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敏作品《幻城-飞鸟》,90x121cm,工笔绢本,2013年10月5日

《浮华时代-紧张的人》,32x41cm,纸本工笔,2015年1月

《起风了》,纸本工笔,68x138cm,2015年7月

程敏作品《山水之间》,68.5x138cm,纸本工笔,2015年6月

程敏作品《浮华时代之二-惘》,32x41cm,纸本工笔,2012年

  程敏,中国艺术研究院在读博士,是位70后艺术家,20岁时赴京求学,先在中央美术学院进修,后又边工边读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 2004年考入首都师大攻读硕士研究生, 2012年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继续攻读博士学位,求艺之路可谓蹉跎。作为她本科基础教育的老师,也是与她熟识交往最长的老师,笔者见证了她通过努力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轨迹。程敏是个有才情、有为艺术献身精神的青年女性艺术家,她曾多次坦诚自己的理想:抛开一切世俗的影响追求纯粹的艺术。古不乖时,今不同弊,为了完成这个心愿,她尽量减少社交,“闭关”创作,甚至与艺术市场保持一定的距离,很是让人尊敬。

  程敏接受过良好而严格的学院派造型训练,具备扎实的造型能力,敏于观察和思考,在造型观念、表现手段、画面构架诸方面有着自己执着独到的探索,至今的创作依然发挥着这些长处。还记得程敏大学本科毕业时的作品,在生宣纸上将中国笔墨和西方构成相结合,以此表达一种亦幻亦真的情境,黑白视觉上很有原创性,那时候我们就感觉她一定会成为一个有个性的艺术家。

  在走向世界的浪潮中,中国艺术经历着考验,愈发显得自信,中国的艺术家们也在新的层次上重新思考本土艺术的精神内核。无论是在艺术理论还是艺术创作方面,程敏都是一个自觉追求、不断探索的人。【阅读全文

程敏作品《高原的礼赞之一》

程敏作品《山水之间》局部

程敏作品《悠悠》

《浮华时代-紧张的人》

《浮华时代-1-烟》

程敏作品《远山-2》

  学生学画,往往都想知道怎样才能进步快。我的观点是:首先要有勤奋和执着的品质,其次要读书和勤于思考,这两点缺一不可。有的学生很是刻苦努力,手不停地画,但却从不会抽时间去读书和拓宽视野,时间长了,技巧会提高,但缺乏文化的根基,画面没有内涵,往往会成为画匠;有的学生很聪明,天分也不错,画画有感觉,但不够用功,这样的学生到最后反而还不如刻苦用功的学生。

  程敏2004年考上研究生,作为她的导师,我对她有比较深入的了解。她是一个刻苦执着又敏于学习思考的人,这点很难得。

  她学习态度端正严谨,但绝不是个书呆子。相反,她思维活跃,知识结构相对全面,理论素养好。尤其对文学、美术史等人文学科有广泛浓厚的兴趣。她曾阅读大量相关书籍,积累了丰富的知识,最重要的她懂得思考去和汲取有效的营养,并且善于观察和体会,能够把学习中、生活中和工作中的经历与感受,有效地转化为艺术元素,付诸到绘画创作中来,探索并形成自己的绘画风格。【阅读全文

  程敏去年和我说,要出一本画集。出画集是好事,程敏说话的语气却见不到多少兴奋,对于她而言,画集乃是对一段时光的回首和审视,她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艺术创作上。几年前,为有足够的时间画画,她毅然辞去了在国家大剧院一份不错的工作。这么多年来她凭着对艺术的热爱,如愿考取中国艺术研究院,成了唐勇力先生的博士生。正是因为有着对绘画的虔诚和敬畏,她的作品严肃认真,同时不乏她的才思和敏感。

  一眼望去,程敏对人物的描画精致入微,她经过系统的科班训练,有扎实的素描功底。她的素描,有微妙的结构关系和层次,非常适合画工笔,两者想必是天生的一对。从素材采集到构思起稿直至落墨设色完成,环环紧扣,这就保证了她的工笔画能够脱颖而出。我常常以为,强调功底,对于一个工笔画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没有哪一个只谈思想,而缺乏技术支撑的人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工笔画家。老实讲,工笔画这一古老画种,更多的依赖造型与手头的活儿做得如何,它不是观念艺术(即使它在表达观念上有诸多优势),也不是抽象艺术,它的命脉在功夫。工笔画勾勒的劲道和潇洒,晕染的深入和细微,更适合表达温润的气质,如同经过反复磨洗修正的艺术品,由此见出细致入微或朦胧轻柔的美感来。

  但是功夫之上的修养也很重要,有人画的匠气呆板,有人画的就恰到好处,所以说仅仅有勾线染色的笔底技巧远远不够,程敏知道这一点,知道了这一点,所以她的脚步没有停在原地。 。【阅读全文

《江山如此多娇-4》

《江山如此多娇-2》

《江山如此多娇-1》

生活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