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域,纸本,180x180cm,2011年

涅槃、往生、般若、轮回,纸本

净土,纸本,90x180cm,2012年

走向阳光

彩墨戏人

  看画的人总要强调画面的创意与想法,画画的人也总要强调自己的画有创意有想法,是故,中国画坛在一片创意声中踏上了一条惟艺唯新的道路。但新并不是错,有创意有想法也不是错,问题是当我们以一切新为目标而非态度,去钻营于“创意与想法”之时,艺术创作已从本质上发生变化。不再强调于传统文化血脉中汲取营养,也不再追求于理法规制中演化出新的可能,而是一味的寻求于图式化捷径,并将所拾获的那些方法与手段以著书立说的方式将之打造成为一种所谓的革新理论。

  贾宝锋的工笔人物画作品其实亦具有“新”的特质。这系列画作从题材到图式,看似趋于保守,但与陈旧的传统风格画面相较又有着很大的不同,是因循传统而求于融合与变化的新语境下的出新。这种新大致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新的表现手法;二、新的色彩格局;三、新的造型处理与图式结构。在手法上,表面看依旧是线描与色彩的铺染,但实则在绘制过程中加以大量没骨技法进行表现,同时还借鉴西法,将透视关系浅尝辄止般的巧妙融合到画中。仅在衣冠纹饰的处理上进行夸张,为原本简单的衣纹褶皱增设层次,以形成平面化图式中的立体效果。本该实际出现的线由此淡化,传统工笔画所应突出的线条进而被遮蔽,但应有的线性表达依旧显现在画中,且这种由色彩积染而形成的明晰地分界线反而令线性美感愈加增强。【阅读全文

圣域

净土

走向阳光

彩墨戏人1

彩墨戏人2

彩墨戏人3

  京剧,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精粹遗产,于今天的我们来说,既是了解古典中国的鲜活门径,又是慨叹古今悲欢的情感通道。戏如人生,人生如戏,都不假。戏曲人物题材的绘画作品,是随着戏曲在中国的发展而发展的。百戏之祖昆曲,记录它六百年发展史的,一个是文字,一个是图像。图像这一块有年画、绣像以及工笔和水墨作品。如果没有这些图像作品,戏曲的服饰,扮相和各行角色的艺术特征,怕是不可能流传有序,并最终成为民族瑰宝的。

  本人拜览所及,青年艺术家贾宝锋甲午春夏间创作的一批彩墨京剧人物作品,亦是他对传统文化保有热爱和敬畏,又以心摹神的创作。在画法上,贾宝锋所采用的,既不属于传统写意的笔墨语言,也不是西洋色彩的刻画方式,而更像是一种彩墨语汇的没骨构建。他用色块的铺陈去包裹线条的分割,又以线条的点醒统领色块的结构,亦即关照到点线面的构成形式在人物装扮上的具体摆布。这样便是不同于其他“文人”式戏曲人物绘画求神聚而散形。蒋干也好,项羽也好,白素贞也好,他们在纸上被笔墨勾勒出的都如舞台上伶人们的惊鸿一瞥,活脱脱酣畅。

  慕古上去,行头、脸谱等形制所以有套路,都是一代代演员隐在脸谱、戏服之后,以让那个角色世世相传,戏魂永驻。而如今,在推崇神韵之外,也在尊重个体。贾宝锋的戏曲人物造型方式,将名伶个人风采适度还原,这是对戏曲人物画创作发展到当下的有益补充。【阅读全文

  鸟将登台,戏方落幕。大千才别,见心又晤。

  俗世修行,须常念初心,明见本心。需固守良心,恪从善心。画者写心,观者悦心。悟者会心,贪者动心。妒者丧心,懦者失心。步履凡尘,时窥省无明之心,长抑敛粗鄙之性,方得安生乐业,自在清澄。

  爽草赋骈阕,见拙于众亲:

  炫羽之神鸟来兮,振翮以翀霄。展灵翼之涤垢兮,奋翥而绝尘。骋翱以逐日兮,浴暖而萦晖。悠悠作愉悦之鸣,嘤嘤成曼妙之韵。凝眸屏息以倾力兮,聆梵音而皈正道。佛法泱泱兮,潜修沉炼。娑婆冥冥兮,非空即幻。金杵降魔,玉笔扬善。绚彩氤氲,绮翎璀璨。静观画鸟者,削毫如宝剑之锋锐,运管若祥风之拂柔,宛若青衫之鸾仙至,持虔敬之心,随红妍而往。

  再引祢衡《鹦鹉赋》之辞赞曰:

  惟西域之灵鸟兮,挺自然之奇姿。体金精之妙质兮,合火德之明辉。性辩慧而能言兮,才聪明以识机。故其嬉游高峻,栖跱幽深。飞不妄集,翔必择林。绀趾丹觜,绿衣翠衿。采采丽容,咬咬好音。虽同族于羽毛,固殊智而异心。配鸾皇而等美,焉比德于众禽。于是羡芳声之远畅,伟灵表之可嘉。【阅读全文

墙系列1

墙系列2

墙系列3

生活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