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4件破亿 内地秋拍遭遇下行拐点

2018年12月14日 16:35   来源:北京商报   徐磊 宗泳杉

  原标题:仅4件破亿 内地秋拍遭遇下行拐点

  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数据显示,1-10月文物艺术品和股权债权、房地产等拍卖业务成交额均出现了超过20%的降幅。有业内专家分析,今年内地秋拍市场普遍表现欠佳,过亿元拍品仅有4件,市场其实并不缺乏精品,缺的是买气,这也导致一些拍品最终低价成交,甚至流拍。这对于拍卖行业而言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而且这种态势可能还将延续。

  总体稳健

  亿元拍品成交不及预期

  在刚刚过去的半个月内,各家拍行的秋拍都相继紧锣密鼓的展开,在经历过春拍资金收紧、竞争激烈、优秀拍品稀缺等因素的影响后,今年秋拍如何在市场寒冬下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也备受期待。为了能在资金缺乏的市场中分一杯羹,不难看出本季秋拍几家拍行都纷纷打出自己的“王牌”。

  从各家拍行的具体情况来看,迈入第25个年头的中国嘉德打出“周年牌”,来自全球的顶级收藏团体、知名私人藏家都为嘉德秋拍提供了一批高质量的私藏。最终,中国嘉德不负众望地交出了24.75亿元的成绩单,较春拍总成交额提升了22%,其中3件拍品进入“亿元俱乐部”,其中,张宗宪旧藏齐白石《福祚繁华》以9200万元成交,潘天寿巨幅指墨《无限风光》2.875亿元成交。此外,古籍善本专场也表现得格外“霸气”,安思远藏善本碑帖11种以1.926亿元超高价成交,创造了世界最贵善本的最高价纪录。

  北京保利的市场表现也毫不逊色,展现出“高性价比”的特性,其中,吴冠中《双燕》组合以1.66亿元成交,其中油画《双燕》以1.127亿元成交,成为今年内地惟一成交过亿元的油画拍品,而清乾隆御制洋彩“江山一统”八卦玲珑旋转笔筒以4830万元成交,创造了同类拍品的世界纪录。

  在大型拍卖企业牢牢控制了绝大多数市场份额的形势之下,中小型拍卖企业无疑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北京东正拍卖就悄然退出秋拍序列。与此同时,也有一些中小型拍行打出“特色牌”,北京银座就推出了主打京剧用品的“声闻振雅——梅兰芳暨师友故物”专场,并斩获白手套。北京荣宝则推出包括“石蕴山辉·巴林石集珍专场”在内的16个专场,取得7.58亿元的成绩。

  梳理今年的秋拍不难发现,高价拍品的成绩情况似乎未能尽如人意,仅有4件拍品进入“亿元俱乐部”,不及春拍所产生的6件过亿拍品,多件有望破亿的拍品未能高价成交。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分析称,“拍卖行业是一个信心行业,市场并非是缺乏资金而是藏家对艺术品市场的信心不足,在经济整体并不乐观的态势下,许多藏家都表现得非常谨慎”。

  掐尖征集

  拍品缩减三成

  今年秋拍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将“减量提质”这一老生常谈的策略落到了实处,从京城几家拍行的拍品数量来看都比往年下降明显。比如北京保利拍品规模缩减了30%,同时现当代部分只保留了夜场拍卖。而北京匡时更是在预展期间体现了其“减量”策略,拍品规模上做出了更加大胆的调整。

  然而,“减量”绝不意味着“减质”,北京保利在拍品数减量三成的情况下依然取得了25.5亿元的成交额,与春拍时所交出的28.06亿元的成绩单基本持平。其中成交价超过1000万元的拍品有45件,而春拍时的这一数字是50件。

  从中高档拍品的成交情况不难看出保利秋拍此次“掐尖”征集的特点,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曾在采访中表示,在经济大环境不容乐观的当下,北京保利秋拍的策略也进行了调整,此次秋拍走精品路线,缩量、取精,过滤掉很多一般的拍品。在近现代书画、古代书画、现当代艺术以及古董珍玩四个门类中,均有高价单品成交,多件拍品破纪录成交,成绩令人振奋。

  对于各家拍行不约而同在今年秋拍选择“减量提质”的做法,季涛认为一方面拍卖行出于“精雕细琢”的考量,许多国际拍行都选用这种掐尖征集的策略,这也凸显了国内拍行在策略上靠拢的趋势,对市场平稳发展来讲无疑是一个利好信号。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也存在拍卖行征集困难或是拍品分流的可能。

  从市场的拍品结构来看,已经从传统的“美人腰”结构向更为健康的“梨型”结构转型,而这正是得益于“减量提质”策略的落地和中高档拍品的复苏。北京湛然拍卖总经理朱邈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表示,“只要有优质的拍品藏家是乐意购买的,前几年增速很快但也存在着很多泡沫,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艺术品市场在大态势平稳的形势之下会更加细化市场,精耕细作,只要市场中有优质的拍品,相信藏家是乐于出手的”。

  调整还是改变

  短期市场难遇爆发

  实际上,艺术品市场在经历了2010年的爆发期之后开始进入调整阶段,以往认为的“周期理论”似乎早已不再适用于今天的艺术品市场,究竟何时才能完成这一轮的调整尚未可知。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处于调整期的艺术品市场不仅是各家拍行策略调整的时期,同时也是新老买家调整交替的阶段,新藏家接棒的态势在本季中国嘉德表现得尤为突出,多件重要作品由新面孔接手,据中国嘉德副总裁兼书画部负责人郭彤透露,以2.875亿元成交的潘天寿《无限风光》和以1.334亿元成交的傅抱石《蝶恋花》均由刚入场不久的新买家竞得。“新买家入局购买力作是本季最大的亮点所在,我们完成了艺术品市场新老客人的融合和交替,新客人通过他们的探索和兴趣,成功地走到了收藏的最前沿。”

  在季涛看来,新藏家入局很正常,大藏家来之不易,每年都会有百分之二三十的新人入场,但顶级新藏家能够出手几千万甚至上亿的并不常见。

  新买家的大胆出手无疑为艺术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这也意味着新藏家从中低端拍品开始关注并参与竞拍亿元拍品。但无法忽略的是,无论是新买家还是老藏家,多数藏家仍处于年富力强的年龄阶段,要等到这批藏家的后代释出藏品还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未来仅靠现有存量显然难以满足艺术品市场上日益增长的需求,这也让“调整”和“改变”成为了这一阶段常被提及的关键词。

  “在买家需求量不断增长的形势之下,艺术精品在供不应求下上涨似乎不言而喻。而那些普货艺术品只会在与精品价格拉得过大后才有可能实现补涨,虽然这也许需要滞后较长时间,但也意味着艺术品市场的爆发期不会在短期内出现。”季涛说道。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