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艺术圈
文化产业舆情

画在宣纸上的敏思——读程敏的工笔人物画

2015年08月21日 09:10   来源:中国经济网   

  程敏去年和我说,要出一本画集。出画集是好事,程敏说话的语气却见不到多少兴奋,对于她而言,画集乃是对一段时光的回首和审视,她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艺术创作上。几年前,为有足够的时间画画,她毅然辞去了在国家大剧院一份不错的工作。这么多年来她凭着对艺术的热爱,如愿考取中国艺术研究院,成了唐勇力先生的博士生。正是因为有着对绘画的虔诚和敬畏,她的作品严肃认真,同时不乏她的才思和敏感。

  一眼望去,程敏对人物的描画精致入微,她经过系统的科班训练,有扎实的素描功底。她的素描,有微妙的结构关系和层次,非常适合画工笔,两者想必是天生的一对。从素材采集到构思起稿直至落墨设色完成,环环紧扣,这就保证了她的工笔画能够脱颖而出。我常常以为,强调功底,对于一个工笔画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没有哪一个只谈思想,而缺乏技术支撑的人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工笔画家。老实讲,工笔画这一古老画种,更多的依赖造型与手头的活儿做得如何,它不是观念艺术(即使它在表达观念上有诸多优势),也不是抽象艺术,它的命脉在功夫。工笔画勾勒的劲道和潇洒,晕染的深入和细微,更适合表达温润的气质,如同经过反复磨洗修正的艺术品,由此见出细致入微或朦胧轻柔的美感来。

  但是功夫之上的修养也很重要,有人画的匠气呆板,有人画的就恰到好处,所以说仅仅有勾线染色的笔底技巧远远不够,程敏知道这一点,知道了这一点,所以她的脚步没有停在原地。 

  程敏没有停留在原地,也没有采取激进的方式,而是相对比较折中,这和她的性格和学习经历密不可分。由于工作关系,她读了很多艺术史和艺术家传记。这些阅读在拓展视野的同时也使她对艺术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对于艺术语言的探索,她有独立而清晰的认识。比如她重视造型,却不愿意把自己定格为一个写实主义画家。她说:“我不想把自己限制为一个写实主义画家。如果可能,我倒是希望自己能像怀斯一样用写实元素画出“抽象意味” 的作品来”。程敏是一个内心安静而又丰富的人,她常为一张画的完美阐释而不惜费时费力,但她也感受到了工笔画严格规范的作画程序带来的某种约束和限制,不能完美地表达她所需要的审美诉求,所以她选择的道路是,在现实主义的路数中,又不失抒情的美感,言之有物,而又能独辟蹊径。

  有一次程敏和我聊起工笔画,她还是谦和着说,却在谦和里见出她的执着坚定,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有别于一般画家之处,是有其相对完整的理论认识,手头又能跟上。程敏说:“工笔如果只在工谨上下功夫,很容易变成工匠,“工笔”与“写意”是相对的,它是能够表达更多细节、更多层次与丰富色彩的一个绘画种类。一些人把 “工”等同于“谨细”,把“极致工细”作为艺术创作的最终目的,这个我不太认可”。观其画作,确是在工整细腻和松动活泛之间试图找到自家语言。

  程敏的绘画资源相对比较多样,她既喜欢画藏区人物,也好画都市题材。不管哪种题材,多是从写生中来。对于人物写生而言,形象塑造是第一位的,她注重对象的深刻性和丰富性,她的素描基础之好使这个愿望得以顺利实现。程敏的工笔重彩或者淡彩作品,勾描简洁,有些深入刻画,似乎分毫毕现,有些则是轻描淡写,却也清澈明朗,在松紧之间的把握心中有数,颇为得体。人物是现实中的人物,但画家把他们放置在一种若即若离、亦真亦幻的空间中,显出特别的气息。其作品取向,则是将传统工笔与当代工笔融通化合,走出自己的路。她的审美趣味有传统感觉,亦有当代的图像意识,也就是说,她不是把图像看的最为重要,她是希望通过对形象的不断挖掘达到一个理想化状态。

  工笔画在历史上虽然经历了不少起起落落,却一直延续下来,至当下,因其细腻便于深入描画而介入当代生活,同时具有了某种当代性。形式古老,而内容全新,也会令人耳目一新。大家叹服工笔画之种种优点,遂生出诸多可观的样态,甚是繁荣。程敏不是凑热闹的人,她比较笃定,甚至有些执拗。当然,不是说,她对现实语境充耳不闻,她是在原有基础上尽力发挥,比如对西方艺术图像经验的吸收,极其细腻,从造型的感觉、图式的美感,转换了作品的图式与隐喻意识,该细微处情景毕现,该省略处要言不烦。

  程敏确是笃定的,也是灵活的,面对新的生活情景和表达方式,程敏吸收了部分图式化的语言和经验,只要她的视角所及,都汇于笔端,且日渐其精微与广大,象淘井一样,往深处往再深处,掘出清丽和雅秀。程敏是我在首都师大读李爱国先生研究生时的同门师妹,这么多年来,我见证了她的坚定步伐和成长足迹。以此近水之观,我可以说,程敏,像她的名字,敏而好学,且一丝不苟。

  (作者韩朝,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博士、画家、美术评论家)

(责任编辑:李冬阳)

    官方微信
    i艺术圈
    精彩图片