到预期呢?是人们对艺术品的消费在整个消费支出中没有达到很合理的位 置,文化消费的意识是要培育的。

  梁伟超:礼品市场的削弱对艺术品市场的冲击最厉害,导致当代画家作品市场价格受到冲击,亦影响到近现代大家的作品价格。鉴于目前的情况,大行家收藏的近现代名家作品都不肯拿出来卖,也使得市场持续低迷。

  C

  谁更值得广东学习

  主持人:除了广东其他地方的市场怎么样?比如许老师刚刚参加潍坊的第六届中国画节,也是很有风向标的一个活动,情况如何?

  许钦松:第六届山东中国画节前两天开幕了,令我比较吃惊的是,山东普通百姓去参观的人特别多,群众对中国画的热爱跟欣赏水平都很高。前些年山东百姓收藏也比较火热,不是比谁的车靓,而是比拥有谁的画,有这样的风气。

  梁伟超:目前江浙一带的艺术品市场最好,三十万到两百万的画非常好卖,一场拍卖拿牌的人数上千。江浙收藏的风气一直稳定,收藏的作品都是有内涵,有品位的,而不去追风。但全国来说,市场仍然不是很好。很多真正有价值的作品没有得到宣传,很多人不懂艺术,跟风买。

  艺术品市场好坏,主要在于培养新一代的年轻人从小学习传统艺术,掌握三绝指诗、书、画,四全包括四种字体或三种字体和一门篆刻。全国只有中国美术学院做到,故此江浙收藏的风气一直稳定。

  凡大画家都是大书法家,大学问家,大鉴藏家。中国画以笔墨为主,有笔才有墨,如果连书法的用笔都不懂,画一定单薄、平庸,成不了大器,书法的修养高低,决定了画的艺术成就,再加上懂诗词,精鉴赏,画一定会有意境,气息古雅。

  D

  寒冬还要持续三年

  主持人:艺术品的深度调整还需要多久?

  许钦松:这个深度的调整期估计还要三年。人们对艺术品需求的转变是缓慢的,这当中体现了国民审美教育的缺失。很多人搞不懂什么叫国画,更谈不上审美。培育期加上艺术品市场自身调整,经济转型升级也在调整,见到成效需要三年的周期。

  但这对艺术品市场是好事,它摆脱了礼品市场占很大份额作支撑。艺术品可以做礼品,但不能只靠礼品市场,艺术品最高的价值体现在它的审美,人们要逐步调整为,买画是因为喜欢,在欣赏的过程中能够升值自然好或者作为文化遗产传承给后人,这才是艺术品价值的基础。

  E

  冷市场中如何捡漏?

  主持人:现在市场是否危中有机,对于收藏者来说,有没有机会捡漏?如果要捡漏应该具备什么条件?

  许钦松:调整期反而给一些有判断力的收藏家或者愿意投资的人带来机会。但对于艺术家的判断应该综合考量,不只是简单的市场考量,有的人现在画的不错但发展后 劲比较弱,有的人随着年龄增长作品不断地产生质的飞跃。没有谁是永远的赢家。为什么大收藏家都很厉害,因为他们可以慧眼识珠。

  梁伟超:最近我去香港的一个小型拍卖公司,看到一张齐白石的画,定价一千元。我马上参与竞拍,最后这幅画拍卖到了61万元。从这件事上看,我认为当前市场还是可以捡漏,但必须要懂画,信息灵通,还要多去拍卖现场。

  会看画的真假不是最厉害的,会看到这张画的价值才是最厉害的。买画的时候,要明确是自己收藏,还是用来投资,如果投资,要知道是不是市场需求的。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