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陈家泠:美术在G20世界舞台讲述中国故事(图)

2016年09月06日 15:43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北京9月6日讯 2016年9月4日晚,当出席杭州G20峰会的35位国家元首、国际组织领导人盛装出席大会正式晚宴前,在著名的杭州西子宾馆内悬挂的中国画作品《西湖景色》前分别合影留念。这幅画的作者是一位年近八旬的杭州籍的艺术家、早年毕业于浙江美院的陈家泠先生。

 

杭州西子宾馆内悬挂的陈家泠作品《西湖景色》(2米乘5米)许根顺摄 

杭州西子宾馆内悬挂的陈家泠作品《西湖景色》(2米乘5米)许根顺摄

  随着杭州G20峰会的举办,中国美术作品讲述中国故事再一次引发了世界的关注。当元首们的身影出现在杭州中国园林中、驻足于一张张中国画前时,通过电视机镜头,全世界的目光都会感受到中国文化、中国画的独特情韵。

杭州西湖国宾馆水上餐厅悬挂的陈家泠作品《清荷》(2米乘2米)许根顺摄 

杭州西湖国宾馆水上餐厅悬挂的陈家泠作品《清荷》(2米乘2米)许根顺摄

陈家泠在喜马拉雅写生 许根顺摄 

陈家泠在喜马拉雅写生 许根顺摄

  陈家泠先生自幼在西子湖边成长,毕业于西子湖畔的中国美术学院。陈家泠是改革开放以后,早先一批走出国门来到西方的中国画家之一,在德国艺术学院的讲台上、在东盟南亚国家的画廊中、在美国学者撰写的当代中国美术史专著的封面上,陈家泠个性鲜明的观点和作品,成分显示出他对中国画艺术充满着自信和热爱,他在深厚传统中孕育的创新深深打动了西方观众,也深受中国美术学术界的肯定。

  用中国画讲述中国故事,这是从改革开放以来,陈家泠一直坚持不懈地努力方向。近日,陈家泠接受了钱晓鸣的专访对话,讲述了他是如何用中国画讲述中国故事的。

  以下是陈家泠与钱晓鸣对话全文:

  改革开放篇:为新时代放歌

  钱晓鸣:陈老师,从您在改革开放之后,走出国门,到德国去讲学,东南亚收藏家选择了你创新的美术观念,全国美展的获奖,显示出评委们肯定您在传统向现代转变的时候先导性,第六届全国美展荣获优秀奖,第七届全国美展荣获银奖,中国美术最高奖肯定您对这个时代的开风气之先的艺术创新地位。您实际上是用先进的审美理念和中国画的创作观念,向世界最早讲述了改革开放的中国故事。从那以后,30多年来您没有停过,一直在用美术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今天,您的作品终于迎来了G20峰会在中国举办。

g20会场悬挂的陈家泠作品《平湖秋月》 

g20会场悬挂的陈家泠作品《平湖秋月》

  当代中国画语言在国际交流上一直都在探索,陈家泠用自己的艺术实践告诉大家,中国画的艺术语言,在当代世界,不仅通行,而且深受欢迎,不仅受普通群众的欢迎,藏家的欢迎,还受世界各国元首和夫人们的的欢迎。

  回顾一下,从我们深受国际上欢迎的今天向回看,请陈家泠先生介绍一下,不管是自觉还是不自觉的,您怎么样从改革开放以后,开始用中国画这么一个语言,无论在西方的讲台,还是我们藏家的市场上讲述中国故事。包括从东南亚的红火,从美国美术史论家,把你的画作为封面,把你的探索作为他专著的重要内容,一直到以后您到国内外办展览,到APCE世博会采用了您的图案,反法西斯70周年庆典用了你的作品,一直到今天G20。这个过程中,您感觉到世界的审美潮流,外国人的期待这种审美的眼光,对您是一种什么期待,您又是怎么样用您的创新来讲述中国故事的。

  陈家泠:这次应邀为G20的峰会上创作了4张作品,而且都展示在重要的位置,这是我感慨万千,多年来用中国画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一直是我不懈地追求。可以从三方面来回顾我的努力心路。

  第一,从民族的层面。第二,从国家的层面。第三,从当代人民群众的层面,我们可以来讲述一下。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作为一个艺术家,从事了这个职业,就要对所从事的职业有一种追求,有一种精神,正好像我们的老师教导我们一样,这是一代代薪火相传的,就是殉道者的精神。也就是说,对于所从事的职业绘画,需要有一种兢兢业业、精益求精、一心向往理想的精神态度。我想这也是我们的民族精神,也是从艺道德技巧上的精神状态。

g20会场悬挂的陈家泠作品《平湖秋月》 

g20会场悬挂的陈家泠作品《平湖秋月》

  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来看,一个层面就是刚才讲的精神层面。第二个层面就是技术层面,技术需要精益求精,不断提高。我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从学校里面经过了正规的训练,一生都在追求老师们给我们树立的目标精湛的技艺。这种精益求精的思想观念和精湛的技艺高度的融合、结合,就形成了今天的探索和创作。这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过程。

  我的艺术道路,有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对于绘画的喜爱阶段,因为从小喜欢绘画。第二阶段,进入浙江美院之后,经过了刻苦、严格的学院正规训练,各位名师的指点,各方面的知识修养的综合训练,打下了良好基础。这种良好基础来源于当时的潘天寿院长、全校教授,当时时代感召和需要。我学的是中国画,为什么在当时的情况之下,我们对中国画会抱有这样坚定的信心去学呢?当年有一种潮流认为中国画不科学,不能反映生活,只有油画才反映生活,因为油画很真实,看得懂。像国画尤其是花鸟山水,不能反映现实,所以在当时,一度连花鸟画家潘天寿也要去画“交公粮”这类以人物为主题的画,陆俨少要去画连环画。当年认为画花鸟花花草草,不能反映生活,不能为工农兵服务,不能为政治服务。认为中国画不科学,是老一套,油画才是科学的。当时考学校都要画素描,不画素描不能考进学校的,学院教学是属于西洋画体系的。我们考进了国画系之后,为什么能努力学习中国画?要感谢学校的传统和当时潘天寿院长。我1958年进校,1963年毕业,潘天寿院长对我们教育印象最深的一句名言:当一个民族没有代表自己民族的文章,不能立足于世界之林。这对我们的影响很大,尤其对于我们年轻人的影响很大,因为从年轻人的角度来看,他一定要靠老师,一定要靠前辈的前瞻性教育,那时代孩子是听父母、前辈的。正是在这种环境下,受到了民族性教育,使我对中国画有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我出生于民族斗争时代的1937年,是从日本鬼子炸弹下逃难生存下来的,深感我们国家取得民族独立的伟大胜利来之不易,深深感到我们需要自强不息的民族情感,这也就激励我们学习中国画的自觉性与责任感。

  我当年在浙江美院国画系接受了潘天寿院长的教育,对中国画深信不疑,坚定不移,到现在都没有动摇,而且很自豪。改革开放之后,我跑了很多国家,反而激起了我对民族艺术的热爱,对民族文化博大精深的更深一步领悟和理解。随着年龄的增加,更加体会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中国文化有很强的积淀和生命力,随着阅历的丰富年纪越大越能体会到中华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即高度内涵和广博精深、深厚的哲理性,有一种洞彻生命力的强大内涵。我的中国绘画发展、研究、追求,是从不自觉到自觉的民族文化责任感和自觉性。

  1963年我到上海来工作后,又碰到了著名山水画家陆俨少。陆俨少先生是一位有很深传统修养的中国文人画家,在21世纪具有里程碑式、标杆式的意义。他学养丰富,文学、书法底子深厚,尤其是具有中国古代绘画各家各派的学养和技法修炼,可以说达到了宗师巨匠的境界。我在他的熏陶之下,得到了技法升华,学校他只是打好我的基础,而到上海经过陆俨少先生的精雕细刻,才使我的艺术思想、对传统的理解、对传统的技法思想的领悟,达到了一个新的理解境界。在上海,我一方面从事教学工作,另一方面,继续向陆老师学习获得艺术的升华。从美院打基础,到经过陆老师熏陶灌顶,我的艺术就完全两样了。

  上海海派气场的熏陶,具有海纳百川的气势。我经常举说,我在学校里学习,是培养毛桃品质,到上海工作,吸取各方面的营养,尤其是经过了陆老师的栽培,由毛桃变成水蜜桃了。水蜜桃经过嫁接,所谓嫁接就是丰富、静养,融入上海海纳百川的气息,最后修炼成为仙桃。在80年代末,我的作品《鲁迅先生肖像》在华东六省一市得到了好评,《美术》杂志发表了,显示出我从传统里面走出来并更进一步发扬,我把陆俨少老师的山水画的线条用到人物画当中去,这是技法嫁接,产生艺术的新高度、新质量。上海是具有创新的前瞻性、具有推动社会前进的巨大张力的风向城市。在近现代中国历史上,洋务运动就是在上海兴起的,中国共产党是在上海成立的。邓小平要推动进一步改革开放,到上海搞浦东开发,上海具有内在影响力和前瞻性,无形当中有一种时代潮流的引导力量。即使是从封建社会到殖民地到半殖民地的改变,标志性的地域是上海。从农业化变到工业化,这个转型就在上海,因为工厂都在上海。从文化的角度来看,中西融合文化的影响力在哪里?在上海有很多租界,雕塑、油画、电影等现代艺术的开创地,现代音乐的开创地等等都在上海。

  从绘画的角度,为什么海派品牌比任何一个派别的绘画更具有前瞻性,岭南派、金陵画派、长安画派等等,有哪一个画派具有海派这样的有前瞻性,有创造力,有国际性。上海是一个中国现代社会转型的一个窗口,一个风水宝地。上海在中国具有何等的重要地位。我很幸运,能够毕业之后从杭州分到上海,就感受到这种气场,受到激励和影响。改革开放后,这个影响力在我身上发生了变化,那时我差不多要接近50岁了。我的老师陆俨少跟我们讲,一个画家不能像老师,如果像老师,就说明这个老师没有能力,不能教出一个徒弟超过老师,或者跟老师不一样。如果这个学生还是老像老师,就说明这个学生没有能力,因为他老是重复老师教他的一套。陆俨少老师这一番话,我认为不是无缘无故的,是有针对性的。中国画往往讲什么什么派,金陵派、吴派、娄东派等等,为什么讲派呢?讲派系,你一定要像他,你像他了,好像一个帮派一样了,你有这个帮会了,你就有依靠了,就得以生存了。艺术上总有这样的倾向。在上海也有这种倾向,跟其他地方可能相对比较好一点,因为上海他的理念就是无派之派。什么叫海派?无派之派就是海派,所以他相对来看比其他地方稍微好一点。

  改革开放后,我们发现国外不讲派的,讲个人风格的,讲究个人创造的,这一点毫无疑问,给上海的画家带来了勇气和新鲜空气。毫无疑问,我深深地受到了鼓励和影响。怎么创造自己的风格?探索、创造了自己一套新的技法,我的新技法刚出来的时候,有好多人不理解,国内不理解,有人甚至说这种画法是投机取巧,大家都可以画的。一些好心的前辈老师说,陈家泠你这个线条已经画得蛮好的了,如果你丢掉这个线条不是很可惜。我觉得艺术家必定要有个人风格,没有个人风格就没有创造性。因此,我思想比较坚定,也许就是受了陆俨少老师的影响,要有个人风格。另外也受到西方的影响,追求个人的风格,在20世纪80-90年代间创造了自己的绘画风格。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