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交流应始于多重思想的对话

2018年07月30日 14:37   来源:中国文化报   

  首届平遥国际雕塑节国际对话部分中国雕塑、装置和影像艺术单元,试图向我们展现的是接受西方艺术语言和观念影响的中国艺术家,在近十年来创作方面所展现出的精神面貌。通过这些作品,我们看到前辈艺术家和青年艺术家在创作观念上的分野十分清晰:前者的作品都更强调主体性的存在,强调意义和价值,融入了更为系统的哲学性思考,充满了生命意识的自觉和人文精神;而后者则呈现出非历史性、去主体性的特征,甚至可以称之为纯形式的探索。毋庸置疑,这些艺术家都属于国际艺术家,因为他们审视自己的作品时从来不只放在中国文化的层面,而是站在全人类文化、思想和历史的层面。这一点非常重要。就是说,尽管我们会在一些作品中看到中国文化的元素,但艺术家仅仅是用母体文化得来的观念和经验,参与世界当代艺术面临的问题。

  在与国际部分的策展人劳伦佐·贝内德蒂的交流中,他就主要谈到艺术是连接历史和未来的纽带,在雕塑艺术中交织着各种复杂的经验,既有全球化的框架,又有对自身文化传统的延伸。概而论之,雕塑就像其他的艺术形式一样,应该是一种能够展开开放式对话的语言。就像是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同样也共生了与全球化对抗的思想经验一样,中国的艺术家始终在思考自身的文化身份问题,反思后殖民理论的问题。徐冰、展望、张羽、邵帆、尹朝阳的创作,都在中国传统文化和思想的空间中获得滋养,这些作品构建了一幅桃花源式的精神图景,其内在丰富的象征性和隐喻性,展现了中国当代艺术中最动人的文化史形态。如果说展览中徐冰、展望、张羽、邵帆、尹朝阳的作品遥接的是中国传统文化、历史和思想的根脉,那么宋冬、向阳的作品则更多接应的是现实生活的温情。相较而言,宋冬、向阳的创作更注重把握作品中人的存在和情感体验,他们使用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过的门窗、衣柜等物料制作作品,展现出一种截然不同于文化精英范式的创作观念。

  多年来,宋冬始终致力于深耕和开掘,意将日常生活中的旧物或废弃物转化为艺术——他的创作意识中使平常之物拥有了尊严,被审视和赞美。向阳亦使用类近的现成物创作,如果说他的“意园”系列还是在回望中国文化的形意,那么从“非常建筑”系列到《可到达的彼岸》则是更进一步,思考的是自我与精神空间的并置。他在用自己的身体和情感记忆,去体察自我内在生命意志的维度。宋冬、向阳的创作中有着理性主义的手工劳作,但触及其创作灵感的核心,仍是得益于他们对日常生活和情感的细腻感知。隋建国也在思考生命与存在的问题,他试图在最大程度上减少个人性干扰作品生成的过程,使物不再是人性化的物,而是物自体。他认为只有让雕塑回到最原初的状态,重新生长,自己的内心深处才能够真正感受到自由。

  在这些作品中,我们多可以看到艺术家的身体与雕塑、装置和影像之间的交流,这种交流非常重要,尤其是宋冬、向阳的作品在每一次展览时都需要重新拆解和安装,不同工种的多位劳动者分工协作,共同参与进来,完成作品从一个场馆到另外一个场馆,从一个空间到另外一个空间,从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的旅行。所有的触摸都让这件作品融入了更多人的记忆,这件作品也承载着所有的历史记忆,尽管这些都是无痕的。但也正是基于这些参与合作,作品在公共艺术项目的层面上有了更深的含义:是集体的智慧和力量,更是情感的交流和分享。我相信这种交流和分享是有温度的。艺术家内在的生命意志被隐藏在艺术创作的观念、语言和形式之下,但当艺术被视为一种能量,思想的能量、情感的能量时,其个体的生命意志也在创作过程中得到了沉积和释放。就像博伊斯所说:“雕塑始于思想,如果思想虚假,观念就是坏的,雕塑也就是坏的。雕塑的观念和形式是同一的。”就像此次展览中宋冬、向阳等参展艺术家的作品一样,他们都在积极展开对话,他们的作品中无不呈现了对当代人精神生活的介入。瑞银艺术论坛总监卡罗莉娜·杰弗蒂也认为,在中国艺术家的作品中看到了令人振奋的力量感,是一种强烈的文化性的内在生命力。

  (作者魏祥奇,为中国美术馆副研究馆员,首届平遥国际雕塑节“国内外艺术对话”单元策展人之一。)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