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蒙山写生之三 39+39cm 纸本水墨 2014年 屠鸿辉

太行写生之三 78+39cm 纸本水墨 2014年 屠鸿辉

陕北写生之五43+65cm 纸本水墨 2008年 屠鸿辉

陕北写生之二十二40+40cm 纸本水墨 2012年 屠鸿辉

个园写生之八49+65cm 纸本水墨 2014年 屠鸿辉

  在屠鸿辉的水墨作品里,让人体会到一种轻漫和水渍流动的感觉,他运用的墨法是润染的,笔力是轻盈的,形象是圆润的,整体图式体现出一种优美的气息。屠鸿辉的水墨经历较短,从他的作品里还能感受到一些小心谨慎的痕迹,也许正是这个缘由,轻漫恬淡的水墨气质正逐渐成为他笔下的特点和形象,并以此状态来把控水墨的节奏和品味。

  一幅好的水墨作品,包含着画家诸多方面的因素,如情绪、技术、表达乃至思想境界。哪个方面出了问题都会对作品产生影响,有时甚至是根本性的,所以在创作过程中如何运用技术手段和把控情绪,也是我们通常说的状态,就成为了创作行为中的关键。从屠鸿辉的作品中不难看出,他是一位素质较全面,思路细腻,状态稳定的画家。他的笔意、墨法、包括形象的设置是在一种顺畅的情境下生发出的,加之他不错的手感能令一些水墨效果具有亮点。由此可以说明,屠鸿辉经过几年的水墨实践,在水墨语言和水墨形态的研究中逐步形成了自己的表达方式和创作方式,这是令人可喜的一个成绩。在此也祝愿他不断创作出好作品。【阅读全文

云蒙山写生之八

陕北写生之五

陕北写生之六

个园写生之九

个园写生之四

个园写生之五

  虚幻的世界,迷失的灵魂,人们拖着沉重的躯体找寻自我。用幻象中得来的精神慰藉填充易碎的躯壳,但茫然、惶惑,倾颓、脆弱……奋力抗争,竭力摆脱,麻木的肉体渐渐失去知觉,灵魂的底片褪去颜色——屠鸿辉的作品带给我这样的感受,他试图通过这样的画面将灵魂深处的那根痛感神经加以撩拨。

  表象上看,他的画当是自我的一种无奈的抗争,是一种具有黑色幽默式的嘲讽。舞台上的他使出浑身解数,得来的是舞台下的无动于衷;暗夜里他形单影只临风舞动,而麻木的躯体却抵不住彻骨寒风。这是期望与现实之间所形成的落差,是人在现实世界里被放逐的灵魂所承受着的孤独与绝望。虽然拒绝妥协,但又只能依从。冰冷的世界中,贪婪的肉体被欲望所麻痹,伪善的人们戴着华丽的面具,而残存在人性本体内的真善美渐渐被现实所吞噬。而那个孤独的自我,只能在漆黑角落里找寻遗落的影子。

  那找寻影子的人是我,又是你。那被嘲弄的人是我,也是你。他走到了台下,“我”被推到舞台中央。他成了观画者,“我”反倒成了那被戏耍的人偶。那画便成了一面镜子,里面充斥着苦闷的、忧郁的、孤单的、彷徨的赤裸身影;充斥着贪婪的、自私的、伪善的、冷漠的“我”的身影。当你我站在画前,可以照见的便是灵魂深处的那个自己。指向由此发生转移,原本的自我嘲讽演变成了作者对现实社会人性的批判,这种批判并非针对某个个体或某一人群,而是所有无以侍从又茫然无措找寻影子的灵魂。【阅读全文

  今天的架上绘画穿行在前所未有的由各种媒介影像交织而成的视觉奇观里,即便有如何特立独行的传统基因,在今天也无法“置身事外”“自说自话”了。

  当代艺术家的艺术创作活动已然完全离不开对影像资料的运用,这当然可以视为某种优势,因为影像可以为艺术创作过程浓缩信息,触发灵感,递接形象;但同时,人支配影像也被影像所支配。影像试图讲述,归引想象的角度与范围,并试图入主画面。基于此,在作画之前艺术家的自由便已打了折扣,因为他已不自觉地置身在与画纸周边的影像搏击的角斗场内。

  水墨画的创作情形也是如此,在影像间突围,为艺术家的灵魂与画面之间搭建更为畅通的桥梁,最终构建更具当代品格的新影像作品,这必然地成为水墨的现代语境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课题。即便完全依赖臆想完成的抽象作品也与画面以外的影像世界难脱干系,因为物质决定着精神。在今天这样一个印刷品与互联网的世界里,任何故人的、时人的乃至自身的作品风格、语言形式、技法手段也都会统统以影像的形式凝结在作画者身边的空气中,无时无刻不在修正或潜移默化着他的认知与经验。因此,影像不单包括物质生活影像的全部资源,还包括所有的艺术图像的精神资源。【阅读全文

屠鸿辉2015

屠鸿辉2015

屠鸿辉2015

生活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