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古玩圈的“套路”!

2017年03月14日 11:07   来源:大河报   王惟一

  原标题:“假”展览、假藏品、假专家、假鉴定……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古玩圈的套路!

  明天是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相关政府部门和一些媒体、公益组织等已积极行动起来,帮助消费者维权,曝光不法商家。而就在3·15前夕,北京民族文化宫的一场民间收藏主题展引发了许多专业人士的质疑,有网友认为展品的夸张程度堪比当年的“冀宝斋”,直呼“我可能看了一个假展览!”

  乱象:“假”展览、假藏品、假专家、假鉴定

  2月27日,一场民间收藏主题展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开展,没过几天便在微博上“火”了起来。网友@斯库里在微博发布了自己的观展经历,夸张的藏品配上幽默的吐槽,画风神似他的“好基友”@马伯庸那篇《少年Ma的奇幻历史漂流之旅》,引发了众多网友和收藏界人士的关注。

  体量巨大的“三星堆立体玉兵阵”,手拿十字架的“玉佛”、3米长的“龙凤青铜剑”……记者采访了几位专业人士,他们皆表示“槽点太多,无力吐槽”;针对展览中的“三星堆玉兵阵”,三星堆博物馆官方微博直接在“玉兵阵”的图片上写了一行文字:“虽然挺萌但还是假的。”并声明道:“三星堆文物绝大多数经正规发掘,藏于正规文博机构,所谓‘民间收藏’很值得怀疑。”

  这样的争议并非个案。从“冀宝斋”到“浙师大陶艺馆”、“北师大邱季端”,类似事件层出不穷,但因为缺乏权威鉴定机构和相关管理机制,多数争议都无果而终。

  除了“假展览”,古玩艺术品市场的乱象还有很多。首先是假货,古玩造假自古就有,如今造假者越来越精明,除了传统的酸碱溶液浸泡、染色、做锈、仿烧、临摹等,还出现了3D打印、激光雕刻等高科技手段,有的高仿品甚至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水平。

  然后是“假专家”,没有真才实学,甚至自己就是“国宝帮”,却整天上各类节目炒作出名气,被人尊称“老师”,四处开办讲座、给人掌眼、兜售自己的“国宝”,从中牟利。

  还有“假鉴定机构”,并无相关资质,取个“高大上”的名字,配上个看似专业的仪器,就开始为藏品开具“鉴定证书”并收取高额费用。郑州一位藏友就曾被上海一家“鉴定机构”忽悠,花1万元给一枚假银元开了鉴定证书,后来参加“大河鉴宝”才得知真相,追悔莫及。

  此外,还有拍卖场上的“假拍”,路边摊的“假故事”……古玩艺术品行业,已然成了“假”的重灾区,我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古玩圈的套路!

  出路:完善相关立法、加强行业自律

  虽然乱象频出,但维权打假一直是个难题。河南省陶瓷文化研究会会长乔红涛告诉记者,古玩界历来有“不打假”、“不退货”的行规:“大家都是凭眼力,买对了捡漏儿,买假了打眼,一般都不能找对方讨后账,古往今来都是如此。”即使有心维权,起诉后由于举证困难,胜诉案例屈指可数。

  古玩交易虽有特殊性,但任何“行规”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目前我国对古玩交易还没有专门的法律规定,不过,《民法通则》、《合同法》中的某些原则和条款可以规范它。一位律师告诉记者,应尽快完善相关立法,或由最高检、最高法做出司法解释;对于涉案物品的鉴定问题,则可找到专业的文物艺术品司法鉴定机构,取得具有司法效力的鉴定结果。

  去年3月15日,文化部新修订的《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开始施行。《办法》指出,我国艺术品市场存在的制假售假、虚假鉴定、虚高评估、交易不透明等问题是行业良性发展,繁荣昌盛的障碍,亟须规范。《办法》的核心点就是“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提出要立规矩、强化主体责任。这意味着国家要求画商等经营者要对所售艺术品“负全责”,这是对自古以来“不打假”、“不退货”行规的彻底颠覆。

  除了法律层面,艺术品行业也要不断进行自我净化。目前行业内已出现了艺术品鉴证备案、拍卖行信用等级评分等有益的尝试;一些拍卖公司为提升自己的诚信形象,承诺“假货全额退款”;很多古玩网店,也提供“七天退换货”服务。

  随着艺术品市场的不断成熟、相关法规的不断完善、行业自律的提升,相信未来的古玩艺术品市场会越来越健康。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