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建秋:艺术市场要“以质取胜”

2016年08月05日 10:46   来源:北京商报   

  近些年来有个现象愈发引人注意,就是一流拍卖公司的中国书画大观和夜场成为最引人关注的焦点,因为这是精品和极品的聚集处,代表着一个公司的整体水平和拍卖的成败关键。这些精品和极品正是拍卖公司通过各种努力和渠道辛勤征集的结果,都是有着极为丰富文化内涵的艺术品,大观或夜场的成交额基本上达到这些公司一次艺术品拍卖会成交额的50%以上。大观和夜场的出现适应了市场新的需要,因为中国的收藏家和投资者正变得日益成熟起来,他们正变得格外挑剔,市场的锤炼使他们变得格外精明,他们已经从撒网式的捕获而演变为把犀利的目光聚焦在中国顶级书画家的精品力作上,特别是那些绝少重复题材、绝少市场流通的作品上,大观和夜场正是因此应运而生。

  通过大观和夜场我们看到中国的艺术品市场正在发生着变化,正处在变轨与转型之中,所有的拍卖公司都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只有对于存世较少的艺术精品和稀缺文物艺术品进行交易,拍卖行才充满优势,才是别的艺术品交易的中介平台不大可能完成和胜任的。

  艺术品市场呼唤着高端的艺术品,而中国一流拍卖公司的生命线就是高端的艺术品,艺术品市场的天平在向着高端艺术品倾斜,近年来拍卖市场上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左右公司收益的就是一两件、十几件最多几十件重点拍品,这是艺术品市场最重要的砝码,只要添加上它们,艺术品市场的天平才会向成功和胜利的方向倾斜。

  2016年春季拍卖会结束后,中国顶级拍卖公司艺术品成交额的情况是这样的:保利以28.32亿元人民币位列第一,匡时以25.59亿元殿其后,嘉德以21.89亿元屈居第三。这个格局颠覆了多年形成的保利为首,然后嘉德、匡时依次而排的顺序,中国拍卖业资深的老大嘉德破天荒地第一次跌坐在艺术品拍卖行业的第三把交椅上,成为了2016年春季拍卖的新闻。细细分析这个拍卖市场的排座次,有些现象颇为耐人寻味,拍卖场上的一两件或几件重器的成交结果不但影响到公司的效益,还影响到公司在行业的地位和名次。以位列第一的保利为例,不管它在几十个专场的拍卖中有多热闹,如果此次春拍没有当代画家崔如琢的作品《飞雪伴春》及其他作品在香港保利专场及北京拍卖的近4亿元人民币成交额的加盟,和傅抱石《云中君与大司命》2.3亿元的入账,那么它在中国拍卖业的三巨头中就有可能垫底。再看匡时,若无李可染的《革命圣地延安》以8390万元人民币的成交,清代蒋廷锡的《百种牡丹谱》册页1.73亿元成交,以及石涛、王铎、张大千三幅作品共1.27亿元入账,那么匡时也将回到旧格局中老三的位置。最后看嘉德,这家公司春拍当代书画专场的成交额是5302.3万元,其中当代画家崔如琢的作品《寒塘清声》的成交价为2760万元,占嘉德当代书画专场成交额的一半还要多。

  在正常情况下,当代书画在国内大型综合性拍卖公司的书画拍卖中占有10%甚至更多的份额,但嘉德此次春拍当代书画仍呈颓势,只占3%的比例,与过去年景比差距是明显的,但倘无崔如琢2760万元的《寒塘清声》加盟嘉德当代书画专场,则当代书画在嘉德春拍中就只占1.5%的份额,如出现这种结果,显然是令人沮丧的,而崔如琢作品的参与提振了当代书画的士气,使嘉德当代书画春拍画上了较为完美的句号。

  拍卖公司成全了艺术品的交易,艺术品的交易传播了拍卖公司的名气。回想1994年11月在北京长城饭店举行的嘉德秋季拍卖会上,齐白石的《朝阳十二斗方》册页以517万元成交,震惊了国人,不但创造了齐白石作品在内地成交的最高纪录,也使得嘉德公司从此声名鹊起。再有嘉禾公司是在上海注册的一家拍卖公司,曾在上海和华东地区有一定的知名度。这家公司在2015年底的秋季拍卖会上推出了潘天寿的巨制《鹰石图》并最终以1.15亿元成交,使得潘天寿的作品继《鹰石山花图》以2.79亿元成交后又破了过亿元的纪录,同时实现了中国近现代书画在江南和华东地区过亿的创举,上海嘉禾公司也由此在国内一举成名,成为华东地区艺术品市场的擎天柱,为拍卖业和收藏界所瞩目。

  拍卖公司特别是大型综合性的拍卖公司所不遗余力追求的就是高精尖的艺术品,它们才是公司赖以生存的根本。我是崇尚丁玲的一本书主义的。唱一首好歌可以使歌手一夜走红,绘一幅好的美术作品可以使作者在美术史上永远留下自己创作的痕迹。同样无论是古代、近现代或是当代画家的绘画,只要是重器,就是有份量的砝码,并足以影响艺术品市场天平的倾斜。

  (齐建秋 生于1951年,经济师。曾陆续任职北京太佳华艺术品公司副总经理、北京中佳国际拍卖公司艺术总监、北京嘉信拍卖公司艺术总监,现任北京美三山拍卖公司艺术总监)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