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超级画廊,低迷中的出路?

2018年02月14日 11:15   来源:北京商报   隋永刚 胡晓钰

  十年的市场低迷期中,国内的画廊体量呈现两极分化态势:节约成本的新兴小画廊增多,而成熟画廊经过大浪淘沙,地位较为稳固。面向未来,打造超级画廊成为许多老牌画廊的新策略——能否得到好艺术家的认可,是否与顶级收藏方建立合作,能否带动起国内艺术家在全球的运作等方面均考验着画廊的话语权。为此,老牌画廊正在不断进行结构性的调整:推出IP特展、扩大空间、对接国际成为经营者近年来的新策略。

  洗牌后步入跑马圈地期

  自上世纪90年代代理当代艺术家的国内画廊诞生开始,20多年来中国画廊业的发展成为一道独特的景观。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创始人郑林是重要的见证者和参与者:1997年在亚洲金融风暴的关口,他在曼谷创立了第一家唐人画廊;2006年第二家唐人画廊入驻北京……眼下唐人画廊已经在香港、北京、曼谷有多个空间。

  谈及当代艺术近十年来的整体行情,郑林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从2008年下半年经济危机爆发开始,当代艺术结束了三年来的井喷状态,价格大幅跳水。艺术家的市场价缩减到之前的1/3至1/5。在郑林看来,2016-2017年是十年来画廊业成交情况最差的两年。“虽然金融危机期间价格跳水,但还有很多人趁低价买卖。低的时候有人敢吃螃蟹,高的时候有人跟风。但在低迷的僵持阶段,买的人更少了,成交量紧缩。以前的藏家买个几千万元的都有,现在买个几百万元的都算是很好的藏家了。”

  在十年的大浪淘沙中,许多画廊纷纷倒闭,坚持下来的老牌机构则在阵痛中不断进行适应和调整。从展览数量上看,2007年北京唐人画廊的展览数高达17个,是当年举办展览最多的画廊,但2009年锐减至5个。

  成立于2009年的白盒子艺术馆与唐人在北京的空间相毗邻,同样也经历了画廊业近十年的演变。白盒子艺术馆副馆长曹茂超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虽然当代艺术市场低迷,但近十年却是国内画廊业态最丰富的一段时间。“市场变数不稳定,画廊体量趋于两极分化:一边是成熟画廊地位稳固,不断拓展,一边是节省运作成本的小画廊和非盈利空间纷纷涌现。”在曹茂超看来,眼下正是老牌画廊韬光养晦、积蓄能量的阶段。

  国内的画廊业虽然经历了低迷期的调整,但全新的格局还未完全形成,因为没有出现所谓的巨无霸画廊业态。有业界人士把当下生动地形容为“洗牌后的跑马圈地阶段”,是机遇也是挑战。

  老牌画廊谋求“超级”话语权

  北京画廊协会会长、蜂巢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夏季风在近日召开的2018艺术市场价值榜专家评审会上强调了“超级画廊”的概念。“中国现在的画廊太平均化了,还没有形成像西方那样的巨头画廊、超级画廊。”在他看来,背后折射的问题在于:中国的画廊行业有时候和藏家购买的需求不匹配,没有超级画廊,没有超级艺术家,这和中国画廊发展时间较短有关系。

  数据显示,国外超级画廊的现金流和影响力是巨大的:2007-2013年的全美博物馆艺术家个展中,由五家顶尖画廊代理的艺术家几乎包办了其中1/3的展览。艺术批评家皮力表示,21世纪艺术市场最大的变化就是超级画廊的出现。“超级画廊的出现就是全球化的产物,它们在全球都有自己的分支,代理的艺术家也是全球范围的。”

  现如今,国内老牌的画廊在逆市中站稳脚跟后,也在向打造超级画廊方向迈进。唐人画廊近些年的发展路径便体现了国际化的尝试。据郑林介绍,首先是对空间进行升级:“2014年开始,把香港作为重要阵地,重新启动大的新空间;将曼谷的唐人画廊搬到与四面佛临近的核心位置,对硬件软件加以升级。”依据不同地域,展览也有不同侧重:“去年开始全面建立与国外艺术家合作机制。香港空间是国内外艺术家展览数量几乎各占一半,艺术家的水准是对接国际的。曼谷唐人是东南亚艺术家占据百分之七八十,希望联动整个东南亚的收藏体系。北京两个空间中,国外艺术家的展览一年有一两个。”曹茂超在接受采访时也谈到白盒子艺术馆的发展策略:将国外优秀艺术家、国内成熟艺术家、潜力青年艺术家三个板块共同推进,与国外合作展览也逐渐增多。

  郑林表示:“打造超级画廊,要看画廊的实力。看画廊有怎样的艺术家,有怎样的活动关系,看看在国际上有没有顶级的收藏机构在合作范畴之内,能不能带动起国内艺术家在全球的运作。画廊最强调的是话语权制度。”

  经营者呼吁政策利好

  画廊展览类型上也体现了经营者提升话语权的考量。为了坚持画廊的学术性,装置艺术展近年来呈现递增的趋势。郑林表示:“装置艺术始终比架上绘画要难卖,但当下大家对装置这种艺术门类认可越来越高,越来越专业,相关的展览必不可少。此外,我们与一些美术馆之间有着良好的关系,美术馆是愿意购置装置作品的。”

  在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在艺App创始人谢晓冬看来,做IP化特展、打造爆款IP也是国内画廊“超级化”的路径。2017年,强调沉浸式互动体验的“花舞森林”特展在佩斯北京与深圳欢乐海岸创展中心引发了排队热潮,获得了数千万元的门票收入。正在尤伦斯展出的陈冠希“音术”展也吸引了大量的粉丝。谢晓冬指出,将艺术与IP、娱乐结合是画廊扩大市场的绝佳路径。

  谈及打造超级画廊的难点、发展的困局,业界人士指出画廊业态缺乏透明化,以及税收政策的限制。与拍卖行明确标价不同,画廊展出的艺术品往往需要顾客咨询工作人员才能获得,不透明交易成了画廊业一种默认的“行规”。然而,Artsy 2017年画廊调查综述表明,在线列出定价等信息的画廊增加了它们接受质量查询、进行销售,甚至以更高的价格进行销售的几率。谢晓冬也表示:“我坚信一点,如果整个画廊行业明码标价,在艺博会上的销售额至少提高50%。”

  从画廊经营者角度出发,他们更期待税收政策上的利好。世纪翰墨画廊创始人、北京画廊协会监事林松详细地列出一笔账单:“画廊的营业税大约是5%-6%,这是固定的。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是20%-40%。假如画卖出40万元,画廊有15万元的利润,我挣15万元,如果以40万元上缴20%的税要缴到8万元,就剩7万元了。画廊还要缴营业税,如果开发票的话还要交5%-6%。另外,还有各项其他费用,按照严格的合理税收制度缴税,画廊卖一张画可能要赔20%。”林松表示,国外的超级画廊该纳税就纳税,但一开始的阶段政府的支持力度还是非常大的,专门的艺术家居住区、工作区都非常便宜,也不用缴税。甚至还有一些商品卖给艺术家都是很便宜的。我们现在对文化支持力度比以前大多了,但是尚未细化到那种程度,这个跟国外比是欠缺的。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