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亿“十二条屏”的齐白石激动了谁

2017年12月21日 16:17   来源:新浪   

  文/楚寻欢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

  17日晚,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季拍卖会在北京继续举行,在夜间进行的“震古烁今——从北宋到当代的中国书画”专场拍卖中,备受瞩目的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经过七十轮的竞争,以9.315亿元人民币成交,成为最贵的中国艺术品,这幅作品此前也被认为是史上估价最高的齐白石作品,中国艺术品拍卖的世界纪录由此刷新。

  齐白石 山水十二条屏

  齐白石是近现代画家中声誉普及度最高的艺术家,而山水确属少见,而此件拍卖作品的珍贵之处便聚焦在“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尺幅”这几个关键词上。白石老人的十二条屏,每一条屏画面尺寸纵180厘米,横47厘米,逾九亿的拍卖价格十分喜人,看图说话,区区感觉应属于齐氏中等偏上水品作品。拍卖场就是名利场,吹嘘铺垫难免,天价主要是冲名头与尺幅而至,泡沫纯属正常,富人游戏,向来如此。

  今日凌晨看到面世唯一一件可流通徐渭作品《写生卷》在嘉德2017秋拍中以1.27亿元成交!此画比“青藤门下走狗”齐白石的十二条屏强太多了,这个投资可谓赚大发了。正常来说,能投的起过亿买书画的人,首先看重的还是玩味与乐趣,也即精神价值,其次才是市场价值。玩味与乐趣里藏着藏家的艺术见识与品性修养,故买徐渭《写生卷》者是捡漏的懂画者,而花九亿买齐白石十二条屏者不是附庸风雅不懂画,就是有秘而不宣之商业目的,这是不正常之正常。艺术收藏市场,去掉最高分,去掉最低分,且再去看它,就舒坦多了。

  亮相嘉德2017秋拍的 徐渭写生卷

  再说齐白石,他在近现代毫无疑问是与黄宾虹齐名的一线最重量级艺术家,窃以为齐黄堪称近现代的绝代双骄。

  至俗至雅者,洞见人生哲学智慧,莫若齐白石。齐氏作画第一要务是养活全家,故也画了不少市场应酬画,比如这次保利拍卖的“山水十二条屏”即便不是应酬画也绝不能算是齐氏的精品。但讨生活的不易与市场的磨砺,抑或说高产应酬画的磨砺反而又成就了非同寻常的齐白石,虽然泛泛之作等身,但也时有精品闪现,要知道,再大的大师精品也是绝少见的。

  拍卖现场

  吊诡的是,刚上网查了下介绍,果不其然,同名之作更好的一套在重庆。据重庆三峡博物馆馆长程武彦介绍,北京保利展出的是齐白石1925年创作的,正是齐白石绘画风格的转型期。三峡博物馆馆藏的那套《四季山水十二条屏》创作于1932年,是齐白石“衰年变法”后画风、技法更成熟的时期。保利展出的这套是齐白石赠给民国名医陈子林的祝寿之作,后由齐白石弟子郭秀仪与其夫黄琪翔收藏。而重庆那套《四季山水十二条屏》则是齐白石送给川军抗日名将王缵绪的礼物,建国后,王瓒绪把这套作品捐赠给了西南博物院,也就是三峡博物馆的前身。四川大学教授林木则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三峡博物馆馆藏的这一套作品,是齐白石最后创作的一套山水十二条屏,也是齐白石艺术价值的最高体现。”

  1917年,54岁的齐白石结束“五出五归”的历程之后为避匪患第二次到北京谋生。没想到在家乡稍有名气的齐白石到北京的艺术生涯“落寞得很”。他那时的画作价格远低于其他同行却鲜有问津,只得靠卖印章艰难维生。恰逢北京画坛领袖陈师曾的赏识,陈氏循迹造访,两人遂成莫逆之交。在陈师曾劝告下,此前画品趋冷逸一路的齐白石于1921年开始了他的变法之路,他不囿于形,用色大胆,什么都能入画,表现题材空前扩大。齐白石只画自己所见之物,他曾说:“凡我所见皆我所有”。直至晚年齐白石都格外重视写生。

  齐白石画风深受吴昌硕金石笔法影响,但在吴昌硕的基础上更圆融博大了,也更强化了自己的独特性,不仅在画路题材上前所未有地承古袭新,更多了一种教化之外的天真野趣。

  变法成功的齐白石为我们呈现了一个极其丰富的经验世界。他在陈师曾之后,又得到徐悲鸿、老舍,甚至是毛泽东的赏识褒奖,频频遇贵人提携的齐白石身体力行地为我们见证了一条北漂屌丝成功逆袭之路。

  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之一

齐白石的艺术成就主要突出在于花鸟,对于在山水方面的好恶,白石曾言:

  “余画山水二十余年,前清以青藤、大涤子外,虽有好事者论王姓(王翚)为画圣,余以为匠家作。凡大家作画,要胸中先有所见之物,然后下笔有神,故与可以竹光取竹影。大涤子尝居清湘,方可空绝千古。画家作画,留心前人伪本,开口便言宋元,所画非所见,形似未真,何能传神?为吾辈以为大惭。”可见,齐白石山水画虽不多,但自有所悟,下笔不俗。

  人书俱老的齐白石活了93岁,长寿之余,激情不减,其“生活艺术”同样令人侧目。抗日战争时期齐白石闭门谢客,拒绝日本特务要他加入日本国籍、去日本的利诱,多次拒绝为日寇作画。日本人不断加压。最后他无奈之下提笔画下4只螃蟹,然后落款“看你横行到几时”的字样,日本人看后气得直嚷“齐白石太顽固”。他大义凛然地说:“齐璜中国人也,不去日本。你硬要齐璜,可以把齐璜的头拿去。”一代国画大师的风骨可见一斑。艺术市场上的齐白石接订单作画,多画一只虫鸟便要向客户多收几两银子,而每每遇到上门求助的贫困老乡,他都会慷慨解囊雪中送炭。

  木匠出身的齐白石就像武侠小说界出身低微的古龙,他尝尽人间冷暖,深知北漂不易唯靠自立自强,于是奋而思变,直至衰年变法终成一代巨匠。在区区心目中,白石先生堪比古龙一样性情可爱,一个北漂,一个南飘,不同行当,同样好色之徒,同样卓越非凡,不同之处还在于白石先生更懂得养生之道,不得不服呀!故区区以为,成为生活艺术家的齐白石比黄宾虹似乎更有趣也更难。

  崔如琢 指墨山水十二条屏

  回到拍卖本身,据说那位一度叫嚣80岁之前绝对超过毕加索的“最贵在世国宝艺术家”——中国画首富崔如琢在昨晚北京保利与齐白石作品同场也拍卖了一组《指墨山水十二条屏》,并以2.1亿元落槌,加佣金2.415亿元成交。区区只能呵呵了,当代恶俗当道,画如其人,互为掩映。崔氏登台,画坛顿生黯然,足见中国艺术审美还待普及,泡沫虽然逐年减少,但市场还远远没到谷底。浮躁的艺术市场群魔乱舞,前景在堪忧中缓慢蜕变。

  今日,齐白石俨然成为后人给自己贴金的标签玩物。作品被拍出天价,我想他地下有知,虽然得不到拍卖的巨额财产,大抵也是高兴的。

  其实,我更期待看到白石老人的精品能拍出天价,抑或能够在国际拍卖场有外国人能天价购买中国艺术品,那或许才是中国艺术真正走向世界的明证。

  然而,收藏圈的定律总是如此:精品可遇不可求,好的东西一旦被识货人得手,也就很难再吐出来了。2017/12/19

  楚寻欢:喝尽欢的酒,唱浪荡的歌,来自楚国的南蛮北漂客,原名王绍军,媒体从业者,独立艺评人。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