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空万里送秋雁68x68cm

长松郁郁拂翠微46x68cm

夏趣之一34x34cm

元人诗意图68x68cm

目送飞鸿尽20x60cm

  甲午年春,余至北京阅卷,触目众多作品试卷,一幅青绿山水如鹤立亭亭,当得高分。即此,生于运城,长于晋地的寒门学子常潇被纳入门下。有幸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研习博士生课程,既事丹青又问道于院内诸学者大家,至今已逾春秋。寒来暑往,临池不辍,浸淫传统,借鉴前贤,旁涉西方,写生创作,游目骋怀,渐有进境。学子登堂入室,坦途在前,能不为之击掌?

  所幸常潇初涉绘画即入正途,于历朝历代经典名作反复摹写,然略有体会而难得要领,知其然而未知其所以然。其悟性过人,年来,略经点拨,即触类旁通。观近作,构图严谨缜密,知其虚而着用意于实,于画面开合之中时见新意,设色典雅绮丽,具古艳之美。偶作水墨备色彩之韵,清雅可人。其用笔入书法之意趣,线条点画文质自具,合古意而有自己。生于北地,笔下之景多为山峦峭拔,石骨嶙峋,有生死刚正之美,堂堂正正之韵;画面图式饶有别致,然正脉不倚,斯可喜也。得英才而育之,为师一幸。

  学子性平静,善待人,苛于己,勤过人。读书真事业,磨墨静功夫,当为常潇来日之座右铭。先贤云: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愿常潇跬步而行至丹青之极境,积渐悟之功于艺事高标。假以时日,自臻千里。诸君拭目,吾言不谬,是为序。【阅读全文

渔乐图68x68cm

元人诗意图68x68cm

溪云过雨添山翠46x68cm

云山图33x33cm

夏趣之二34x34cm

夏趣之一34x34cm

  在当代青绿山水画家中,常潇是一位新秀。生活中,他温文尔雅、外慧内秀;艺术创作上,他孜孜不倦,努力攀登艺术的高峰。他着眼传统,反复思忖题材、笔墨形式;又于继承之中有探索,着意整合与重构自己的意象山水。

  凡人皆能感受山川自然之美,作为画家,常潇的青绿山水,并非纯粹的自然之境,而是将“眼中之山”不断融为物我一体的“胸中之山”。从“眼中之山”到“胸中之山”,熔铸了他的思想、趣味,以及对自然、对艺术、对人生的解读。闲暇时的常潇,经常在纸片上画草稿,看似不经意,实则用心推敲画面元素的布局,比如山的高低、远近、虚实等。其时,他全神贯注于对象之上,以虚静之心照物,心与物冥为一体,既是推敲画面构成形式,更是抒发“自我”内心情境。有了胸中之山的构思,画家“得之于心”并“应之于手”。

  在题材上,常潇着力描绘湖山景色,高人隐士、山涧垂钓等阔远的景观。技法上力追传统,细致刻画山、石、树木。尤其是对山石的表现上,常潇将其符号化、意象化、装饰化。这种经过加工后所形成的图式同时带有“抽象美”和“具象美”的因素。常潇一方面在“笔道”中“模拟”自然中物像的大致轮廓,另一方面“笔法”中饱含着自身独立“抽象美”属性。乍一看常潇的绘画,对于山石表现,看似具有“一致性”,但仔细观察确有精到之处。画家努力追求线与线之间的和谐,如线的虚实、疏密。在用色上,为了增强画面色墨晕染的效果,赋予作品深远的意境,常潇对色彩的透视、位置用心布置。【阅读全文

  《论语》中讲:“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水对于文人来说,总是那么魂牵梦绕,一千多年来,文人中的山水画家、山水诗人,其佼佼者不胜枚举,更可想见参与者之众,似乎山水与文人之间素来就有一种不解的情缘,正如苏轼所说:“诗不能尽,溢而为书,变而为画”,画自然成为了诗的延续。

  而我喜爱山水画,也是从仰慕先贤的山水诗开始的,儿时所背的诗歌早已忘却,而唯独关于山水写景的诗,不需温故却总能记忆犹新:陶渊明、王维、李白、杜甫、王之涣……的山水诗,常常不自觉地浮现在脑海,并伴有一个优美的山水情景,而我伴随着诗人的描绘,也真陶醉于这理想的山水情景之中……。而后,我有幸结缘绘画,更较早接触到了山水画。至今记得临摹的第一张山水画是钱松岩的《牛首山图》,虽然那时完全不懂山水画,临摹也是依样画瓢,但兴趣丝毫不减,照纸涂写不辍。考入大学以后,我真正开始学习山水画,接受了系统的科班训练,遍览宋元明清历代大师的经典佳作,而其中尤其喜欢诗意山水画,并以此为契机,不断探索,多年积累,渐悟中国山水画之堂奥,而其中的缘起竟是如此。

  一切的学习都在于兴趣,兴趣能使枯燥变得有趣,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随处可见的景象,触景生情的感受,都使我想到画,画寄托了我最大的兴趣,也正是这种兴趣支撑着我在山水画学习的道路上一直前行、不懈。【阅读全文

采菱图20x60cm

荷亭欲雨图20x60cm

空山新雨后20x60cm

生活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