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那个慢慢的文玩市场:不卖假货的真商人

2016年06月07日 10:10   来源:北京商报   

  如今的文玩变得太快了。十年前没人这么说,因为那时“文玩”的概念还很模糊,文玩市场也很少;那时的商家大多实在,玩家大多懂货,买卖过程也很顺畅;那时的商家大多从容,脸上没有傲娇,言语中从未抱怨谁又抢了他的客户、谁又撬了他的代理;那时的玩家大多沉稳,身上没有戾气,也很少燃着烟盘着佛珠一口一口 随着脏话往脚下吐痰。而如今,这一切已成过眼云烟,今天,笔者就带您回忆一下文玩市场从前的慢节奏生活。

  那时核桃没现在这么大,但是比现在的沉;那时没有人把红缟玛瑙叫“战国红”;那时小金刚只有一个名字就叫“小金刚”;那时看不见千眼、滴血莲花、崖 柏等玩意儿;那时原矿松石正在博弈是否按克卖,高蓝的概念很模糊;那时南红只有保山和老甘南,没有川红,也没有注胶注色;那时蜜蜡因为优化被行业标准认可 所以大多显得坦荡,但没有人把烤色的称做“老蜡”、“鸡油黄”。

  那会儿没有微信所以没有微商,一些早期的文玩论坛也刚起步,不算专业,也没人气;玩家和商家之间的关系并不虚幻,多结识于现实,走动也比较勤,大家起步时间都不长,所谓圈子也不成气候,所以相互扶持共同提高显得理所当然,只要真心,一般都能交到不错的朋友。

  老林就是我的朋友,南方人,曾经营玉石,新世纪伊始投身文玩行业,专攻杂项,和他接触除了偶尔交流宝贝,大多时候聊一些后来被网上传得扭曲的知识。 他爱看书,因为味蕾有些问题所以不喝茶,有时候到他店里一待就是半天,聊聊古人配饰、把玩习惯等各自从书上看到但都没经历过的东西。

  他的客人不算多,但大多都是他的朋友,有时生意一般,还专门有人跑来给他开个张,聊几句,借本书。后来到了奥运会那会儿,我因为比较忙,有一年多没 跟老林见面了,直到2009年的一天,老林来了个短信,告诉我他把店转出去了,回老家了,而且以后不再做文玩生意了,主要因为生意不好做,受假货和低端货 冲击太厉害,“我被这行(文玩)给淘汰了”,他最后苦笑着说。

  老林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抗压能力也强,他做出这个决定肯定经过了深思熟虑,我什么也没说,让他珍重。当时的北京,文玩市场似乎刚刚升温,当时的市场 环境远没有今天凶险,老林没有支撑到后来被媒体炒作成“文玩元年”的2012年,然而当时像他这样早早退市的人其实并不在少数。

  繁尘也是我的朋友,但他和老林不一样,他扛下来了。

  大概2007年前后,我进入了一个论坛,这在当时还算水准不错的论坛,开始的时候里面聚集着不少文玩爱好者,在论坛我认识了繁尘,他是一个商家。

  繁尘发家比较早,做老蜜蜡,欧洲的、西亚的,一条条一串串;有饼子有桶珠,那会儿老蜡、桶珠的通货价格才六七十元一克,饼子更便宜。繁尘就用他的小 车后备箱一箱一箱地拉。一般的朋友都知道,当时老蜜蜡拿货价格很便宜,后来他卖过100多元一克,200多元一克,当克价涨到300多元的时候他的囤货卖 光了。

  每次聊起这件事,他都感慨一番,但不是觉得卖得便宜而感到后悔,因为当时的利润就很可观了,人还是知足点儿好。后来繁尘完成了原始积累以后,在十里河安定下来了,开了个体面的店,后来还上了电视接受采访,但即使这样,他的生意也没有红火起来。

  可能因为他不卖假货。卖真货意味着贵,在一般玩家看来,一对儿铜计数器和另一对儿铜计数器的区别首先是5000元和500元的区别,然 后才是清晚期和上个月的区别。在普及知识方面,繁尘偏偏是个高冷的人,他信奉货卖行家,从不推销更不忽悠,甚至有朋友找他看东西,他还是按照传统的规矩 来,东西不对,他原处放好,笑而不语。

  我跟他聊过生意的事,也半开玩笑劝过他进点儿便宜货再招几个代理,利用社交网络煽呼煽呼,他不愿意,觉得文玩生意还是要回归实体才能确保诚信,他太骄傲,很多事情不屑去做,这也是我跟他成为朋友的重要原因之一。

  作为一个实体商家,他也在微信上发布东西,如果有人看上,他一定会邀请买家来店里具体看货沟通,“这老东西看图片就能达成买卖?现在的玩家这么厉害了?”他呵呵笑着说。金鑫(作者系资深文玩藏家、京城文玩特约撰稿人)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