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观察西方艺术的视角 东京富士美术馆馆藏精品展

2018年10月29日 08:20   来源:光明日报   荣池

  “想要看遍这些艺术大师们的作品可能需要跑遍世界各大美术馆和博物馆吧,能够在一天之内纵览他们的经典实在不易。”马奈的作品《漫步》前,一位观众一边发出感叹一边掏出手机拍下画面里的精彩细节。贝利尼、安格尔、马奈、莫奈、雷诺阿、塞尚、梵高、毕加索、沃霍尔……这些享誉世界的艺术大家照亮了西方美术史的长河,他们投身艺术,开宗立派,其作品不仅为后人提供了不竭的审美享受,更为人类的艺术宝库增添了丰厚的财富。近日,“西方绘画500年——东京富士美术馆馆藏作品展”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举办,展览精选了包括上述艺术家作品在内的60幅来自东京富士美术馆的西方艺术经典藏品,以时间为叙事主线,流派为发展形态,分为五个单元展现了西方艺术在16至20世纪的发展轮廓,可谓是“一部浓缩的西方艺术史”。

  文艺复兴伴随着西方现代大幕的拉开,给西方艺术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展览中年代最早的作品《行政长官的肖像》为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画派的代表性人物贝利尼所作。画中的行政长官头戴黑帽,身着正装,人物较远处的轮廓线与深色背景融为一体,具有强烈的纵深感和立体感,精细刻画的细节更是展现出画家鲜活的创造力。

  17、18世纪的欧洲产生了继文艺复兴后的又一思想文化运动——启蒙运动。色彩华美、激情动感的巴洛克艺术和洛可可艺术,共同谱写了一段欧洲艺术史上的华彩乐章。褐色的近景、绿色的中景和广阔的蓝色远景共同构筑起洛兰《溪水树林风景》的画面,画家巧妙地运用充满细微变化的淡色,以空气远近法和古典构图,创作出富有故事性的风景画。与古典主义并行不悖的写实主义,此时也广泛存在于意大利、西班牙、荷兰和法国的文化中。哈尔斯因其粗犷而有速度感的笔触和大胆、个性的画风为人熟知,他擅长在创作中瞬间抓住人物的体貌特征。本次展出的作品《男子肖像》是哈尔斯巅峰时期的创作,精准地描绘了人物威严的神态,彰显出画家对现实场景的凝视力量和深远情思。

  大卫的《拿破仑越过圣贝尔纳山》前聚集了许多观众。“这张拿破仑的画像经常能在各种书本上看到。”“原作比我想象得小多了,也精致多了!”赞叹之余,观众纷纷通过作品旁的介绍积极了解画作背后的故事。启蒙运动之后,理性主义开始成为主流,艺术中相应地出现了强调逻辑和理性的新古典主义风格,《拿破仑越过圣贝尔纳山》便是其中的代表。作为拿破仑一世的首席宫廷画师,大卫为拿破仑绘制了一系列画作,展出的这一幅作品中,整体构图倾斜的角度给人以紧张而奇险之感,拿破仑的红色斗篷飞舞风中,烈马昂首挺立,阴沉的天空所营造出的灰暗背景更突出了人物的气概。到了19世纪上半叶,艺术家们不再固守陈旧的观念,而是转向心灵深处的思考,提倡情感、想象和自然至上的浪漫主义应运而生,其代表人物德拉克洛瓦、戈雅、透纳等人的作品均亮相本次展览。

  19世纪下半叶,印象主义以创新的姿态登上了历史舞台。展览中马奈、莫奈、毕沙罗、西斯莱、雷诺阿等人的画作,别出心裁地表现出物象在日光之下色彩的微妙变化。此后,后印象主义的代表塞尚、梵高、高更等人的作品,更是直接启发了20世纪诸多艺术流派。其中,莫奈于68岁时创作的《睡莲》笔触细腻、明暗对比较弱,是他众多睡莲题材作品中色彩最为明快的一幅;雷诺阿的《读书的女子》色彩灵动,衣褶穿插自然,人物和背景仿佛一同融进光中;《挖碳农妇和村舍》为梵高的早期作品,也是他在创作人们所熟知的《吃马铃薯的人》之后第二个月创作的作品,画家用强烈的笔触和平静的色调描绘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画面……

  跟随人流和展厅指示移步前行,时光飞速流逝。毕加索的《鸽子》、莫兰迪的《静物》、马格利特的《抽象理念》等作品见证着19世纪末20世纪初以来,具有纯粹性和先锋特色的现代主义艺术运动和流派的风起云涌。

  “本次展览为我们提供了一个东西方艺术观念碰撞、融汇的机会,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另一个观察西方艺术的视角。”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杨冬江说。2018年恰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主办方希望由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和东京富士美术馆联合举办的这次展览,能够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为促进中日友好发挥积极作用。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