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桦万树月满天——记“塞罕坝精神”的弘扬者范迪安

2019年01月09日 11:15   来源:消费日报网   

  皓月当空,大野沉眠,漫天群星覆盖着金秋的灿烂。明亮的灯光划破黑暗的森林,一辆汽车停在我们的面前。范迪安老师下了车,昨天他还在香港参加会议,结束后连夜飞抵北京,然后一路风尘来到塞罕坝,此时刚刚凌晨六点。

  范迪安老师的油画创作(点击查看图片

  55年前的塞罕坝不过是一片少为人知的茫茫荒漠,如今的塞罕坝机械林场已是声名远扬,甚至可谓家喻户晓。正是塞罕坝三代人前赴后继、艰苦卓绝地努力,在“黄沙遮天日,飞鸟无栖树”的不毛之地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林,塑造了首都和华北地区的水源卫士和风沙屏障,用生命谱写了可歌可泣的绿色传奇。这个英雄集体2014年4月被中宣部授予“时代楷模”荣誉称号;2017年12月获得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颁发的“地球卫士”奖。身为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的范迪安老师,响应“弘扬塞罕坝精神”的号召,怀着对林场建设者的崇高敬意和对这片绿色净土的渴望,他主持策划了全国油画名家塞罕坝写生活动,开始了他对塞罕坝的采风和创作。

  范迪安老师走进林区(点击查看图片

  一年几度,他在林海寻觅着当年塞罕坝人艰苦创业的足迹,体味着他们的事业和人生,在历史和现实中触发艺术灵感,精心选取表现“塞罕坝精神”的视点和角度。他和林场职工亲如一家,在林区职工宿舍住宿用餐。它怀着深厚的感情对待工作,对待同志,对待身边工作的每一个人。使人感到他似乎不是什么艺术家,不是什么院长,而更像是一位慈祥的老农,那么专注又那么虔诚,那么深情又那么艰辛地耕耘着一片让他无比敬重,而且时刻散发着体温热量和硕果光彩的土地。

  在北漫甸营林区职工宿舍(点击查看图片

  记得在四月的早春,塞罕坝的依然是北风呼号,寒冷难挨。范迪安老师坚持每天早上六点准时出现在停车场等候出发。在二泉山下,在西长林桦木沟,寒风都把他的手冻僵了,用纸擦笔时手指都回不了弯儿,大家劝他去车里暖一暖,他拒绝了,一直坚持着把画画完。盛夏的一天,他听说了塞罕坝“一棵松”的历史,就冒着瓢泼大雨驱车来到那棵树的前面,下车默默地伫立在那观看了好久好久,追思着这棵参天古松带来的福祉,那诚心敬意的仰望令人心潮起伏。雨水倾注雨伞和地面上,整个下半身都湿透了,竟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在泰丰湖湖畔创作(点击查看图片

  而这些天,范迪安老师一直在6米长的画布前不停地思考呀,画呀,一天站了十多个小时,来回走动了几万步。为了节省午饭的时间,他就在面包车里泡盆方便面。实在累了,就用防寒服盖住头眯一会儿,然后继续投入工作。在北曼甸营林区旁,在泰丰湖岸边,每天从早晨七点半一直画到晚上七点多,冷风把脸都吹得红紫。他只是说:“我们现在的生活工作条件多好呀,想想当年,塞罕坝建设者的生活有多苦。我们要学习他们的精神,宣传他们的业绩,让子孙后代记住他们的贡献。”

  《春的序曲》(点击查看图片

  范迪安老师创作了很多表现塞罕坝的油画作品,他的作品《春的序曲》象征着塞罕坝到处充满活力和生机,不同的树种,身着各种嫩绿的盛装,千姿百态,靓丽柔美,用欢愉的舞姿拥抱春天。范迪安老师以他的崇高的审美心灵,用他的朴素的情感,展现他对塞罕坝春天的尊敬,对充满生机的塞罕坝的渴望,创作了塞罕坝的大美之春。

  《秋的乐章》(点击查看图片

  《秋的乐章》像一部浩大交响乐,金黄色落叶松占了三分之二的画面,这是唱响金色的卫士,金色的丰碑,范迪安老师以拟人的曲调表现塞罕坝人的艰苦卓绝,激扬向上的精神,每颗落叶松都代表着一份坚强,一份果敢,一份辛劳。《秋的乐章》主旋律明亮、坚实,层层递进,各种合弦相得益彰。

  写生期间,在面包车内就餐(点击查看图片

  在这次采风就要结束的当天早晨,范迪安老师嘱咐我说:“出发时就把行李放在写生车上吧,现在我还要去画,因为要赶回美院参加个重要会议,下午就直接走了。”可是,直到傍晚时分那幅写生才画完。他一边匆忙地收拾画具,一边说:“我就不吃饭了,在车里吃点东西就行了。”说完便向车子那边走去。快要上车的时候,他又迅速转过身来,走向我们,然后和我们紧紧拥抱,之后依依不舍地回到车里。车子缓缓启动,驶向南方,消失在暮色苍茫的林海里。

  在四道沟林区创作(点击查看图片

  我有些湿润的双眼望着那消逝的尾灯,突然感受到了这个拥抱的意义。他是要拥抱塞罕坝,拥抱塞罕坝的建设者,拥抱塞罕坝这片神奇土地。多少次的到来与离去,他都与明月星空相伴。此时此刻,那一轮明月正在林海的上空悄悄升起。

  《春韵》(点击查看图片

  【本文作者】

  江浩 中国萧军研究会文学艺术创作委员会会长,中央工美联合会专家组成员、油画艺术委员会主任,《工美艺术家》杂志社艺术总监,河北油画学会理事,广西北海艺术设计学院特聘教授。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