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资产画廊浮出水面 在微信借船出海

2016年06月20日 14:08   来源:南方日报   冯善书

  “一大批经过互联网‘武装’、以轻资产为特征的艺术品经纪平台今年将陆续浮出水面。”近两年在艺术品经营圈运作得风声水起的“微水墨”创始人滕召文一脸自 信地对南方日报记者说,他预测2016年将会有更多的实体画廊因为承受不了经营压力而退出市场,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像“微水墨”、“O2O艺术空间”这 类轻装上阵的新的经营体。

  自2014年5月创立“微水墨”公众号,滕召文至今仍说不清楚,自己一手鼓捣的这个平台到底是一家自媒体,还是画廊,亦或者是文化服务机构。总而言之,在 还没有独立的办公场所,也没有专职的运营团队的情况下,它的资源调度能力、销售业绩和活动范围都已经明显超越了一些一般性的小画廊。

  尤其是今年以来,他在业内遇到了越来越多和“微水墨”差不多的虚拟法人。他们以艺术品经营为主业,走的却是与传统艺术经纪人完全不一样的发展路线。

  在微信借船出海

  如果没有移动网络社交媒体的崛起,肯定不会有“微水墨”的今天,滕召文更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在艺术和市场两边都如鱼得水。

  2006年毕业于湖南工业大学新闻学专业的滕召文,原来打算以媒体作为自己的终身职业。只不过,后来他先后进入的广东电视台和南方电视台这两家媒体,分配 给他的工作都是从事书画节目拍摄制作。由于工作的原因,他经常和艺术家、美术评论员及拍卖行、画廊等经营界的人士接触,尤其是在深入结交了一批艺术圈和经 营圈的精英人士以后,他开始进入了一个与新闻学截然不同的专业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不管是一方砚台,一幅画,还是一座雕塑,都远比我原来从事的工作要有趣得多。”滕召文告诉记者,自打心里蹦出这样的想法,他就开始着手积累与艺术品行业有关的知识和资源。

  2014年5月,正值自媒体方兴未艾之时,他创办了“微水墨”公众号,原来的初衷是有一个自由发声的平台。他没想到,自己发出来的艺术类鉴赏文章,很快就在用户当中积累了大批粉丝,这成为了他创业的最宝贵资源。

  滕召文一边做公众号的日常运营,一边做点艺术品经营。2014年,整个行业虽然已经开始调整,但生意还算好做。得益于网络推广平台可以跟艺术家进行资源互 换的便利,他在一手货源的进货价方面有了天然的优势。一些熟悉的朋友,都愿意到他这里来拿东西,然后再卖给客户。此外,他还在微店开了一个网上画廊,让一 些喜欢艺术品的朋友通过百度等搜索引擎就可以便捷地进入他的“领地”,寻找他们想要的东西。

  前两年微信处在发展快车道,不仅用户群体越来越多,而且年龄范围也越来越广。很多开实体画廊和画店的朋友,开始习惯在拿货前,先通过微信看图片,第一印象 觉得合适再相约看实物,好的话当场就买下来,甚至即刻便转手在微信卖出去。通过自媒体这根纽带,他很快就在行内建立了自己的熟人圈子,现在在微信上看到一 幅作品,只要他觉得好,就会直接把钱打到对方账上,然后再等对方寄画。

  随着“微水墨”积累的粉丝越来越多,滕召文决定改变“守株待兔”的交易模式,改为主动向读者推荐一些有价值的作品。经过调查,他发现自己的粉丝多来自喜爱 艺术的普通家庭,无力购买昂贵的名家字画。于是,他尽可能把自己订货目标瞄准一些价低质优的中青年画家、美院毕业生、中西部内陆地区的画家作品。

  准确的市场定位,很快就给他的线上推广打开了广阔的销路。

  轻资产不意味着零门槛

  直到今天,滕召文仍然讲不清楚,“微水墨”到底是一家自媒体,还是画廊,亦或者是文化服务机构。

  从业务范围来讲,上述三类经营主体的事情他都一直在做。虽然他的公众号只有数万粉丝,但是这些人都是艺术界和艺术品经营圈的专业人士,他在上面发出来的每 一篇文章,都能够很快在这两个舆论场获得反响。这也是他逐步在业内掌握一定话语权的基础。他的线上画廊从来不会关门,只要买家和消费者喜欢,随时都可能通 过网络登录。也正因为利用这两个线上平台,他顺利整合了艺术圈和经营圈两边的资源,可以随时为一些艺术家和实体经营机构策划和组织一些线下的展览、交流和 学术沙龙活动。

  “最关键的是,我在做所有这些事的时候,根本不用像传统媒体、实体画廊和文化公司那样承担沉重的场租、工资和日常办公经费,甚至连进货的钱都省了。”滕召 文不无得意地对记者说,由于跟上下游的客户都建立了稳固的信任关系,再加上借助网络社交媒体带来的交易便捷,他完全可以在下游买家发出明确购买需求之后, 再向上游的艺术家或合作经营机构拿货,中间甚至连转运的环节都省了,这就是典型的轻资产运营方式。

  不过,滕召文又提到,轻资产不意味着零门槛,不要看他不花一分钱就可以做成那么多的生意,这可是一个长期不断的资源积累、厚积薄发的结果。“一方面我要有 丰富的理论知识和艺术修养,这是在下游客户群当中建立基本信任的基础。另一方面,我在业内要有广阔的资源,容许我在自己的平台上对之进行高效率的转换配 对。单是充电和维系资源这两项,我每天要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就无从计算。”

  当前,整个艺术品行业还处在深刻调整当中,市场上存量的艺术商品越积越多。对买家来说,可选择的范围更广。但对商家来说,却意味着竞争越来越激烈残酷。滕 召文说他今年明显感觉到,生意比以前难做了。艺术品和其它商品的区别在于,其背后的文化底蕴要比一般商品多得多。怎样去找到那些艺术含量高的作品,然后以 一个合理的价格推荐给读者,如今对所有的艺术品微商都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他最担心的是,微信朋友圈变成第二个“淘宝”,越来越多的人利用朋友圈晒产品,把日常社交变成赤裸裸的营销,这将严重削弱到微信的社交功能,如果把优秀的 原创内容、趣味的生活记事等核心内容丢掉,那么微信的粘度就会大大降低。此外就是诚信问题。书画鉴赏门槛比较高,很多时候客户买东西,是因为相信卖家,并 不对作品认真鉴定。不乏有一些投机者会趁机把一些假货或没有价值的东西卖给买家,这不但损害了自己的声名,而且会降低整个行业的诚信度。这两年艺术品微拍 很火爆,但大都以低价策略取胜。即一幅作品的价格远远低于实际应有的价格,让买家抱着捡漏的心态购买作品。腾召文认为,以低价取胜的道路走不长远。“我们 都应该对上述问题有一种危机意识,一起来改变。”

  在线交易较适用于中低端拍品?

  艺术品的线上交易,其实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是这个行业的关键词。

  从2000年开始,中国嘉德为配合其传统拍卖,便率先推出嘉德在线,成为中国最早的艺术品在线交易平台之一。此后,盛世收藏、博宝网、雅昌交艺网等先后上 线,掀起专业艺术品机构抢滩的热潮。从2011年开始,淘宝、京东等综合电商先后试水艺术品交易。而随着微信等社交媒体的崛起,各种各样的专业微商像雨后 春笋般涌现,从而使艺术品电商的发展进入井喷期。根据一些业内机构的粗略统计,目前活跃在全国的艺术品电商已经多达数千家。

  据欧洲古董艺术博览会(TEFAF)报告显示,2015年世界艺术品市场规模已达638亿美元,比起10年前已增长了10倍多。与此同时,艺术品电商的增 长也引起了广泛关注。2015年德勤“艺术与金融”报告调查显示,收藏家中的77%、艺术从业者中的69%对线上艺术品交易的未来抱有信心。TEFAF报 告预计,艺术品线上交易年增长率将达到25%,到2020年,线上艺术品交易额会超过100亿欧元。在国内的专家看来,作为全球第二大的艺术品市场,中国 的艺术品线上交易无疑已融入这一大趋势。

  网络时代、微信时代,人们购物的方式也改变了。比如原来买一件衣服,要去服装店。现在足不出户就可以在电脑或手机里购买。艺术品也是一样,尽管它比衣服贵 很多,但只要诚信体系能够建立,同样可以在网上、微信消费昂贵艺术品。由于有了这两个渠道,原来被少数机构垄断的艺术品来源渠道变得多元化了。滕召文认 为,微信时代,不只是改变了艺术品行业的交易形式,更准确地来说,应该是改变了整个行业的生态。比如说,以前一个画家要出名,得办画展,出画册,上电视、 报纸、杂志……这种宣传费用很昂贵,一般艺术家难以承受。但现在不一样,连那些最草根的艺术家,都可以在微信朋友圈发自己的作品,并且实现成交。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长期以来,由于艺术品的非标特性而原生的艺术品真假难断、品质难以标准化,价格不易衡量等问题从未得到根本性解决,加之整个行业 信息不对称,诚信体制缺失,政策法规相对滞后的现象愈演愈烈,发展到今日,已经导致艺术品行业面临新资源不敢进入,以互联网电商为代表的创新交易频频受 阻,而存量市场日渐萎缩,产业升级迟缓的发展瓶颈。

  记者亦调查发现,近几年一些很有名的网络艺术品拍卖平台,都相继遇到了赝品和低端艺术品泛滥的问题。为此,专家提出,中国艺术品市场亟需一整套科学的、可靠的、具有指导性的市场工具,来解决这些问题。

  雅昌艺术网总经理关予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艺术品线上交易是可行的,这个讨论的前提要理清艺术品涵盖的范围。线上交易适用于具有广泛收藏或购 买人群基础,定价偏低的品类,也就是在线模式看准的应该是艺术消费的人群和趋势,而不是存量的高端藏家市场。这种品类在中国不论是货源还是人群都是具有基 础的。从我们自己PC端和“兜藏”的测试期情况,包括海外一些相对成熟的在线拍卖平台来看,在线交易仍比较适用于中低端拍品。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