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海180X180cm

呻吟155X154cm

瞭望 150x180cm

家园 180x180cm

烟雨三月 66x33cm2014

  中国画贵在静,画面呈现的静气给人一种舒适的美感,如饮清泉,神清气爽。作画欲得静气,心境需澄明,而欲使心境澄明则须去除私欲杂念,提高学识修养,完善人格的画外功夫。

  山和水是大自然中的两种不同的景象,同时也是人们表现情感的载体。孔子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水画中表现这一自然景观的是与光相对应的点、线、面的笔墨语言,并非真山真水,而是“近观其质、远观其势”的胸中丘壑。

  山水画的“神韵”应当说是指山水画的精神。古人主张“以形写神”,“气韵生动”,是把绘画创作的“神”与“韵”作为精神追求,是在物象中置入画家的情感,是心灵与自然万象的交融。

  画面要有虚幻朦胧之处,切忌一览无余。水清则无鱼,画清则无味。人贵清明,画贵朦胧。画清楚容易,朦胧有意境的难,虚幻朦胧才能使人有无限的联想。

  画面要有空灵的意境。在表现形式上主张“道理入神,迥得天意”。强调的是主观意识,以期借物象而传达心灵。禅意有一条“随心所欲”、“我行我素”,即虽然强调客观造型,但却崇尚主观意愿。禅宗的空灵、虚明、素雅等皆为心生,皆由心映。画面中,不与客观相像之处往往为传神之地。【阅读全文

高维洲

晨曦 98x98cm

瑞雪 68x68

高维洲写生照

归林图68X68cm

珊瑚颂 240x60x3cm

  “静”在中国画的画面中可呈现东方意境内在美的品质。《黄宾虹画语录》中就有“意远则能静,境深贵能曲”之说。山水画气韵的营造,静穆常比喧躁更具震撼力,更令人回味无穷。凡静穆之作,乍看起来似觉平常,然当你细心玩味、揣摩,良久静观,便有其悟,如饮陈年老酒浓醇而味长。

  海军画家高维洲近年来创作的作品中,很大程度上都归结于对画面静的处理。这不仅使他的作品具有静水深流的力量感,同时也成为风格有别于他人的重要因素。作者将主题和形式语言有机地熔铸在一起,在传统与现代、艺术与生活、技与艺、形与神等关系把握上有着一定的思考和认识。他善于创作和军事题材有关的山水画,在这样的作品中,月光下的夜色,一片静谧和幽深,画面在以蓝色调为主的笔墨合唱中显得格外凝重。灯塔、战舰、船舷、雷达等错落有致地构成了海疆生活的美丽画卷,表达了水兵的心愿,拨动了观者的心弦。

  作者早先曾从事卫星技术保障工作,对卫星天线有种特殊的情感。作品《西沙静月》中,在西沙岛屿上,洁白的球状天线防护罩在绿色羊角树的衬托下,明亮夺目,和月色相辉映,呈现着高洁宁静之美。横断的云带,似洁白的哈达,静静地祝愿着祖国的安康太平。作品《舰舷边上是家乡》,体现高科技的战舰卫星天线占据了画面的主体。夜色中背景的家乡,楼房林立、红顶白墙,星光灿烂,无限美好,画面通过对家乡现代化城市的勾画,抒发祝愿祖国繁荣昌盛的情感。天线、战舰,呼唤着科技强军;家乡、祖国,战舰、军队,这些相辅相成的内在关系,构成画面思想性的主题,并给观者以无限的联想。【阅读全文

  “艺术是感情的产物,有艺术而后感情得以安慰”——林风眠

  每当走进大大小小的各种美术展览会,我常常欣喜于中国画近年来多元态势所给予艺术家和观众的鼓舞,但同时,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种种非艺术因素的介入使中国画处于一种繁荣与萎靡并置、精英与低劣同存的尴尬境地。“纯”艺术的粉墨登场被一些人理解为主题性绘画的必然淡化和消减。在这样一个纷繁复杂的文化背景下,主题性绘画如何找到自己的语言表达方式自然成为人们的关注中心。每个人进人‘角色”的切入点不同,因而作品由此才能生发出不同的审美趣旨和风格面貌。

  高维洲近年来创作了一系列表现海军边疆主题的中国画作品,作者将主题选定和形式语言有机地熔铸在一起,在传统与现代、艺术与生活、技与艺、形与神等关系把握上都有着较为深刻的思考和认识,通常说来,军事题材的作品倾向于以动感来取力度。高维洲主题性绘画的成功实践很大程度上却归结于画面的“静’处理。这不仅使他的作品具有静水流深的力量感,同时成为有别于他人的重要因素。在《西沙静月》、《舰船边上是家乡》、《月色》、《静夜》等作品中,月光下的夜色一片静谧和幽深,画面在蓝色调的笔墨合唱中显得格外凝重。灯塔、舰艇、船舷、雷达等错落有致地构成了海疆生活的美丽画卷,它表达了海军战士的心愿,因此能够拔动观者内心深处的通感。中国画的精神指向更多趋于静。【阅读全文

高维洲写生照

雁南飞 66x33cm 2014

原野恋歌 66x33cn 2015

生活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