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人情 达画理——哈明宇的花鸟画艺术

2020年08月12日 13:31   来源:中国网   

  (点击查看图片

  花鸟画自五代开始分工笔重彩与水墨写意两种画法,工笔重彩以西蜀宫廷画家黄荃为代表,题材主要为珍禽异兽,工整着色富丽堂皇,史称黄家富贵;水墨写意以南唐布衣画家徐熙为代表,多以水墨画乡野汀花小鸟,史说徐熙野逸。自此以后两种画法分道扬镳,各有追随者。后人多有不限,尝以工写结合、色彩水墨交相辉映,题材往往依自己审美喜好而选择。我观当今画坛,花鸟画大致如此现象。金陵画家哈明宇的花鸟画具有代表性。他画大众喜爱的梅竹牡丹和鸡,喜庆吉样的画面效果、艺术语言,既有一定的传统法度,又有自己的自由书写个性,因此,他的花鸟画得到画家同行认可,人民大众喜爱,可谓雅俗共赏之作。

  (点击查看图片

  (点击查看图片

  明宇的花鸟画境充溢着热情奔放,充满着生命活力和朝气,是当今时代精神的艺术体现,也是画家精神气的艺术传达,在他的花鸟题材的选择和表现中,都寄托着某种思想、情感和理想,借物写心寄情。明宇喜画鸡,借鸡写人,他画一对公鸡和母鸡,伴着一群小鸡,题为《幸福一家亲》。他画花下一只高昂的公鸡和倦卧的一只母鸡,题为《不离不弃 相守一生》或《长相厮守》。他画一只登高的大公鸡低首和仰望的小鸡对话,题为《人生如梦 岁月蹉跎》,这是他对人到中年的人生感悟之言的表述。

  (点击查看图片

  (点击查看图片

  画家作画有两种取向:西方绘画着力于对客观物质世界物性美的审美再现,让观赏者分享画家发现的物质世界美,如自然风景画和静物画。而中国画家透过物质世界的外在形式感悟其物性与人性以及我性的精神美。依“天人合一”哲学观物,作画的构思作图往往是触景生情、借景物抒情,景与情为一、终以物即我,我即物,我画某种物即寄托着我的某种情意。如明宇画鸡就是当人类来画的,公鸡与母鸡即为夫妻,小鸡为子女,是一个人间家庭的影射;一对鸡一双夫妻、不离不弃相守一生,长相厮守,正是画家理解中国花鸟画的本质,借画中艺术形象抒发自己的思想情感。所以明宇的艺术道路是正确的,艺术表现是合情理的,他不单纯是画花和鸟的美,更是借花鸟画人的美,正因为他的花鸟画通情达理,承继了中国绘画的传统本质。

  (点击查看图片

  (点击查看图片

  明宇是从军旅走出来的一位军人画家,具有军人的一切优秀的精神气和品格,刚柔的情感,为国为民的担当和责任,大胆放达的个人气质使他从艺胆大心细,没有学院走出来的画家那些教条和门户,转益多师、能吸纳各家之长,很少局限性,这使他的画发展前途广阔, 是一位知画理懂画法,具有发展潜力的花鸟画家,寄希望于明宇。(作者:左庄伟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授予“卓有成就的美术史论家”荣誉)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