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书画快报 > 正文

国画大家王旗文艺术赏析 诗性的心与诗性的书写

2020年05月01日 14:50   来源:综合   

 

王旗文

  王旗文,又名奇文、法号迟者,字清平,斋署恒缘斋、抱琴堂。1970年生于中州叶县,祖籍南阳。先后毕业于南阳师专、河南大学,进修于天津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国国家画院。作品入展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展览十数次,省级书法家协会、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展览三十余次,并多次获奖,举办个展联展十余次,出版作品集四部。书画作品被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国家画院、石河子大学、南阳师院、平顶山市美术馆等国内多家艺术机构和院校以及海内外诸多企业家、收藏家收藏。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石河子大学客座教授,南阳师范学院兼职教授,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委员。

 

高秋图138cmx244cm 2018年

  诗性的心与诗性的书写

  ——谈王旗文的山水画艺术

  甲午秋,旗文兄作为新疆石河子大学特聘的客座教授,带领该校学生在新疆大地上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山水画教学写生,期间他写生创作的长卷《禾木云起图》,该手卷长7米,这是一幅与众不同的山水佳作。我清楚新疆的地貌特征,也见过不少风景或山水画家描绘过新疆的山川地貌,但从未找到过这样一种观看的感觉,因为新疆地貌多平缓变化,常常一个长坡延展至数十公里之外,而远山也缺乏我们在郭熙的《林泉高致集》中了解到的那种高远和深远的感觉,而是一式不变的平远,起伏不大,却延绵数百公里,这样的地貌对于一般的观看者来说,是缺乏山水画画意的,很难通过写生创作出一幅传统意味的山水画来的。但一旦我看到了旗文兄所创作的这幅长卷,我确实有些惊诧和意外,首先惊诧于他的观看感觉,和掌控画面的能力。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的观看方式,我们可以将此称作为诗性的观看。这种观看远非散点透视,和移远就近所能概括的,它需要观看者和画家身体内天生有着山水诗人一般的情感结构,他既能从平缓的土丘中看到大自然的内在结构,通过长披麻皴的形式体现出来——这种从书法而来的长短线条,由于骨法用笔,而本身就附带了创作者生命的律动——这种律动通过笔墨的转呈而赋予了造化活生生的生命力量,而成为造化的生命的律动节奏;他又能在整体布局中,游目周览,集合数层与多方的视点,引无穷时空于自我意识之中,并通过空间的虚实安排,赋予一种诗歌平仄般的节奏,让静止的图像形式自然而然地饱含了生命的律动。

 

荷塘雨后诗意浓155cmx224cm  2018年

  我敬佩旗文兄这样高超的山水画技艺,我想这种成就一者得益于他在中国国家画院跟随龙瑞先生学习传统山水画,从元四家王蒙这条文化的正脉中苦苦临习获益良多有关,二者是来自旗文兄内在的作为诗人的禀性天资,我将这种禀性称为情感结构——这是一种先天的存在,与后天的习得关系并不多大的关系。旗文兄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眉浓目朗,须髯如戟,有着传统评书传奇中古代武将的典型形象,我想这与他出身在中原这个人杰地灵的地方有关,中原历代名将豪杰辈出,自然有着这样一个孕育的土壤,旗文兄身上遗传了这样的基因,这也是自然的事。但在他名将般的外形之下,隐藏着一个异常敏锐敏感的诗心,却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与他相处久了,在日常聚会席间,在完成一幅作品而准备题画的时刻,他能马上诗兴勃发,出口妙成佳句,不得不让我们大家重新去认识他,这是一个文武兼得的人才,尤其是在今天这样一个我们日常生活远离了传统的时代,还保持这样一颗传统诗性的心,尤其是在他粗狂的外形下保存这样一颗诗心,则更是难得的奇才。

 

山雨杳冥图-崂山写生209cmx172cm  2016年

  有了这样一个简单对旗文兄的介绍,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他的作品,会有一种恍然若是的豁然——原来如此,正是这般人物,才可以在新疆这般平缓的山川地貌中,观看出如此诗性般的山水韵律来。“异质同构”是西方现代的视觉心理学的研究术语,在这里为我们理解旗文兄的山水画,打开了一扇窗,这种诗性的山水画,来自诗性的观看,而真正背后的是创作者那颗诗性的心,自然的山水韵律和画家的情感结构,在这个层面上是存在着逻辑的类似性的。

  乙未夏天,我受旗文兄邀请,同到他的家乡所在的尧山写生,现场看到他以家山为母体的写生创作作品,再次印证我以前从他的作品和画册中所观看到的诗性。当我深入对尧山的了解,感知到尧山有泰山之雄,峨眉之秀,华山之险,黄山之奇,青城之幽.....这不是虚言。我到过一些名山大川,也曾仔细地实地对其中的一些山川进行过写生创作,但尧山给我的印象——它本身就是诗性的山水。所谓一方风水养一方人,旗文兄和画友在此地建立尧山心象山水画研究会,作为画派的创始人,早已得到了这份诗性的哺育和滋养,这是自然的事。在他以尧山为主题创作的一系列山水画中,我感受到也真是这样一种诗性的气息。

 

禅林云影145cmx245cm   2018年

  谈到旗文兄诗性的气质,和他山水画中诗性的结构,这些都是我们在欣赏他的作品之后一种体验的综合感受,但能给予我们这种体验感受的,除了他对画面丘壑的经营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特征,能体现他在山水画中这种诗人气质和形式生命律动的,那就是他的“以书入画”在画面中所呈现的线条的真功夫。“以书入画”,这些年几乎成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口头禅,但真正做到以书入画的人物,在当世画坛并不多见。因为这受到了今天美术教学的影响,毛笔书法作为日常书写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退出,绘画的训练正在接受西方造型训练的影响,能用毛笔画画的人,往往书法功底很浅,画面疏离了书写而趋向于制作。离开了诗性书写的绘画,成了没有魂魄的图像,这是当世画坛的通病。

 

翠微溪山晴若好145cmx245cm  2018年

  旗文兄的书法,早有成就,篆隶楷行草五体皆能,篆隶尤精,这在青年画家之中是难得的。张桐瑀博士在研究近现代中国传统画家时,提出了一个有价值的观点,认为画家所习练的书体与绘画的最终成就,存在着一种难为人察知的关系,在篆隶上造诣深的画家,往往能成为大师级别的画家,如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潘天寿等;而在行草书上下功夫深的画家,则多止步于大家这个行列,而较难进入大师这样的境界,这是一个有意思的发现。这个观点对于我思考旗文兄的以书入画的诗性书写,找到了一个便捷的切入点。篆隶笔法的重点是平移和使转,在结体上注意内在空间的均衡布局,楷行草的用笔特点,尤其是楷后行草,强调的是在使转之外的提按,在结体上更多的注意内外空间的布局和变法。篆隶的书写,更强调中锋行笔,和指腕的使转摆动,注重身体的内在的力量和气息通过笔锋,带入在纸面之中。旗文兄在篆隶书中的日常苦练,用笔的习惯早已成为身体一种本能的无意识动作,无论是在书法书写中,还是在绘画描述对象的书写中,内在的诗性气息可以自由地通过身体的动作,通过毛笔笔锋作用于纸面留下的痕迹,呈现到画面之中,这些笔踪的痕迹,带着生命的、诗性的气息,是身体感觉的迹化,这也正是他的画面气息别于他人,和格调高于寻常画家之处。

  从这个层面上讲,旗文兄的山水画,在诗性这种天生禀赋的滋养下,随着人生阅历的厚积,在“人书俱老”这种书写的自然进步规律之中,一定可以会更稳步地前进,取得远超越于寻常画家的辉煌成绩来。

  中央美术学院博士     金匠(欧群叶)

 

翠岩千尺绕溪斜190cmx198cm  2018年

 

境由心造景非境145cmx75cm  2016年

 

空山白云去悠悠68cmx136cm 2017年

 

空山无人68cmx136cm  2015年

 

钱选诗意图145cmx245cm  2018年

 

诗友雅集图136cmx68cm  2015年

 

王旗文  《禅林听松》 宣纸墨汁 145cmx245cm  2018年

 

王旗文  《明人诗意图》 宣纸墨汁 145cmx245cm  2018年

 

王旗文 《流年》宣纸墨汁 122cmx244cm  2018年

 

王旗文 《溪山陶然》 宣纸墨汁 145cmx245cm  2018年

 

有风来兮145cmx245cm  2018年

 

云山谈玄 145cmx75cm  2018年

 

坐对云水悟天机136cmx68cm  2015年

 

尧山雄奇图640cmx37cm  2015年

(责任编辑:李冬阳)

最新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