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刚田为兰考题写“上河恬园”、“会盟堂”

2020年09月10日 13:22   来源:综合   

  兰考位于九曲黄河最后一道弯, 1855年,黄河在兰考县的铜瓦厢决口,夺大清河入渤海,形成了现行河道。自2014年,兰考得到了飞速发展,为了更好的利用好黄河,让黄河水造福百姓,兰考县委县政府2017年建设二坝寨引黄调水工程,开挖三湖分别取名金牛、金花、金沙,以改善县城的供水、农田的灌溉,该工程2018年春建成投入使用,占地面积2287亩,蓄水能力416万立方米,正常蓄水水位69.5米,极大地改善了兰考区域内城市水生态环境和群众生产、生活条件,是一处集灌溉、景观、休闲、娱乐为一体的多层次复合型黄河湿地,极大提升了兰考的城市品味。二坝寨引黄调水工程已被兰考县委县政府命名为“上河恬园”风景区,引黄调水工程已向世人展现了一幅景色宜人、风俗淳厚、令人心驰神往的“上河恬园图”,堪称“清明上河图”的姊妹篇,上河者黄河也,《水经注》称黄河为上河,恬园者田园也,意指洋溢自然生态之美,恬静安逸的幸福生活, “上河恬园”景区名取自雍丘圉和李飞跃2015年因怀念母亲思念家乡兰考所撰写的文章《上河恬园记》。兰考这个昔日的风沙盐碱之地,如今已变成一座吟诗诵歌、再现陶渊明《归园田居》意境,传承乡土黄河文化的“上河恬园”。

  “要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兰考人更坚定了要把“上河恬园”风景区建成AAAA级景区的决心和信心。经过一年多的绿化提升,“拼搏、创新、文明”的兰考人已把“上河恬园”打造成一幅锦绣画卷。脱贫致富后的乡亲们休闲玩耍于此,到处洋溢着欢声笑语,开心、快乐、满脸的幸福感!犹如一颗无比璀璨的明珠镶嵌在兰考的大地上,呈现在世人面前。

  “上河恬园”在兰考乃至河南已成为黄河岸边上具有标志性的景区,是当下做好黄河防护,利用好黄河造福人民,“讲好黄河故事”、“上河恬园”已成为把黄河打造成幸福河的具体体现。李刚田先生于庚子立秋后一天在北京,怀着对黄河的敬畏、对黄河文化的崇尚,对兰考无比的深情,题写了“上河恬园”风景区名子和上河恬园堂号“会盟堂”。先生用古扑、典雅、端庄、灵动的厚重篆书,更深刻的彰现了“上河恬园”的内涵和“会盟堂”的历史渊源。“会盟堂”——上河恬园之堂号,源于往昔齐桓公盟会各路诸侯,划定边界,建立盟约,和定规则,化干戈为玉帛,遂成霸业的葵丘会盟。

  李刚田先生乃中国当代著名书法家、篆刻家、书法篆刻理论家,先生篆书的凝重也更体现了黄河文化的厚重、和兰考悠久的历史文化,给人一种强大的沧桑感扑面而来。

  “上河恬园”擘画的盛景描绘着幸福美满的生活景象。“上河”者亦是“上合”、“上和”,世界大同“合和”之愿,今之大河儿女于上河天岸修恬园、建田舍、会盟堂上盟会天下英雄豪杰。倡导焦公之精神感召士子创业,秉承葵丘会盟之要义,立盟倡仁行义,盟兴生态之食材,打造文化之盛宴,讲信修睦于天下。恬园佳肴宴豪杰,上河古酿醉英雄-----

  勤劳、善良、朴素的兰考人要将自己的“上河恬园”打造成世界人人向往的“上河恬园”。

  2020年8月12日封人草记于鞺庚子白露定稿於鞺斋

  附《上河恬园记》:

  上河恬园记

  李飞跃 雍丘圉

  兰考者,葵丘也,诸侯盟好之地,桓公始霸之邑。上河者,黄河也。远溯青藏,疑自天上,万里波涛奔赴;上接远古,信绍史前,千年红尘止息。十八大弯,归结铜瓦古渡,翻成中州通衢;九曲回肠,牵挂万姓生民,终就水利八方。

  曩昔陈平为社,顿兴宰割天下之志;江郎梦笔,频出擘画江山之文。嗣后王廷相经济世务,弘扬正气;张世禄天机精到,妙契六法。张伯行为官,清廉第一;焦裕禄勤政,书记榜样。信是英杰辈出,每此凭眺,怎不大义凛然,岂甘涤器;可惜流风遗响,都付东去,徒令漫嗟荣辱,无人当垆。

  恬园者,田园也。平子归田,元亮辞官,采菊话桑,得其自然。后人思慕,何必终南。见有大堤如龙,故道为宝,物业兴旺,欣欣向荣。有田家傍水,木叶围村。其风仁为美,其俗敬为恭。人尽天生之才,民享太平之乐。然日居月诸,寒暑往替,不免椿萱风减,故旧零落,反哺之心,友于之道,不行何待?堪嗟机务缠身,俗情难遁,何得如此佳园,怡悦身心,人我两欢。

  幸有上河恬园者,居胜地,临胜景,遇胜友,通达八方,思接古今,有田园之乐,饮食之美,乡贤之亲。主人喜延宾客,文饰台池。开花溪,辟竹径,植五柳,树双槐,结华屋,起高庐,营成此园。临碧渚,对绿畴,市廛不到,桑柘相连。秋藏冬发,春酝夏成,倾其所有,以待以享。其荤或珍摄八物,善用六牲;其素或野簌山蔬,环保时鲜。其羹或脆滑芳鲜,令季鹰思莼;其粥或御暑却寒,使吴子致新。其果或陆绩怀,孔融让;其酒或出名川,自深巷。主人善使伊尹调鼎之手,常存孟常饱客之心;喜见盘飞白雪,箸掇红丝,推杯换盏,大快朵颐。

  逢佳节,得闲时,会亲友,聚贤良。连榻坐客,扫径接宾。或王或谢,佳日相呼;为玉为金,比德成邻。或名闻八斗,才堪二升;或平原十日,张翰一杯。食惟接气,味以平心;尔神余契,我怀子情。更有数载一面,一日三秋;人恨相见晚,宾如平生欢。高谈风月,闲话农桑;抚今追昔,慨当以慷。尽此浮生一日之饮,复享儿时田园之乐。四美二难并,人生几何成。莫疑邯郸枕,但听木兰钟。

  滕王阁之大筵,醉翁亭之小聚,自古饮食为媒,宾朋为盛。上河恬园者,翘首士人君子,为梁园之游,再造文化重镇;八方宾朋,如清明之约,汇聚中原胜景。

  (李飞跃乙未春节正月十二撰文于中国艺术研究院 雍丘圉记于甲午闰重阳日)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